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传播马克思主义的第一人——大关县人龚自知

 读新闻 2022-02-25 10:38  来源:昭通新闻网

在云南现代历史上,昭通可谓人才辈出,大关县尤其突出,其中龚自知因为最早在昆明实施义务教育卓有成效,创办《尚志》《民觉日报》《云南日报》等报刊,以教育家和“著名报人”闻名于世,其实他还是最早在云南宣传马克思主义的有识之士。

龚自知的祖父龚寿渤曾经“以诸生从戎”于四川,父亲龚藩“援例报捐知县,分发四川”,其父娶成都女子马氏为妻,龚自知于1896年出生于成都,在成都度过了少年时代,私塾学习8年后,又读了3年中学。

据说,龚自知在成都读中学时爱看当时的进步报刊《民报》和《新民丛报》,颇受影响。这个说法为龚自知中学时代受到进步思想影响,为后来积极宣传马克思主义埋下伏笔。但是,仔细查找史料即发现有不合理的地方。龚自知受《民报》影响大体没有什么问题,《民报》于1905年10月创刊,这个刊物办的时间比较长,孙中山先生在创刊号上首先提出了“三民主义”,并对中国实现三民主义寄予厚望。

1911年,辛亥革命暴发前,《民报》在成都已经有了广泛的影响。据参加过辛亥革命的元老叶良一遗作《亲历辛亥革命在成都的片断回忆》记载:“辛亥年前,我在新军中就早已看到同盟会在日本出版的秘密书刊《民报》《革命军》和《黄帝魂》等,‘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的同盟会纲领在成都凤凰山和东较场的新军十七镇中广泛传播着。”

辛亥革命之前,《民报》已经在军营里面广泛传播开来,可以推想一般学校肯定也会传播开来,抢占年轻人的思想阵地从来都是革命者的主要斗争策略,李大钊和陈独秀也是先在北京大学宣传其进步思想,后来才普及开来的。因此,在成都读中学的龚自知受到《民报》的影响有生理基础,那时他正值12—15岁,正是急于探索新世界的少年时期;也有物质基础,即《民报》当时还在发行之中,而且在成都确实很有影响。从后面龚自知的发展轨迹来看,这种影响也是明显存在的。

1935年5月4日,龚自知在其创办的《云南日报》创刊号上,以“春水”的笔名写了一篇《唤起民众与打开出路》的社论,他强调当时要“教亡图存”,指出:“我们革命导师中山先生的遗教,便是我们出路的指南”“唤起广大民众,共同一致向前奋斗,然后出路才有可能打开,中国才会得救,这是我们的信念,是本报致力的唯一目的。”这个时候正是国民党剿共猖狂的时期,也是红军在云贵川边境长征并进行战略转移的关键时期,此时作为国民党机关报的《云南日报》在创刊号上没有“剿共”“安内”等论调,反而以孙中山先生的遗教为旗帜,本身就很有深意。由此可以看出龚自知思想意识里面,《民报》倡导的精神一直有影响。当然,这是后话。

龚自知中学时代可能受到另一个刊物《新民丛刊》影响的。该刊从1902年2月创刊到1907年11月停办,整个存活期正是龚自知从6岁到10岁 的儿童时代,这个时候能受其思想影响的可能性不大。前期的《新民丛报》着力介绍西方资产阶级思想政治学说,对中国知识界发生过较大影响;但是后期,《新民丛刊》因为保皇思想与《民报》的宗旨不对路,二者处于论争状态。也不是说与《新民》论争就反动,但至少已经没有先进性了;这且不说,关键是龚自知读中学的时候,《新民丛刊》已经停办了。所以笔者对一般文章所载龚自知受《新民丛刊》影响的言论存疑。

但不可否认的是,成都读中学这段经历对于龚自知的进步思想培育具有奠基作用,为其播下了觉悟和进步的种子。1912年,龚自知家因“辛亥鼎革,成都有十月十八之变,阖家仓皇避乱,露宿屋后菜畦中三日夜。吾父以乱且亟因弃官,挈自知还里,旋来昆明,遣自知就学北京。”(龚自知《龚母马太夫人墓志铭》载《昭通旧志汇编·大关卷》)

