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上父母去旅行

 读新闻 2022-05-20 09:56  来源:昭通新闻网


在我的记忆里,我家的第一张彩色照片是1985年“五一”劳动节父母带着奶奶去昆明旅游时拍的:74岁的奶奶身着壮族服装坐在中间,两个弟弟分别站在两侧,爸妈站在身后,背景是“石林”的标志性景点。家人们都是第一次进省城旅行。

照片里没有我,我当时正读小学五年级,毕业班的学生学校不批假。说实话,父母上昆明那个星期我在学校上课是精力不集中的,心里除了难过之外,就是寻思着他们从昆明回来能给我带上什么好东西。终于,一天下午教室外有人喊道,“一工区去昆明玩的回来了!”透过教室的窗户,我远远看见了两辆红色的班车停在场部球场旁,赶紧向老师请了假飞奔而去。

我与其他同学一起跑到车前,在车窗下寻找着父母。“张华,我在这里!”听到老妈的声音,心里很激动。老妈从车窗递出3个包装袋,让我回到宿舍再打开看。父母路过给完东西后,继续乘着班车回10公里外的一工区去了。

车子一走,我和同学迫不及待打开袋子看各自父母买的东西。我的东西:一套上衣带拉链的红色运动套装,一套黑色带细条纹的西装,一件做工精细、绣花漂亮的红色羊毛背心。这些东西我都很喜欢,应该是当时省城最新的款式。相比其他同学,我得到的东西件数比他们多、样子也比他们的好看,心里乐开了花。然而,那个周末从学校回家后,我又不开心了,因为看到邮局寄来家人们旅游的照片,两张是在翠湖公园拍的黑白照片,一张是在石林拍的彩色照片。我好羡慕他们,不仅可以去省城玩,还可以照相,而且是彩色的。

老妈看出了我的心思,她说:“只要你好好读书,不要说是去昆明,就是去北京都可以!”奶奶也宽慰我:“这次是你爸妈带我去昆明,下次等你长大了你带我去北京。”

“好的,你们等着嘛!”我暗自发誓:我要去昆明、去北京,还要去更多的地方!

1991年,不到18岁的我从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民族师范学校毕业分工了。1992年暑假,我第一次到了省城昆明,逛翠湖公园、游西山,心心念念到昆明旅游的心愿终于实现了。自1996年从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砚山县调到昭通后,到昆明的机会就更多了。2006年9月,因为工作学习的机会,我怀着激动的心情第一次到了祖国的心脏——北京。随后又去了两次。

我自己的愿望实现了,但是答应过父母带他们去北京,去祖国各地旅行的承诺还没有行动。

奶奶去世三四年后,父母从企业退休了,我的经济条件也渐渐允许,我决定开启“带上父母去旅行”的计划,让他们感受各地的风土人情、人文历史,感受祖国的大好河山和国家的欣欣向荣,在开阔眼界中安享幸福晚年。

第一次旅行是2008年国庆节,借着国家免收高速公路过路费的机会,我从昭通回到文山,自驾带着父母和孩子们一起去广西北海和海南三亚,领略南国的风光,观看浩瀚的大海,品尝地道的海鲜。这一次,父母与我们第一次坐上轮船。

第二次旅行是2011年9月去重庆,从昭通出发算是短途旅行。带父母和孩子看渣滓洞、白公馆,游朝天门、逛解放碑,感悟历史,体会变化。

第三次旅行是2012年8月23日至国庆节,这次是远行。从昭通出发,一路向北。进成都、住都江堰、观汶川地震遗址、看红军走过的草地、徜徉在美丽的甘南草原,沿着213国道来到甘肃永靖,一座建在黄河边的美丽水电小城。因为有些事务要处理,就顺便让父母好好休整,以便开启青藏高原之旅。这期间,给父母做北方的馍,带着他们乘船游览黄河两岸的风光。“黄河?黄河不应该是黄颜色的吗,怎么这里的水清清的、蓝蓝的?”通过亲身感受,改变了父母对黄河的认识。半个月后,我们向着敦煌出发了。过了西宁市区,爬上日月山草原,绕行青海湖一周,观碧水蓝天、茫茫草原和远处连绵起伏、常年积雪的山脉,看随风舞动的藏族经幡,感受青海湖边的藏族风情;转向柴达木盆地,过阿尔金山,到阳关、玉门关遗址,到敦煌。在世界最美的沙漠——鸣沙山,他们光着脚丫爬上沙漠顶峰远眺绿树环绕的敦煌市区,惊奇于大漠中的那一汪碧水——月牙泉的存在;在莫高窟,惊叹着壁画上古人们的“飞天”之梦。

