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 数 流 年 (组诗)

 读新闻 2022-05-10 09:41  来源:昭通新闻网

作者简介:陈泽 1962年9月出生于云南大理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南诏镇南山村委会,1977年开始从事文学创作。诗歌、散文、散文诗、文艺评论等作品散见于《云南日报》《中国文化报》《中国城乡金融报》《新民晚报》《人民代表报》《精神文明报》《桂林日报》《贵州政协报》《边疆文学》《滇池》《荷花淀》等报刊。散文《名气·庙会·乡戏》获全国报纸副刊好作品奖二等奖,散文《石匠大哥》获《云南日报》“我们老百姓”征文一等奖,《云南与毒品系列报道》获新华社国内专稿组“社会纪实作品”征文奖一等奖。曾获云南新闻奖一等奖,云南报业新闻奖一等奖,大理白族自治州政协好新闻奖一等奖。199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云南分会。现供职于云南政协报社总编室,任新闻及文史、文化、文学副刊编辑。


永善之行

记忆还在那条土路上延伸

风中摇动的树木

始终记得我不期而至的面目

新美如画

阳光一直在牵引着我

我忽略了

容易产生故事的幽幽河谷

流水一样日夜兼程

身在异乡不为客

在鸟声成韵的绵延山峰间

不由自主地做起来时的梦

纯粹而又执着

梦里有无数处停留的风景

比如在马楠

我用一坛老酒抵御子夜的寒冷

一次次举杯与一弯新月对饮

那间我栖身的木屋

还有如织的虫鸣

跟我一起豪放至酣

忘却和我身心一样荒凉的视野

比如在黄华

我一度极目甚而忘川于止息

后来试着将灵魂

悬挂于奇绝的巉岩之上

供自己仰望

以至于惹得一只苍鹰盘旋不去

我和高远的天空一道

承载了它全部的犀利和光芒

我不是一介来去匆匆的孤独过客

不然我的记忆不会如此清晰

每次想起来

都觉得生命不停地在自渡

风雨无阻山高水长


窗内窗外

穿透一片叶子

目光有多犀利柔韧

窗内的事窗外的事

连贯成窗内外难了之事

放手与否

已不见了当年卷帘人

若隐若现终虚幻

说什么雨打芭蕉红瘦绿肥

我在万道金光中迁徙

赶在日落西山之际

我只想静静拥抱

属于我一个人的无限苍茫


伤 逝

回到回不去的时光

我只需打开一扇木门

唤醒一样接一样的老物件

怀抱它们亲吻它们

无需立地成佛

但要保持安静状态

聆听尘埃落地时

不绝如缕的悠然回声

在太师椅上酣睡过去

鸟叫的声音特别清澈

梦中

我反复轮回于前世的安详

嗅着花香独步世外

鸟儿天生就是慧根灵光的祭师

呼风唤雨翻云覆雨

是它们惯常的看家本领

繁星汇聚成灯盏

不用担心不要害怕

看!一直有瓦猫雄视远方

墙头草自生自灭

熟悉得就像挂在嘴边

念念有词的寓言

燕子呢喃软语

故园不见了青杏和海棠

四眼狗没能跨过那道槛去

吹倒在遍地落英的风里

石阶被磨平的肌肤

透亮光滑

听!老井之侧唱念的

《三字经》《道德经》抑扬顿挫

我们重新开智开化随顺众生

老槐树实时开枝散叶

再一次接近

天空的冥幻莫测和斑驳

回到回不去的时光

回到我们的青梅竹马

怀抱她们

在老物件面前流出沸腾的泪水

流出经年累月的吉祥如意

没有可以顾忌的无解残局

一卷诗书在手

便是我们寻找已久的

松竹梅兰家园春秋


坐化自己

将石头坐软

我依然直不起身来

就想在暗夜的影子里

坐以待毙

石头算什么

坐化自己才是本事

至于逆行的你

顺风的你悉听尊便

游戏结束

我和石头没有发生关系

反而是顺风的你

逆行的你婀娜而来

自投罗网

我该远离蜘蛛

好好去看一只鸟了

与鸟相伴

我会变得鲜活而富有弹性


遇 见

我仰望天空

花朵正开

漫无边际的花朵

照亮行空的马群

自由来去

我身处何时

都不会错过

盛开的花朵

它们为我披挂黄金甲

去征服

我要征服的人

我想征服的人

灿亮的黄叶落下

灼我眼眸

大地发出

