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山丨黄萍 :洒渔烟柳

 读新闻 2020-07-22 10:51  来源:昭通日报


黄萍:笔名溯夕,1974年10月出生于云南昭通。现任昭通市第二人民医院院长。 出版医院管理专著《从经验走向科学——医院现代化管理的趋势》,医学专著《针灸讲演录》《病应穴针刺法——脊柱病及相关疾病的非手术治疗》《江河湖海之医道——中医的悖论》。散文集《偶然的,太偶然》《江河湖海之人道——打开人性的枷锁》;中篇小说集《迷茫之路》;长篇小说《黑色夜空》《大地震中》。



洒渔坝子原来是一个整体,从嫦娥奔月之时就叫洒渔。在农业学大寨时期,曾叫过东方红公社。后来因为行政区域的需要,被划分为苏家院镇、乐居镇和洒渔镇,人们习惯称为上洒渔(包含乐居和苏家院)、下洒渔。洒渔河是洒渔坝子的母亲河,贯穿了洒渔坝子三分之二的地域,孕育了鱼米之乡的美名。洒渔河两岸,是两排错落有致的垂柳。头起乐居的渔洞,尾至洒渔的巡龙,顺河而下弯弯曲曲犹如长龙的垂柳,是昭阳八景之一,被称为洒渔烟柳。

烟柳——有两种解读,一种指烟雾笼罩的柳林;另一种泛指柳林、柳树。不论何种解读,洒渔烟柳作为昭阳八景之一,她的美的确无与伦比。她的美,很多文人墨客都描绘过,在他们的意象中,她千姿百态、娇媚轻柔、绿树成荫、妩媚多姿。在我看来,洒渔烟柳的美不在柳而在烟——在于烟雾缭绕的清晨和烟霞暮霭的傍晚。

洒渔烟柳烟雾缭绕的美在于清晨,宜于远观。站在洒渔河对面的六个石包山顶,放眼望去,从渔洞绽放,弯弯曲曲,郁郁葱葱,忽明忽暗、云雾缭绕,直至巡龙。洒渔河原本是嫦娥奔月时滴下的一滴眼泪,化为阿娜多姿的少女,以碧绿柳絮为裳,流连于人间,植入长江,奔流到海。因为她是嫦娥流下的泪水,所以带有仙气,故她的衣裳随时由仙气环绕,呈云雾缭绕之迷蒙,因此世人称之为烟柳。

云雾始于垂柳的根底,慢慢升腾,环绕于树身。时而单树环绕,像少女耍呼啦圈,时而多树套环,犹如奥运五环。若然微风起,环形平展,像一面湖水把垂柳的上下分为两层,互为倒影。

云雾始于大雾之清晨,整个洒渔坝子被云雾笼罩,随着旭日的晨光从山顶慢慢走下山腰,再到山脚,雾霭也随之从上向下慢慢消散,云雾笼罩的坝子渐渐清晰,当烟柳的上半身初露,而下半身还被雾霭包裹时,犹若人间仙境。云雾随风漂浮,好似烟柳在翩翩起舞,又如长龙出水,欲腾飞天。也如玉皇大帝招会早朝,众路神仙腾云驾雾,从各地纷纷赶来,排成两行,顺序而立。

洒渔烟柳烟霞暮霭的美在于傍晚,宜于近瞧。走近河畔烟柳,柳絮随着微风偏偏起舞,轻柔拂面,犹若爱人吹拂面容的仙气,使人飘飘欲仙。婆娑的柳叶漂浮于水面,或丝丝柳条洒落河面,与波光潋滟的河水相映一体,宛如长发少女沐浴于黄昏。河畔碧绿的小草、野花是人间最松软、最舒适的床,躺在上面,望天边晚霞似火,头顶两行回归的秋雁,落日的一束余光,穿过云彩的缝隙,像一把光芒四射的剑,直入河水中央,剑影滟滟随波流。原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写的不是滕王阁,而是洒渔河畔。

