群山丨耶杰•茨仁措姆: 等,一季花开(组诗)

 读新闻 2020-06-25 10:11  来源:昭通日报








耶杰·茨仁措姆(和欣):云南省迪庆州德钦县奔子栏镇夺通村学贡人。现任《香格里拉》杂志主编。有诗歌、散文作品散见于各种刊物。系鲁迅文学院第十三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培训班学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合作编著文集《光阴·香格里拉》《特稿·香格里拉》,出版有诗集《我的卡瓦格博》。

观花的人

从四月的缝隙窥探

没有韧性的等待

像那些促使疲惫的理由

垂挂在盛夏的花瓣上

正以凋谢的方式

拷问人世间的美丽

似曾相识的距离

轻易地被一枚盛开的花朵隐藏

开过的花下一季有等待的激情

而我们随手放过的

那些细微的微笑

早已消散

就像我们错过的瞬间

终将一去不返

真实的你


请聆听花开的声音


用黑夜一样美丽的眼睛

看一幅画

不必过问太多

因为我们都喜欢

在看不到的地方寻

找亦或只作观花的人

 

等,一季花开

所有不被牵挂的日子

都会记挂隆冬的枯木

或北迁的候鸟

像一场没有来临的降雪

亘古的冰川承载了太多的预言

下一季会是水里的哪一尾鱼

那些吞吐过的水滴

会不会再回到隆冬的枯木

 

枯木在春天抽枝展叶

花朵向着阳光含苞吐萼

有了寒风和冰雪的抚弄

那些一次次剥离的枝杆

散发着阳光的温暖和通透

它们高高举起的花朵

粘着晓舌

静谧而妖娆

等,一季花开

再回到隆冬

再回到那棵逢春的枯木

和那一片南方的湿地


昙 花

你不经意的一次开放

在一个生命刚刚离开之后

你从不过问

你的绽放

能够惊扰谁的魂魄

能够打开谁的眼睛

甚或能够让谁

产生出逃的快感

这些都不是

你,只是以夜晚的光

隐藏自己

把满身的锋芒留给白昼

你来过的世间

没有人敢无端地触及死亡

但死亡从未离开

就像每一个白昼

带走你美丽的娇容

 

另一朵昙花

还是在夜里开放

是你,名副其实地

赋予了生命

“昙花一现”


花开的牧场

在那高高的牧场上

牦牛和羊群清点着

一波又一波的花

那些跨越了时间刻度的花朵

依然保持着最初的模样

某一片花瓣亦或整片花海

与一群又一群的牦牛和羊群

度过了许多美丽的季节

但它们从不与牧人说起过

因为牧人走了

等下一季时

已完全不是原来的原来

它们就是一遍一遍地诉说

用它们千古不变的美丽

或许有一天

也阻挡不住牧人的牧人

像那些消失的牧人一样

在牦牛和羊群的眼中消失

甚至带走牦牛和羊群

以及整个花开的牧场

来源丨@昭通日报 微信

审核:聂学虎   责任编辑:聂学虎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审核:聂学虎  责任编辑:聂学虎
标签 >> 文学 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