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里邂逅水田寨花房子

 读新闻 2022-04-01 10:19  来源:昭通新闻网

青石步梯,拾级而上,这是你曾走过的路。你是否也曾想过,这略带寒意的春风从指尖呼啸而过时,除了带来清寒,也同时在这片土地上孕育着新的希望和明天。

我走在你曾走过的路上,这里曾落满了急促而沉重的步伐。敌兵合围,西渡赤水,入滇迂回,以求主动。就是在这里——红军长征进入云南第一村——水田社区,召开了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确定了常委的分工,决定张闻天接替博古(秦邦宪)在党中央负总责,毛泽东为周恩来军事指挥上的帮助者,博古改任红军总政治部代理主任;对中央苏区面临的严峻形势,作出了成立革命军事委员会中区分局,坚持游击战争的重要指示。

小小的苗寨花房子,承载着新中国革命历史进程里的沉重之责。如今我站在水田寨花房子前,正应了当时之景。花房子的青瓦朱颜未改,时下却已是人间沧桑。透过门窗上的菱形窗眼,屋内的质朴陈设豁然在目。两张颜色早已斑驳难辨的小桌子立在堂屋中央,六张木质长条板凳分立四侧,两盏煤油灯安静矗立在小桌上,随着春风微起,那个灯光明灭,夜色深沉的夜晚仿佛就在眼前。屋内气氛庄严,墙壁上挂着似乎总也干不了的斗笠草帽。参加政治局常委会议的老一辈革命家们披衣而坐、神色凝重,时而凝神思考,时而热烈讨论,时而起身踱步。煤油灯上黄豆粒大小的火苗跳动着、摇曳着,照得整间屋子忽明忽暗、影影幢幢,更显出参会者脸上的焦急。

明确了常委分工,又接着讨论行动部署,等一个个议题都商讨完毕,屋外已传来鸡鸣声声——雄鸡一唱天下白,一声鸡鸣三省知。正是在这鸡鸣三省之地,中央红军在重兵围堵之下得以喘息、调整,作出了遵义会议议而未决、生死攸关的几个重大问题的决议,推动了中国革命走向胜利新阶段。

沿着青石步梯继续向上攀行,很快就来到了“鸡鸣三省”主题雕像前,一只银白色的雄鸡雕像昂首山头,挺胸、抬头,威风凛凛。这座雄鸡雕像虽未能见证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却有幸见证了这些年水田社区的快速发展。从雕像所在的山头极目远眺,再难寻到革命老区曾经贫困不堪的样子,山仍旧是那座山,水仍旧是那一汪水,可村村寨寨却早换了模样。户户通了路,人人住进了新房,泥泞坑洼的路被干净平整的水泥路所取代,村容整洁,村貌亮丽,看得见山、望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美丽画卷已徐徐铺开。

随着红色美丽村庄建设的深入推进,红色战斗堡垒建得更强了,红色文化氛围营造得更加浓厚了,党群服务中心的服务作用发挥得更好了,红色教育教学越发深入人心,红色书屋成为社区群众提升素质、强化素养、丰富精神文明的“红阵地”,红色影剧院、红军食堂建起来了,一排排富含红色文化元素的太阳能路灯沿着道路铺展开去,红旗飘扬,红色引领,一个全新的“红色之村”已然亮丽地呈现在眼前。

走进水田湾子苗寨,古朴的苗族村寨气息扑面而来。经修缮保护,苗寨保留了它曾经的模样。房屋依“马蹄形”地势错落而建,白石堆砌的小道交织其间,步行其上,内心深处不由得散发出无限的惬意。近旁堆砌的白石表面已是斑驳不堪,经过漫长岁月,显现出一副饱经风霜的模样。站在苗寨老屋前,朱颜黯淡的木质屋舍散发出古老的气息,木质窗扉、门头上雕饰的鱼鸟花草等图案一时间显得精美无比。屋内仍是一派旧时农舍的模样,简易的木质家具、质朴的农具,还有墙壁上挂着的斗笠蓑衣,无一不让人怀念起那些远去的岁月。门口的石磨已不再转动、青苔横生、表层剥落,和近旁的盛水石缸相对而立,默不作声。它们不再发挥原本的功能,立在一旁扮起了这个盛世的见证者,每天目送着来往于身旁的游客,等待着芦笙明亮欢快地吹起,等待着欢乐喜庆的火堆燃起,等待着大家穿上苗族盛装,手拉着手、围着火堆唱起古老的歌谣,跳起传统的舞蹈。

随着水田社区红色文化资源、民俗文化资源、生态文化资源的不断挖掘,一个以长征红色主题为文化核心、以村庄革命遗址遗迹为景观主体,集彝族风情、苗家民俗等体验于一体的旅游片区——“鸡鸣三省大峡谷”旅游片区——将会迎来更加蓬勃的发展生机,一个集红色文化旅游区、生态文化旅游区、民俗文化旅游区为一体的综合旅游区必将带动水田社区迅猛发展,迎来更加美满幸福的明天。届时,我们便可以告慰先烈先辈的英灵了。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吃水不忘掘井人。我们绝不能忘记革命先烈,绝不能忘记老区人民,要把革命老区建设得更好,让老区人民过上更好生活。要做好革命老区、贫困地区的工作,保障好老区群众生活,让革命烈士含笑九泉。”

如今,威信革命老区告别了贫困,威信人民迎来了幸福美满的新生活。每当走在扎西红色小镇热闹非凡的人群中,看着街道旁一件件红军长征留下的革命遗物,我内心就不由自主地想到八十多年前那个春寒料峭的二月。三千多扎西子弟怀着一腔热血,告别家园,跟着共产党走、跟着红军干,从此走上了革命道路。他们一路拼杀、舍生忘死、艰苦卓绝、前仆后继,而今,硝烟散去,盛世中华,他们为之奋斗、拼杀的理想都已实现了,他们的内心还会有遗憾吗?

攀上层层阶梯,站在扎西红军烈士陵园的纪念碑前,我内心久久不能平静,直到春风微起,从远处穿林过梢而来,轻抚在我的面颊上,我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曾读过的一首诗:

我曾和你一样,

一样的意气风发,

一样的慷慨激昂,

憧憬过无数种可能的未来;

但是我没想到,

一次离别竟成了永别,

一声再见就再也未见;

时过境迁,

山海相隔,

现在的路已回不去我从前的家了;

但是,

无论你在哪里,

当风从耳边吹过,

云从头顶飘过,

那便是我来看你;

看你现在过得比我当年想象的还要好;

看这盛世如我所愿;

这盛世里,有你有我;

只要我的名字不被忘记,我就活着;

只要你记得我,我就活着。

我微笑着轻抚石碑,内心的答案是那样明确而清晰。你们的故事必将永世流传,你们的功绩必将永载史册,你们的名字必将永远传颂。此刻,我深觉,我们继承的事业是多么的光荣而伟大!

作者:柳明阳 文/图

审核:马燕   责任编辑:张宗健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审核:马燕  责任编辑:张宗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