一个人孤寂地伫立在洒渔河畔,夕阳的余晖洒落在静静的河面,才真正读懂王维的“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孤寂与落寞。

李商隐因为心情不快,所以驾车去乐游原,于是有了“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之感叹。黄昏的洒渔河畔,风景无限的美好,可是,我为什么也和李商隐一样心情不快呢?望滚滚之江河,叹岁月如流水。

艳阳天,洒渔河畔的一片绿地上,一群叽叽喳喳的小学生正在玩老鹰抓小鸡的游戏,我们的班主任杨国徽老师带着啦啦队加油。老鹰抓小鸡是我们出去游乐玩得最多的节目。这次也一样,我们这一组是李怀平当老鹰,李怀巧当鸡妈妈,鸡妈妈后面根据个子的高矮顺序排列,最矮的只能排在尾巴的位置。一玩这个游戏,我就梦想着有一天当上老鹰。当老鹰可威风了,我当时在班上短跑几乎都是冠军,按我的速度,当老鹰应该很快就能抓到小鸡,可是杨老师就是不让我当。因为鸡妈妈一定要个子大力气大,我对自己的身材有自知之明,所以从来也没提过。

游戏结束,我们就吃午饭。多数时间我们的午饭就吃凉粉,有时烧洋芋吃,有时吃米线,有几次也炒菜做饭吃。这次是吃凉粉,杨老师把我们分为四个组,组长由赵庆峰、宋士英、赵声华、雷阳学担任,组长选出组员来,谁负责把凉粉用刀切成细丝,谁负责作料的调制,谁负责维持次序,谁负责收拾碗筷,每个组员都安排有任务。临时有什么要调整的,组长就请示班长凌成会和学习委员李怀巧,当然坐镇总指挥还是杨老师。

吃完午饭,我们就玩打水漂比赛。打水漂就是把石块放在手上,手臂与地面呈水平状,然后用力甩出,石块擦水面飞行,石块不断在水面上向前弹跳。我们的比赛规则是比点击水面的次数,谁弹跳的次数多谁赢。我和赵庆波进入最后决赛。我选了一块圆圆的、比较薄的石块,用拇指和中指捏住,食指在后,扔出时用食指拨动,让其快速旋转,在一片欢呼声中,我创造了28次弹跳的班级冠军记录。

中午三点,杨老师一声令下,男同学迫不及待纷纷下水游泳。杨老师水性好,他先探好水域,要求我们只能在他划定好的区域内游泳。说是游泳,其实就是戏水、打水仗,因为所选区域的水比较浅。杨老师让女同学们监督好,不能让男同学越出界限。可是,总有些水性好的、比较调皮的同学越界。那天,我、凌卫和两个同学(记不清楚这两个同学是谁了)一起顺河而下。突然水流湍急,遇到了一个漩涡。凌卫被漩了进去,转了三四转都没出来,我们没人敢游进入拉他。我急了,就大声呼叫杨老师。杨老师听到救命的呼喊,急忙从水中跳上岸,飞快顺岸跑到我们这里,一个飞跃跳入水中,游到凌卫身边。杨老师叫他不要紧张,等凌卫转到下游口处,他顺势推了一下,凌卫游出了漩涡。我们上岸后,都不敢说话,准备迎来一场狂风暴雨般的责骂。但杨老师并没有责骂我们,而是跟我们讲了河水漩涡的知识,叮嘱我们在河里游泳,一定要先观察,避开漩涡,又教我们在河里游泳的很多技巧。接着说道:“你们能越出我规定的界限,说明你们有冒险精神,任何事情要有新的突破,必须有越出常规的冒险精神,这是值得嘉奖的;但是,任何冒险都必须保障生命安全的前提下进行,所以你们以后要仔细观察周边的环境,这次你们就是没有充分观察这里的水势,一下进了漩涡,犯了冒然激进的错误,这是要批评你们的。你们要从中吸取教训,举一反三,以后不能再犯这样的错误。”这就是我们的杨老师,他在洒渔河畔教给我们的东西,是在课堂和书本所无法逾越的鸿沟。“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韩愈所说师者,就是传授道理和学业并解答疑难问题的人。传道受业解惑是作为老师的最基本要求,我认为老师的最高的教育是以身作则、身体力行、言传身教、潜移默化;最高的教育不是灌输,而是唤醒——唤醒沉睡于我们心里的爱、诚信、包容、宽容、勇敢、正直、感恩与善良。幸好我们遇见了这样的老师,所以我们拥有了一颗健全的心灵。

