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见昙花开

 2022-09-08 09:40  来源:昭通新闻网

我在家中种有一盆昙花,不是突发奇想,也不是因为惜慕它枝干的纤瘦与婀娜的花姿。不是欣赏它绽放时的清丽与玄妙,而是因为多年前吃过的一道美食,觉得味道奇特,口感舒爽,所用食材就是昙花和鸡蛋。

鸡蛋是常见的,在儿时,我就是家中捡鸡蛋最勤快的那一个。或炒饭,或煎炸,所好之甚,自不必细说。但说到昙花,就有些迷茫,只是似曾听闻,说这是美若天上的花卉,于明月夜绽放随即凋谢,奇妙无比,非有缘人不可得观。初见昙花与鸡蛋合而为桌上佳肴,我不禁急问,开而即逝,采摘时,是不是要近旁守候,一见花开,就得眼疾手快地摘下。大家听了我的发问,都哈哈大笑,举起酒杯略带神秘的口气说,说得有道理,“眼疾手快”这个词很准确。

饭后方知,所谓的“昙花一现”,并不是儿时用瓦片在湖面上激起的水花,瞬开秒落。昙花从绽放到完全凋谢,由于环境和温度的影响,有数小时不等的经历和过程。

更重要的,是我知道了这昙花煎鸡蛋中的昙花,正是来自在家乡镇上工作的大姐家。既然知道了,我岂能错过自种昙花,自烹美食的机会!没过多久,我就在某个回乡之夜,连夜驱车到大姐家讨要了一盆昙花,于第二天带回了昆明。

我没怎么花精力照料,这盆昙花第一年就开了花。虽然只开了两三朵,但因为家中从未有过枝叶如此简洁,却开出了如此惊艳曼妙之花,我感到十分新奇和亢奋。

我左看看、右看看,生怕这美丽的花朵如传说一般,眨眼间就凋残了,喘息间就消逝了。但看了几回后,见其并未以分秒为单位来辞别和枯萎,就索性冲泡了一壶普洱熟茶,持茗与之相对。只见这整体丰腴却不失纤雅之秀的昙花,缄默静憩,似醉中仕女,似月下貂蝉,似水畔西施,似敦煌飞天,又似心中熟知的某人,每一回若梦的遐思,都似乎对应着每一片花瓣,对应着被花瓣拥围着的每一根花蕊。

这时,我这并不宽敞的家安静下来,静得听得到花瓣和花蕊颤动的轻响,如人在青春时的心律,间杂着茶水的热气与房中空气摩擦的微音。更为奇妙的是,此刻的听力,如此之音都能相闻,却听不到窗外熟悉的车流声,难道是为了迎接这花开,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了吗?就连云畔的明月,都停下了穿越的脚步,用清亮的大眼睛注视着这妙花的临世。

突然想起,这么美好的感受,不能没有留存,更不能没有分享,于是拿起手机,换着角度拍摄后在微信朋友圈中转发,微信朋友圈便开始热闹起来。这样热闹的代价,便是半个月内,我的一盆长势不算太差的昙花,就被讨要得只剩三四片老叶枝干了。

这回,花是铁定成残枝了,但我觉得心里有了一种昙花绽放时的快意与美好。

接下来的日子,如果要让这盆昙花尽快长好,长出旺盛的形态,不至于影响来年的“昙花一现”,可不能再任其自生自长。我四处打听昙花的栽培技术,认真地对待这盆昙花。这样做,已经完全没有了欲以之为美食的心思,而是纯粹在期待下一次花开,期待着花开的美好,期待着分享美好的快慰。

我的心情,正如一位文友的诗言:“人生总应该有一种等待,如等待一朵花开,无论短暂与漫长,生命的绽放,早早迟迟,总会到来。”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我坚持不懈的照料下,这盆昙花终于生长无恙,第二年,如约开花。但花没有第一年开得那么健美,略显纤弱,或是其一心向长,未全力于花开一事所致吧!但拍照转发微信朋友圈的热度仍然不减。

8月,我把昙花放在了花架前。花架上有茶饼,有河石,还胡乱放有几本爱看的书籍,昙花与这些东西放在一起,挺顺眼。

可能是昙花也具有某种灵性吧!把它置于茶香、书香中,没过几日,竟然打苞开放了,这可把我高兴坏了。我和爱人一连几天的微信朋友圈话题,都是昙花。朋友们也是同喜同赞,说乐见昙花开,一瞬即解世间美好。有朋友还说,美好于心,心花便可绽开,相与岁月,静对世间。

如若昙花有心,或许,这正是它绽放的初衷。

作者:吴兴葵

审核:莫娟   责任编辑:张宗健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审核:莫娟  责任编辑:张宗健
标签 >> 文化 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