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客

 2022-09-15 10:37  来源:昭通新闻网

小时候最盼望的就是家里来客。

老家有一种习俗,亲戚之间相互走动的时候,总会带上一些礼品,东西值不了多少钱,却能使情意绵延不断。

我盼望家里来客,真正盼望的是客人手里的东西。每次听说客人要来,提前几天翘首以盼,期待着早点儿知道客人到底带来了什么好吃的东西。于是,盼望客人的到来,一度成了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事。

外公家住在几十公里外的核桃村,由于距离较远,交通不便,一般都是在母亲的再三劝说下,外公、外婆才会到我家一次。他们每次都是选一个赶集的日子,吃了早饭就背着一个空空的帆布包起身,沿着一条羊肠小道翻山越岭,徒步两三个小时到集市。一到集市,外公、外婆便会走进商店,认真挑选带去我家的礼品。那时,街上售卖的商品种类并不丰富,吃食方面常见的也就是饼干、糖水罐头、蛋糕等。外公、外婆每次都会先挑一瓶当时畅销的昭通葡泉二曲酒送给我父亲,然后再给母亲买一瓶菠萝或者柑橘罐头,最后给我和妹妹挑选饼干或蛋糕。挑选礼品的过程就像一个漫长的参观、考察活动,哪怕一样的商品,都要拿在手里仔细筛选,生怕拿了量少的不划算,直到选定了认为分量充足的才会付钱。三四样东西,年迈的外公、外婆通常要花上两三个小时才能买定,先前空空的帆布包在这个过程中就渐渐地鼓了起来。太阳西斜的时候,外公、外婆便往我家赶,又是步行两三个小时的路程,黄昏时分才能到我家。

我家门前两边都是山,中间是一条狭长的山路。每次一听说外公、外婆要来,我和妹妹便对其他事情没了兴致,坐在屋檐下的小板凳上,眼巴巴地望着那条小路的尽头。一到赶集天,小路上人来人往,看着那些赶场的人一拨一拨往回赶,眼睛望穿了都望不到外公、外婆的身影,觉得时间好漫长,失望之情便会在心里越来越浓烈。有时,我带着妹妹顺着小路往前走,一路寻觅,总会在某个地方和弯腰赶路的外公、外婆相遇,兴奋之情不言而喻。

到了家,外公、外婆便会把在街上精心挑选的礼品一一从包里拿出来,展览似的摆在桌子上。父母总是开心地收下,然后把所有的东西小心翼翼地放在墙边的柜子里。我和妹妹的眼睛总忍不住往柜子的方向多看几眼,喉咙里的口水吞得“咕咚咕咚”响。

外公、外婆通常只在我家住两天,下一个赶集日便匆匆忙忙地往回赶。走的那天早上,父母会把家里的鸡蛋、洋芋粉等土特产往那个空了的帆布包里装,外公、外婆在父母的反复叮嘱中渐渐地远去。待外公、外婆走了,我和妹妹打开柜子,迫不及待地拿出饼干、糖果细细地品尝,一副馋相惹来父母一顿爱怜的笑骂。我和妹妹总会省着吃,等到东西吃完的时候,便又盼着外公、外婆或其他亲戚能早点来我家做客。

岁月荏苒,一晃20多年过去了。80多岁的外公、外婆来我家的时候依然习惯背着一个帆布包,依然习惯在街上东挑西选地买一些礼品,不同的是我和妹妹早已长大,包里的东西也逐渐没有了从前的吸引力。不过,那一份浓浓的亲情却始终温暖着我和妹妹的心。

作者:柳 黎

审核:莫娟   责任编辑:张宗健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审核:莫娟  责任编辑:张宗健
标签 >> 文化 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