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读书

 读新闻 2021-12-03 17:17  来源:昭通新闻网

那是陈年旧事,时隔多年却让人难以忘怀。

夜深了,忙了一天的母亲,找出我刚上学时用过的花布书包,往里面放了1支铅笔和1个本子。明天,母亲要带比我小一岁多的妹妹去学校报名。妹妹已经开心一整天了,睡觉时,她圆圆的小脸还露出甜甜的微笑。母亲也笑,母亲的笑容里,隐约有些皱纹。

第二天一早,妹妹起床了。她把书包往身上一挎,脸上全是笑:“姐姐,姐姐,我也要上学了。”上学就上学吧,用得着这么兴奋吗?我心想。

我家离学校不远,走路只要10分钟左右。母亲想很快就可以报好名的,便把家里10个月大的弟弟托付给隔壁的陈婆婆照看,带着妹妹报名去了。我同往常一样上学、放学,慢腾腾地走路,偶尔看看路边的狗尾草,或者蹲下来观察两只蚂蚁打架。放学回来,一路上,我想着妹妹此刻应该很得意吧,见到了老师和如她一般大小的同学,又有了课本,估计又要拉着我问这问那。

到家了,怎么感觉气氛怪怪的。往常这个时候,热气腾腾的饭菜已经上桌,我一到家便可以开饭,今天饭没上桌,弟弟在母亲怀里哇哇大哭,母亲一边哄弟弟,一边安慰着妹妹。此刻的妹妹背对着母亲,面向墙,额头在墙上撞得“咚咚”响,看上去无助而又绝望。

原来,妹妹的名没报上,原因是一位剪着齐耳短发的老师认为她个子太小,摸不着耳朵。这种摸耳朵的方式是让孩子抬起右手,从头顶弯过去摸左耳。妹妹弄了半天,始终摸不到耳朵。母亲一直给老师讲:“孩子读书的年龄已经到了,只是个子小了些……”后面排队的人太多,老师叫下一位,母亲便被挤在了一旁。母亲多少次想开口,都被别人打断了。母亲带着妹妹在旁边干着急。下课铃一响,剪着齐耳短发的老师站起来说:“休息了,下午接着报名。”母亲想要说点什么,却被推了出来,门“砰”地一声关上了。妹妹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母亲拉着妹妹的手,把她搂在怀里,心里别提多难受了。不过,母亲还算镇静,若无其事地说:“没事,下午再来找老师,先回家。”

母亲虽然目不识丁,却胆大心细,父亲在战场上负伤回来后行走不便,家中大小事情便落在母亲的肩上。我长这么大,从没有听见母亲有过一句怨言,沉重的生活让她变得更加坚强。

回到家,看着妹妹一直不高兴,母亲哄好弟弟后,又一次把妹妹搂在怀里,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说:“这书一定得读,妈妈想办法,一定会把名报上的。”妹妹得到稍许安慰。

下午,母亲带着妹妹早早地赶到了学校,教室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队。母亲打起精神给自己整理了一下衣服,又给妹妹整理了一下,静静地排队等候。天空阴沉沉的,空气闷得让人窒息。终于到了,老师一看,不高兴了:“早上不是说过了吗?等明年吧,太小了,摸不到耳朵。”还未等母亲开口,老师又叫了下一位。母亲只能带着妹妹走出门来,坐在门口的台阶上。

漫长的下午过去了,妹妹终究还是没报上名。

回家后的妹妹不吃也不喝,耷拉着脑袋,想必是真的失望了。不只是妹妹,父亲也愁容满面。而我,也是束手无策。看一家人的样子,母亲反倒笑了,说:“没事,没事,明天再去嘛。”那一夜,全家人翻来覆去没睡好。

由于时间太早,年幼的弟弟无人托付,母亲只能背着他去学校。教室里,孩子们精神饱满,坐得端端正正。透过玻璃窗,可以清晰地看见老师和同学们。妹妹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里面,眼泪汪汪的。第一节课下课后,母亲带着妹妹终于见到了齐耳短发老师,可无论如何请求甚至是哀求,终究老师还是不答应报名。弟弟可能是饿了,不停地哭闹着,母亲担心他吵着老师,哄着弟弟退出了办公室。

母亲对妹妹说:“我们把弟弟送回去再来吧!”

背着弟弟,拖着沉重的步子,母亲瘦小的身影越发显得瘦小。走出学校大门的一刹那,她一个踉跄,从几十步高的台阶上重重地摔了下来,在地上翻了几翻,妹妹呆呆地站在台阶上……母亲顾不上疼痛发疯似的呼喊着弟弟。慌乱中母亲终于解开背带,把弟弟抱在了怀里,一遍又一遍地呼喊,弟弟却始终没有声响。母亲终于忍不住号啕大哭起来,哭声伴着呼喊声,惊动了路人,惊动了老师,不一会儿母亲身边围满了人。一些人一边搀扶起母亲,一边轻轻抚摸着孩子,看得出大家都急坏了,突然“哇”地一声,弟弟终于哭了……

“摔着哪里了?需要去医院吗?马上派人送他们母子去医院。”一位面容慈祥、身材魁梧,着一身笔直西服的中年男子说道。“好的,校长。”有人回答。母亲先是愣了一下,接着说:“我没事,我没事。您是校长啊?我就是想给孩子报名!怎么就报不上呀!”

校长反复确认了母亲和弟弟身体无大碍后,对身边的老师说:“把他们带到我办公室休息一下。”接着,有老师过来搀扶着母亲,帮她拍去衣服上的灰尘,另一位老师抱过弟弟。

被吓得不知所措的妹妹,泪水涟涟……

校长办公室里,一同被叫来的还有那名留着齐耳短发的老师。校长问:“为什么不给她家的孩子报名?” 齐耳短发老师答道:“虽然孩子年龄达到了,但由于个子太小,摸不到耳朵,所以没给她报名。”校长说:“特殊情况灵活处理嘛,这个孩子的名赶紧给她报上。”齐耳短发老师不情愿地说:“我是按照规矩办事,再说现在名额已满,没有多余的桌子、椅子。”校长笑笑说:“缺什么我都给,先给孩子报名。”

妹妹终于可以读书了。

妈妈由于不放心,始终跟在齐耳短发的老师身后。直到妹妹报完名,领了新书,看到妹妹坐在加出来的座位上,母亲才放心。

“你和孩子没事吧?”齐耳短发老师问道。确定妈妈没事后,她又问了一下周围的家长:“有哪几位邻居愿意帮忙送一下他们娘俩的......”

望着老师严肃的面孔,望着她齐耳的短发,望着妹妹在教室里的笑脸,母亲笑了。

母亲深深地向老师鞠了一躬:“谢谢老师!”

那个时候,我正站在教学楼的高处。远远看着这一切,我也想哭,但我告诉你,那绝不是伤心。

作者 刘仕川 文/图

审核:马燕   责任编辑:聂学虎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审核:马燕  责任编辑:聂学虎
标签 >> 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