龚自知入北京大学预科学习是1913年至1917年的事情。熟悉党史的人都知道,“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但在广泛传播之前,有20来年的培育时间:即马克思主义作为信仰在中国传播之前,首先是作为一种学术思想在中国被引进而逐渐被推广的。李大钊是中国传播马克思主义最早的先驱者。

龚自知在北京大学预科学习的4年间,正是陈独秀、李大钊等出入北大、创办《新青年》宣传新文化思想和马克思主义的重要准备时期。

虽然没有证据证明龚自知得到陈独秀和李大钊关于马克思主义学说的亲传,但是以龚自知回滇后即于1917年11月,仿着《新青年》创办了《尚志》杂志以及该杂志当时刊载的文章极具新文化运动所宣传的“民主与科学”的特质看,龚自知是深受陈独秀和李大钊的新文化思想影响的。

其中重要的标志是:《尚志》于1919年第2卷第3号全文转载了李大钊发表于1919年第1期《新青年》上的《Bolshevism的胜利》。这是中国最早用马克思主义观点介绍十月革命的著名论文之一;热情歌颂了十月革命,热烈欢呼社会主义的胜利;宣告“试看将来的环球,必是赤旗的世界!”

《尚志》紧随《新青年》之后,在1919年第2期即全文转发,本身就是一种态度和支持,可见龚自知对李大钊新思想的拥护,这也在云南开了马克思主义思想传播的先河。说他是云南传播马克思主义的第一人,当不为过。

现在将龚自知主编的《尚志》各期文章汇聚起来观照,即可发现龚自知受新文化运动影响的痕迹。除了转载李大钊的《Bolshevism的胜利》以外,《尚志》还在“书报简介”栏目中专门介绍了《新青年》杂志和《北京大学日刊》(见《尚志》1919年第2期)等进步刊物。

《新青年》的进步性当然不用说了。《北京大学日刊》于1917年11月创刊,是蔡元培掌管北京大学后所办的第一份校园刊物,也是蔡元培改革北京大学的工具与成果;徐宝璜任编辑主任,主要编辑有陈独秀、沈尹默、胡适及孙国璋;以这些新派人士组成编辑群,正是要借此提升北京大学校内对于新文化的接纳程度,不少在《北京大学日刊》撰文的师生,同时是《新青年》的领军人物,其进步性可见一斑。

再从龚自知发表在《尚志》上总计15篇文章来看,除了学术方面的文章如《论人类社交本能》《自然教育与集合教授 》《论科学之目的与方法》外,还有社评《一九一九年》《威尔逊主义》《时代精神与历史思想 》等热情歌颂民主、自由等文章。龚自知在1920年前即具有清醒的民主思想意识并积极宣传马列主义是值得肯定的。

1919年10月,龚自知随队赴美考察,离开了《尚志》,后由于多种原因没有继续进行马克思主义宣传,转而关注并发展云南的义务教育等,为云南教育事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后在担任云南省教育厅厅长期间,于1935年5月4日创办了《云南日报》并兼任主编10年,龚自知利用副刊以及其他方法来宣传抗日。1937年“七·七”抗战爆发后,龙云到南京参加最高国防会议,龚自知随行,旅途中在西安与朱德、周恩来、叶剑英同机到达南京,回来后在《云南日报》发表了《随节入京记》,称中共领导人“真豪杰之士也”。

《云南日报》在抗日战争时期,对宣传抗日民族統一战线,坚持抗战,做了大量工作,在鼓舞和动员民众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在云南新闻史上也占有独特的地位。王作舟在其《云南新闻史话》(前言)中对他的评价是准确的:“著名报人龚自知最早在云南传播马克思列宁主义,宣传俄国十月革命的胜利,并创办《民觉日报》《云南日报》,业绩卓著。”

龚自知虽然没有成为红色革命家,终究也是历史的一种选择。作为在云南最早宣传马克思主义的人、实干的教育家和著名报人,他对云南有过卓越的贡献。以他后来追随龙云策动云南起义,并为卢汉起草云南起义的宣言等行为来看,他一直是一个追求进步的人,其为马克思主义在云南的早期宣传起到的引领作用,不应该被忽略和忘记。

作者:任继敏

审核:聂学虎   责任编辑:张宗健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审核:聂学虎  责任编辑:张宗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