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在乌蒙大山之间的“蝴蝶结” ——宜昭高速公路360度螺旋隧道群建设回眸

 读新闻 2022-05-25 10:09  来源:昭通新闻网

汽车从昭通北闸收费站驶出,沿着宜昭高速公路出发,车窗外,山峦叠嶂,山间的云或浓或淡,在乌蒙山风的吹拂下,新抽出的嫩绿树芽,把干枯的树枝给染绿了……在这春夏之际,驾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一览昭通大山大水的美景别有一番风味。

宜昭高速公路起于四川省宜宾市,经宜宾市高县、筠连县和云南省昭通市彝良县,止于昭通市昭阳区。其中,宜昭高速公路(彝良海子至昭阳段)已于2020年12月31日建成通车。

昭阳区到彝良县,两地的直线距离并不远。但在之前却迟迟没有通高速公路,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两地的最大高差约1168米,如何设计高速公路的坡度是设计师需要攻克的一大难点。之前,由于技术条件不成熟等诸多原因,一直无法启动建设。如今,中国已是基建强国,宜昭高速公路的修建,正是基建强国的一个缩影。

连绵的山岭,高峰与高速公路显然冲突。直线开路不仅需要付出高昂代价,还需要突破坡度带来的落差。穿透一座山的直线也许并非不可能,但要在有限的直线间倾斜数十米、数百米,那可就是难上加难了。因此,当隧道需要爬坡达到一定的海拔高度时,必须选择适当的曲线。这样,就出现了镶嵌在乌蒙大山之间的“蝴蝶结”——360度螺旋隧道群。

4月底,记者跟随宜昭高速公路项目部又一次感受了这条高速公路带给昭通人民的便捷,回顾这条高速公路建设时的艰辛历程。

宜昭高速公路建设中,360度螺旋隧道群,无论设计还是施工,其无疑都是令人瞩目的亮点工程之一。隧道群地处彝良县乌蒙山腹心地带,这里山高坡陡、沟险谷深,峭壁林立、纵横狭长,地势高差起伏巨大,如果按照常规进行直线隧道设计,过高的地势落差,将成为设计中一道无法逾越的门槛。于是,螺旋展线的设计理念妙想天成、应运而生。从项目建设的平纵缩略图可以看出,从彝良到昭阳,海拔渐渐升高,给人以向云端修建高速路的感觉,场景十分壮观。360度的螺旋展线交叉而过,犹如一个精美的“蝴蝶结”被镶嵌在大山之间,大气又适用。

“三桥两隧一环一枢纽”为宜昭高速公路(彝良海子至昭阳段)项目的控制性工程。其中,“一环”即是360度螺旋隧道群,全长14017米,由青山隧道、上寨大桥、双树子隧道、流沙坡中桥、包谷山隧道、炉房沟大桥组成,全程形成360度的螺旋环形路,最大半径992米,隧道最大埋深668米。螺旋展线最大高差156.9米,这是宜昭高速公路建设最难啃的“硬骨头”,是罕见的隧道环形挺进工程。

相比起直线隧道,螺旋隧道的施工工艺更加烦琐。为了保证隧道弧度,螺旋隧道不能采用成熟的直隧道挖掘技术,只能分段施工,一点一点地崛进。“为了打赢这场没有退路的攻坚战,那时我们把营地建在半山腰上,只为便于施工。”宜昭高速公路项目部一位负责人感慨道。


螺旋隧道群利用了盘山道的“省力费距离”原理,但并不是贴着山体修建,而是在山中开出了一条螺旋形的盘山隧道。这样,既可以保证坡度满足设计标准,又可以缩短公路的距离,同时还避免了紧贴山体,容易受到地质灾害影响。

螺旋隧道施工难度超乎想象,洞身穿越多条断层破碎带,地质条件复杂,地下水丰富,施工过程中,数次遇到涌水、塌方、变形等突发事件。螺旋隧道群位于角奎大石包,这里沟壑纵横,曾经的铁路、公路都选择了绕道而行,乌蒙山区的百姓只能守着大山过穷日子。见山凿隧并非易事。筑路大军在一开局便遇到了困难,角奎大石包周边的道路不通,物资运输非常困难,施工队伍只能提前修建大量的便道,形成以工程线路为主干,便道、便桥为枝叶的物资运输网,既畅通了物资运输渠道、保障项目建设顺利推进,又解决了当地居民出行问题。

站在360度螺旋隧道群的入口,记者感受了“眼前是大山,脚下是悬崖”的景象。向上看,隆起的乌蒙山麓,壁立千仞,林峰苍莽;向下看,蜿蜒便道,万千沟壑,纵横交错。在螺旋隧道群建设过程中,宜昭高速公路建设者穿山筑路,演绎当代愚公移山,采取堵排结合、提前预防的措施,克服了山体不良的地质发育,以及掌子面涌水、渗水、围岩等级差等重重困难,打破沟谷天堑,以360度顺时针盘旋而上的高难度方式,架起了三桥三隧,在乌蒙山之间镶嵌上一个“蝴蝶结”,让高原百姓致富有路。

建这样一个隧道群,要运用极其前沿的现代机械和科技手段。再看看入口标志墙上那个优美的“蝴蝶结”示意图,不禁令人心驰神往、叹为观止!3座桥和3条隧道构成了这样一个美丽的“蝴蝶结”,优雅绵长,安静地镶嵌在几座大山之间,把鸿沟天堑连接成平坦通途。

这个“蝴蝶结”,是对“两点之间捷径不一定是直线”的优美诠释;这个“蝴蝶结”,是锁定目标后的智慧选择。

昭通日报记者:唐龙泉飞 杨 明 毛利涛 文/图

审核:聂学虎   责任编辑:张永刚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审核:聂学虎  责任编辑:张永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