游完嘉峪关,我们便直抵新疆。住哈密市,带父母品尝哈密瓜和新疆烤馕;走艾丁湖,瞧瞧这个世界内陆海拔最低点是什么样子;进葡萄沟,看看火焰山下的这片神奇土地为什么会这么令人向往。

瓜果飘香的季节,葡萄沟里游人众多,我们随着旅游团蹭导游,听着阿凡提与巴依老爷斗智斗勇的故事,走进维吾尔族群众供游人参观的民居。葡萄架下走一走、坐一坐,伸手摸一摸从坎儿井里流出的清凉的泉水,感觉十分惬意。午饭时分,我们找了一家农家乐,一位热情好客的维吾尔族大妈接待了我们,普通话不流利但能听懂,饭桌就摆在她家藤蔓上满是水晶葡萄的院子里,环境相当舒服。他们现摘下葡萄洗干净了端上饭桌给我们吃,这个颗粒如小指头大小的葡萄很甜、很好吃。我们点了大盘鸡,又点了烤羊肉串,美美地吃了一顿。因为有一个重要的国际会议在乌鲁木齐召开要实行交通管制,所以放弃了去往达坂城等地的计划。当天,我们向着永靖返程了。

由于我的假期临近,一个人提前返回单位上班。爱人趁着国庆节免高速公路过路费的时间,从永靖县城出发带着父母往西安方向转了一圈。到宁夏,看沙坡头风光;去延安,看宝塔山、看毛主席、周总理住过的窑洞、看稻穗一片金黄的南泥湾;去陕西、山西交界处,看世界有名的壶口瀑布;去西安,观大雁塔、赏亚洲最大的广场音乐喷泉。父母都玩得很开心!

等到他们返回昭通后,我用电脑里的软件将这次旅行的照片为父母做了一个光碟,方便他们观看。父母向亲戚朋友讲了旅行见闻,大家都羡慕他们好福气,养了一个孝顺的女儿。

第四次旅行是2017年国庆前夕开始的,带父母及年逾八旬的公公一道从文山出发前往贵州,看黄果树瀑布、游织金洞、参观遵义会议会址。沿着兰海高速公路回到永靖休整,准备着坐上火车去拉萨。这次旅行算是冒险旅行,因为老人毕竟年纪大了,高原反应实在明显,只能在拉萨市区走走看看。

这些年,我没攒下什么钱,积攒下来的钱都花在了带父母旅行上。可是,带父母去北京旅行的梦想还没实现呢,还得努力。

第五次旅行是在2018年国庆节之后错峰出行。从青海湖一路向东,过宁夏到山西平遥古城,再到河北涿州。车子停在涿州车站,我俩带着3位老人乘坐高铁进北京。因父亲病体未康复走不动很长的路,3天时间我们只是到了天安门广场,进了故宫博物院、爬了八达岭长城。返回涿州又驾车一路南下,游览湖南岳阳楼,参观炭子冲刘少奇同志故居、韶山冲毛泽东同志故居,再到山水甲天下的桂林逛美城、游漓江。

“长江、长城,黄山、黄河,在我心中重千斤……”北京之行回来,老妈看完光碟后不由得哼起歌来。她说:“长江、长城、黄河都到过了,就是还差黄山了。”我告诉老妈,一定会带他们去的。

肆虐的新冠肺炎疫情,阻断了多少人的行程,暂停了多少人的梦想。

相信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众志成城的中国人民一定会早日打赢这场疫情攻坚战。

到那时,我将带上父母沿着海岸线到鼓浪屿、到苏杭、到东北三省,有机会的话再到友好邻邦俄罗斯走一走、看一看。

张 华

审核:聂学虎   责任编辑:张宗健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审核:聂学虎  责任编辑:张宗健
标签 >> 文化 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