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丨王晖 : 微尘里的爱(组诗)

 读新闻 2020-06-23 11:03  来源:昭通日报

兔子的小鞋子

兔子看见栅栏外的小孩

跑得比兔子还快


兔子扒在笼子里看见

推车的小贩学着它的姿势前行


暮色里,兔子看见有人兔子一样站着

似乎找不到家在何方


兔子看见锦衣夜行的高跟鞋

踩痛了大地的胸脯


兔子看见两个亲密的恋人

如同两只兔子夜半私语


兔子看见黑夜中的万家灯火

比天上的星宿明亮百倍


兔子敲起小鼓却踏不到地面

兔子从四面八方寻找世界的出口


兔子,是谁偷走了你的小鞋子

连同这世间所有的道路


窗 外

我的家就是这样

前无池塘,后无小山

我的家被越来越高的楼群

挤下了越来越低的谷底


南北两面的窗户

是此生最经久的观光台

目光已被建筑物层层褫夺了

可还是没有谁比我更喜欢眺望


热力站浓烟滚滚的巨大烟囱

盯着看一小会儿就有妖怪出现

尤其是有月亮的晚上

它幻化出让人不安的彩云追月


只有万家灯火齐发时

房前屋后才有种说不出的人间暖意

而这个时候我最孤单最徘徊

盼着小孩放学的脚步快来解救我


七十年一遇,月亮最圆之夜

我守着窗户守着银月孤悬的苍穹

江河的潮汐应到最高水位了吧

北方冰冻的河流又怎么说呢

反正我此生的潮汐飙到了危险的最高位

再不会有了,一生一遇见,皎皎者


守着关了灯的窗户我趴在窗台上

楼下亮着灯泡的菜店静卧雪地

急速奔驰的车辆冲向横陈的夜

那些闪电一样的车灯荷尔蒙超标

再也没有这片疆土拓荒之初

一群可爱的男孩追着新车奔跑

绕到前方害羞地摸一摸解放车的“眼睛”


蝴 蝶

那么多的蝴蝶

究竟哪一只才是

被你一针一针缝合的蝴蝶


在你稠密的祈求里

那一件脱下的蝶衣

已被疼痛的河流带向远方


一切,难道不是命运吗

风中的白杨树

正翻卷着白手帕擦拭伤悲


不要老用烈酒浇灌自己

纵然你的眼泪不够用

加上我的还不够吗


这是我剩下的姿势

站在北方的原野漂泊灵魂


聚 会

一个诗人

去看望重症监护室的朋友

回来后

给远方的爱女拨通了电话

女儿,等我老了,要是不行了

千万别把我送到重症监护室

他的语态无助,温柔至极

恍若一个幼子向年轻母亲

不屈不挠讨糖吃


周围几个朋友

地菩萨一样坐着

谁都没有说话

只有有生之年的几只酒杯

发出零落地碰撞

一条险些涌出的江河

又悄然倒灌回身体


此时,无需仰望星空了

月亮就在酒杯里

也无需站在屋顶上

施华洛水晶灯

和昏黄的老灯泡

都是下凡的星星

百年之后

我们都会从一闪一闪的时空返回

变成戈壁滩上

荒凉的石头

带走此生永远的秘密


送 别

为了送别

不能喝酒的我

喝了一杯又一杯

酒,让我越来越清醒

越来越透明


这晚,总有些什么

让我们不约而同连夜急行军

各往前赶了七百里

越来越近

最后,只剩下你和我

停在了一步之遥

可以了

我小声说

我只能到这里了


不要将之定义为命运的凄凉

要看到

这个间距里灌满了浓烈的月光

从此我们各奔东西

离得越远

这片月光地越辽阔

光阴皎洁

野茫茫的戈壁滩,真干净


丢手绢

追了十里

百里

追了上千里了

我舍不得松开的手绢

已不再洁白


所有的人

都认定这是一场游戏

如果它是一场游戏

世间哪有

这么心酸的游戏

用一条天河挡住

我渺小的今生


如果不是上苍的作弄

我怎会无望地成为

江边眺望的小石兽

凝固在最后一站的荒凉里


你一定知道游戏的规则

千万不要回头

可是为什么

你要那么傻

忍不住回头看了我一眼

王晖,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出生。作品散见于《中华文学选刊》《诗刊》《诗探索》《诗选刊》《青年文学》《青年作家》《散文家》《西部》《延 河》《广西文学》《芳草》《文学自由谈》 《小说评论》等刊物。诗歌入选多种权威选本。著有诗集《微尘里的爱》《大地的四季》,评论集1本。系中国作协会员。

来源丨@昭通日报 微信

审核:聂学虎   责任编辑:聂学虎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审核:聂学虎  责任编辑:聂学虎
标签 >> 文学 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