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昭通·文苑丨文竹花开

 2023-12-07 11:07  来源:昭通新闻网


文竹开花,我已经记不清曾在哪里见过一次。

我家里不是第一次种文竹,但自家的文竹开花,却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

现在家里种了三盆文竹,一盆是三哥给的,小盆小株,适于案几摆放。一盆是自己买的,生长旺盛,独长了一根藤蔓似的,上边又长些叶杈出来,翠绿纤秀。我将其放在客厅里,并把这根“长藤”按心目中凸显的人的头脸轮廓,用透明胶粘在白色的墙壁上。那形态,确实和仕女颇为相似。最后一盆,是母亲捡来的。

去年的某天下午,母亲打电话来问,要不要文竹。母亲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两株文竹。我一看那株形,除了两三根还算得上绿意犹存的老枝外,其余的简直是残枝枯叶。母亲笑笑说:“门前打扫卫生的大姐,见有人丢弃了一大盆文竹在垃圾桶里,觉得可惜,就敲打掉泥土后热情地把当中最好的一簇分给我,我就道了谢,带回来了。”我说:“别人都扔出来了,还有什么好的? ”母亲听我这么说,不高兴了,抬高了声音反驳道:“虽然是别人扔出来的,但又没死,给它个活的机会不行吗?”母亲边撸袖子边甩话,“你怕动手,我来栽,说不定以后比家里这两盆还长得好!”一看这架势,不栽也不成了,我就笑着说:“和以往一样,我负责栽种,你负责欣赏,行了吧?”见我应了,并动手修剪残枝,母亲才高兴地坐在旁边看我侍弄。

栽种好了,我把它放在了阳台上的花架脚边,通风和光照的条件并不算好。

说来奇怪,这盆捡来种的文竹,可能是感激母亲给了它再生的机会,比我先前种的两盆文竹还长得好。

刚栽好的第一个月,形如初种。第二个月,不动不摇,了无新生气象。第三个月的一天早晨,母亲在阳台上“啊”了一声,我急忙问:“怎么了?”母亲惊喜地说:“你快来看,捡来栽的这盆文竹发芽了。”我来到阳台上一看,果然,一根比牙签粗一两倍的芽,从土里探出头来,绿绿的,嫩嫩的,虽只是寸余,却给人生机勃勃的感觉。就这样,这盆文竹一芽,两芽,一枝,两枝地长了起来,经月历岁,到今年已然长出几根两三米长的枝藤。我为它搭架引藤,定枝塑形。它就像知道我的设计意向,温顺且努力地在木架上生长着。

上个月的某天,母亲打电话给在外出差的我,她不无焦虑地说:“捡来栽的那盆文竹出事了,每个叶子上都生了白色碎米般的东西,很可能是得了什么病虫害。”第二天,我回到家,刚开门,母亲就高兴地说:“你快去看,文竹开花了!”

是的,捡来栽的这盆文竹开花了!其实每个小白粒都是一个小花蕾,绽开后都是一朵可人的小白花。看过之后,第一句评价就是:米粒之珠,尽放光华。

文竹花不像众多花朵一样,一花一枝,或是多花一枝,它们没有自己专属的枝条,而是在翠绿的扇形枝叶间绽开。俗话说,鲜花还需绿叶配,绿叶是鲜花的最佳衬托者。这个常见的主次现象,在文竹这里就反转过来了,在线状叶杈和绒状细叶之间,花朵沿着叶杈的分布而分布。一片扇形的叶子上,花朵的分布也随之成扇形。在我看来,这些花朵,起到了对叶子的衬托作用。距离远了,几乎看不到叶子上的花。两三米开外,每一枝叶面上的花朵都似撒了把碎米在上面,自在且自然,没有掩去叶色的主体和主调,反而把叶子和整个植株衬托得更加婆娑、纤秀、柔美。靠近了看,文竹花比香沁八月的桂花还要小,不是桃花的五瓣,也不是玫瑰的多瓣,而是六片花瓣。在这小得让人怜惜的白色花瓣间,竟然还有一小簇精致的花蕊,真的是巧夺天工。

三盆文竹,一样地侍弄,施肥、浇水,这盆却比另两盆长得好,我不禁感叹生命的奇特与坚韧。一盆文竹长得好不好,能不能盛开美丽的花朵,不在于花盆的贵贱,哪怕是被遗弃了,只要复得生存的机会,就会珍惜机会,努力生长,直至长出不一样的秀色,长成不一般的美丽。

不因曾经坎坷不堪的境遇而怨对岁月,放弃自我,而是满怀信心地不断成长,以生命的绿叶和花朵诠释过往,面对现在和未来,这种心态和精神,正是古今多少文人和丹青妙手所追寻、所赞美的境界。

作者:吴兴葵

审核:单娟   责任编辑:谭泽涛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审核:单娟  责任编辑:谭泽涛
标签 >> 阅读昭通 文苑 
捐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