不绝如缕的响声

像母亲

专注于婴儿的啼哭

我还在仰望天空

等待天空飘起大雪

覆盖奔驰的马群

冰雪凝结

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从未有过伤痕

我终究不是

树上鸣叫的鸟群

成为寒风中的图腾

和幻象

不要将不可捉摸的传说

和故事

留给自己

如果想寂灭

就将黄红色的花朵

当作炼狱

寂灭在无人的野渡里

那堪风雨交加


进山记

翻越千山万水之后

还是无法在淹没红尘的鸟声里

稍作停留

想想驿路梨花尽头

那些作古的先人

多少回我欲将香蜡纸火点燃

以杜鹃啼血的肃穆情态

呼唤三杯两盏老酒长跪不起

那堪晚来天欲飞雪

古道风起云涌

站在群山之巅

反而离飞翔的视野更远

一再抚慰被花枝撩拨的心绪

偏偏宏阔浩荡的林涛如雷贯耳

这样的遇见一次足矣

我的村庄有古木守护

何妨斗笠布衣青山独归远

笃信一滴清露

就能将我濯洗净身脱胎换骨

盛极一时的如诵钟声由远而近

簇簇灯火慈航普渡


小 寒

清霜中

叶子越发翠绿通透

圆润的豆狗虫一动不动

我一动不动

五彩花纹天然去雕饰

浑身是泥土濡染的芬芳

让冻饿的蜻蜓飞起来

需要给它一个避风的港湾

童话般的红萝卜即将破土

与凝然泛光的清霜相映成趣

我的菜园别梦依稀

低吟浅唱间

我的乡愁鲜嫩欲滴

久别重逢的我含苞欲放

风吹处

我爱恋的蜜蜂蝴蝶

像一阕缠绵缱绻的宫词

从古吟咏至今

一枕清霜里

土格虫浑然不知换了人间

我亦不识眼花缭乱的人间

树梢上

鸟儿呢喃相欢

这个季节

我的村庄雾岚缭绕不绝

袅袅炊烟浓淡相宜

曲径通幽处

直把凡尘当仙境

红嫩粉艳的烟花不曾褪色凋零

不用等到昨夜带露的清风

只见千万朵烟花汇聚在一起

成为了我欢喜至酣的不二花潮


酒意阑珊

我被自己的梦想绊了一跤

醒来后斜倚着影子

面向一块石头自说自话

无数次飞翔

都是背对光明

城市迷离的灯火

总是涌起酒意阑珊

令我醉眼恍惚不辨方向

落叶飘向大地

转身离去的你

怎么看都不像风雪夜归人

有人为你准备好了妆台

我痴迷于虫鸣唱和

被梦想绊了一跤

我还是相信神话

和神赐予我的流星花园雨

花朵的故事回归花朵

蝴蝶的爱情还给我

也让婉转的夜莺好事成双


呓 语

麻雀看见了我的血

流向天宇

被风濡染成无边的红

回流的血色彩芳菲

饱含音乐质感

如果有婀娜多姿的舞者

翩然而至

那一定是仙女熠熠生辉

环顾左右

背离阳光的我

不知踩死了多少

忙碌的蚂蚁

加重苍生对我的呐喊

和救赎

麻雀看见

啄木鸟来者不拒

将侥幸逃生

鱼贯上树的蚂蚁

收入囊中

天宇空空如也

无边的红

在阳光下黯然失色

音乐之外

唱诗班为谁悠扬

终究未能颖悟和觉醒


咏罢秋风词还作侠客行

风云漫卷

大地轻如鸿毛

承载着我

加入凌空飞舞的黄叶

我终其一生想要亲近的意象

只为成就一阕秋风词

谁对谁最先告白

黄叶和我都在等待时机

以免错过一段尘缘

我们都笃信风云漫卷之后

一些真相和秘密

会呈现出来

就像秋风词里流水鲜活

鱼的爱情与潮共生

卷起千堆雪

月光抚琴

闲看浪遏轻舟关山不负离愁

梦回春江水暖长亭更短亭

芳草萋萋思佳人

风去也云飞扬山河万里若等闲

不期百鸟朝凤花为媒

谈笑间咏罢一阕千古秋风词

此身笃定还作侠客行


被岁月溢出的风景

看反季的雨破碎

擦亮金属不朽的声音

错过了进入体内的机会

获得新生

遮住眼睛前行

更能接近游离的光明

如果有一头大象可以触摸

我会毫不犹豫献出自己

不要对一棵树若即若离

如果栅栏可以轻易翻越过去

你就不是被岁月

任意溢出的风景

作者:陈 泽

审核:聂学虎   责任编辑:张宗健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审核:聂学虎  责任编辑:张宗健
标签 >> 文化 群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