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进行时丨梨树村的“困境”与“破局”

 读新闻 2021-04-25 15:33 来源:昭通新闻网

在滇东北第一高峰药山脚下的梨树村,境内最高海拔2200米,山高坡陡,土地瘠薄,干旱少雨,广种薄收,外出务工一度成为当地村民主要的经济来源。穷则思变,2018年,在巧家县金塘镇政府的帮助下,梨树村村委会外出“取经”,决定引进火龙果种植,以带动当地农户持续增收和脱贫致富。

2019年,梨树村种植的240亩火龙果大苗开始试花试果,主要销往四川、重庆、云南,非商品果用于制作火龙果酱或酿酒。今年,后期种植的260亩也将试花试果,预计从2022年开始盈利。目前已辐射带动周边农户种植火龙果500亩。

困境:“靠天吃饭” 庄稼广种薄收

3月末的梨树村,已经没有了暖春的气息,太阳将地面烤得滚烫,汽车仪表上显示外面的温度已达38℃。刚打开车门,便有一股热浪袭来,火烧火燎地让人感到窒息。抬头望去,对面山坡上草木稀疏,全是裸露的红土,面前刚浇灌过的土地依然显得有些干涸。

据梨树村党总支部书记李德银介绍,当地年平均气温在30℃以上。“我们这里是典型的干热河谷地区,长年干旱少雨。”李德银说:“要等到雨季开始后,山坡上的树叶和草丛才会慢慢地长起来。”

干热少雨的气候,瘠薄的土地,对于当地的传统种植尤其是“靠天庄稼”来说,影响巨大,广种薄收曾经是梨树村最真实的写照。72岁的李德正是梨树村村民,他的感触尤为深刻。李德正家里有10余亩地,原来以种植玉米、红薯、花生等农作物为主。在他的印象里,种植的玉米哪年若是能有每亩500公斤的收成,便算是丰收的一年了,若是年成不好、降雨稀少的一年,收成便会大量减产。

“这个地方完全是靠天吃饭,能种出的农作物是很多,但是降水少的年景收成却很少,花生直接是瘪的,红薯只有手指那么大点,玉米可以说是颗粒无收。”李德正说。

由于投入多产出少,村里的许多年轻人都跑到外面去打工,土地荒芜了。

破局:因地制宜 特色产业助增收

2018年,金塘镇立足梨树村干热河谷地区的资源优势,投资1928.4万元,引进巧家腾亚农业有限公司,以党支部引领、贫困户为主、合作社为纽带、公司带动的模式,于2019年在梨树村核心区域集中连片种植攀西大地红火龙果,建成了3个火龙果种植园区。

热带水果火龙果具有耐干旱、耐高温、喜光照等特性,非常适合在梨树村进行种植,能为梨树村带来极高的经济效益。李德正乐呵呵地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他将自己家的17亩土地流转出去,每年土地流转费就有1.7万元,此外,夫妻俩还在基地打工,每人每年能挣1.3万余元。

“政府引进这个火龙果产业真的是太好了,光是土地流转费用就比我以前种玉米、花生等农作物的收入还高。”李德正说道:“而且在火龙果基地打工,我们还能学到许多管护经验,对我们自己种植帮助很大。”

2019年,亲眼目睹火龙果发展的李德正拿出1.2万元买了火龙果苗,种在了自家剩余的2.3亩土地上。2020年,他家火龙果初步投产,卖了2000余元。李德正预计,今年产量更好,能卖5000余元。

截至目前,梨树村已规模化集中种植火龙果500亩,辐射带动周边农户种植500亩,预计到2023年整体种植面积达3000亩以上,全部到达丰产期后,将每年产鲜果6000吨以上,产值将达1.2亿元以上。

2020年9月份以来,巧家县金沙江干热河谷地区持续7个月无有效降水,而且蒸发量大,出现重度气象干旱。时值移栽青苗的节令,却由于水源匮乏,产业基地只能做保苗处理,等待雨季来临后,才开始移植。

为此,梨树村委会协调在基地建了一口蓄水池,每天从山下谷底水塘抽水,但仍无法满足正常的生产用水。梨树村火龙果基地的500亩火龙果每天能依赖25立方米水就得以存活,是因为采取了水肥一体化滴灌方式,一次性注入火龙果的根部,这种灌溉方式可节省70%的水资源,使有限水资源得到最大化利用。

基地缺水问题成了产业发展路上的拦路虎。为从根本上解决灌溉用水和生活用水难题,梨树村初步申报了一批水利项目,目前项目正在考察评审中。金塘镇政府工作人员谢开敏介绍,目前,金塘镇已经将梨树村水利项目写进了镇上的“十四五”规划,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新建3口5000立方米的蓄水池;二是在梨树村10组旁进行隧道开挖引入荞麦地河河水。

据悉,除火龙果外,梨树村又开启了软籽石榴高标准化种植示范园建设,腾跃集体资产经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投资1993.13万元,流转550亩土地种植软籽石榴。待用水问题彻底解决后,梨树村的火龙果、软仔石榴产业将成为群众牢不可破的增收果、致富果,梨树村的经济也将搭乘着两大产业的快车加速前行。

(昭通日报全媒体记者  聂学虎  文/图)

审核:聂学虎   责任编辑:单娟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审核:聂学虎 责任编辑:单娟
标签 >> 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