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红豆

 2022-11-24 20:30  来源:昭通新闻网

“碎金柔光近黄昏,落蕊流霞若羽衣。

应是慧娘思茶客,漫染红豆寄相思。”

此诗我作于黄昏时分。

“琥珀色黄昏像糖在很美的远方”,这是周杰伦歌里的黄昏;“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这是李商隐诗里的黄昏;“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这是马致远曲中的黄昏。从古至今,黄昏似乎一直都是一个神秘的时段,散发朦胧柔美气息的同时,也能勾出人们内心深处某些被埋藏着的情感。

而这些被埋藏着的情感,或为思念,或为悲伤,或为在生活里遭遇了不公的待遇和冷眼时的不甘和无处发泄的怒火。总之,它是凄美的。就在这个充满凄美思念的时段,我邂逅了窗外的夕阳和晚霞。天空不再是蓝色,在夕阳的映射下,仿佛自带高级滤镜,呈现出浪漫的粉红色,而那抹夕阳却如同梵高画中的向日葵,将周围的空间晕染出金色的光圈,也赋予了云霞艳丽的火红色。整个天空宛如一幅尺寸巨大的动态油画,我想“碎金柔光”“落蕊流霞”即是我眼中最美的此刻,一瞬间即为永恒。

带着这份凄美和思念,我想到了王维的《相思》:“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还记得,年少时我第一次读这首诗时很纳闷——相思和红豆有什么关系?觉得诗的前两句和后两句没有联系。因为在我儿时的记忆里,与“红豆”有关的就只搜寻到奶奶做的热气腾腾的酸菜红豆汤,却说“此物最相思”,难道他相思的人也很喜欢喝酸菜红豆汤?

其实不然,此红豆非彼红豆。关于“红豆”,曾有这么一个传说,汉朝有位将军戍守边关,数年未归,他的妻子在家中一棵树下日夜遥望着他离去的方向,盼望着他早日归来。泪不休,语沉默,最终相思成疾,泣血而尽。而她死后,本来已经凋零的枯木,竟在枝头奇迹般地结出了一种血红色的果子,这就是红豆。红豆的样子像妻子相思却不能相见而流下的血泪,故红豆又名“相思子”。

很喜欢李雪琴说过的一句话:“我觉得还健在的人的离别,是世界上第二浪漫的事,因为我们从此离别之后,每一次相遇都是重逢,而重逢是世界上第一浪漫的事。”但是有些人,有些缘,分别便是永别。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若情无长久,朝朝暮暮就显得格外珍贵。

风月无情人暗换,“此物最相思”。

作者:涂睿宸

审核:聂学虎   责任编辑:张宗健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审核:聂学虎  责任编辑:张宗健
标签 >>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