我们的小学生活,充满着无限的快乐。每个学期,杨老师都要带我们出去游玩两三次。而且学校里的文体活动也很多,杨老师组织的跑步比赛、篮球比赛、诗歌朗诵、小品相声活动、歌唱比赛数不胜数。那时的我们是天空中快乐飞翔的小鸟,现在的小学生是鸟笼里的忧郁蜗居的鸿雁。现在的小学生除了上课、补课、上各种各样的兴趣班之外,就是打游戏,还美名其曰素质教育。回复到三十多年前,杨老师对我们的教育,才是真正的素质教育,德智体美劳,从没有把它当口号,而是身体力行地带着我们像游戏般快乐的进行。老师在课堂上一千遍一万遍地讲述贺知章的《咏柳》:“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的诗境和意境,不如杨老师带领我们站在洒渔河畔的烟柳下亲身体验一次来得直接;老师在课堂上千万次的呼喊:“我们要热爱祖国的大好河山。”不如我们奔跑到洒渔河畔一次感受真切;我们在课堂上扯破嗓子的嚎叫《团结就是力量》,不如我们在洒渔河畔玩一次老鹰抓小鸡来得实在。

时间如洒渔河之流水,一晃就是大学毕业。有一个暑假,发金、嵩儿、钱颖和我因潮海的婚礼再次来到洒渔河畔。他的婚礼极其简单,就我们几个人。他如此简单的婚礼是对当时流行的婚宴(请一两百桌人参加婚礼)一种讥讽。我们那时叫婚宴为上会(民间集资的一种方式)。我们在洒渔河畔为潮海与姚燕举办完婚礼,晚上在他家吃了一顿晚餐,他们就算是结婚了。

我们到了小学经常来玩耍的那块绿地。结婚嘛!天地高堂还是要拜拜的。嵩儿说:“现在就拜天地,等回家要吃饭时拜高堂,至于夫妻对拜嘛!你们进洞房自己拜去!”我们去摘两枝柳条,插在地面凸起处,权当香蜡,叫他们拜天地。钱颖和嵩儿强行他们拜,费劲吃奶的力气,也没把潮海的头按低腰压弯。我说:“从古至今流传,洒渔河是嫦娥奔月时滴下的一滴眼泪,洒渔烟柳是她手中树枝上的一片叶子,所以你们不拜天不拜地,拜拜洒渔河吧!权当拜月拜嫦娥!”他犹豫了一下,拉着姚燕的手慢慢拜了三拜。我知道,他对洒渔河情感,是一种敬畏的依恋。他家的田地都在河岸的旁边,世世代代都与洒渔河息息相关。天地于他太虚无,洒渔河于他是生命,没有洒渔河,就没有繁荣昌盛的洒渔人,也就没有他的存在。

想着我在家门口池塘的柳树上编织的柳床,我建议用这里垂柳的枝条为他们编织一张新婚床,大家都举双手赞成。于是,我们选了一处柳枝比较茂盛的地方,一会儿工夫,烟柳新婚床编织好了。新郎顺着柳枝,爬上柳条床,趟在上面,新娘不知是害羞还是害怕就是不上去,其实我们也知道柳条床没法承受两个人的体重,就是逗逗玩而已。我们叫潮海别趟了,让他站在柳树丫上,拉着新娘的手,我们四人把手指连成网状,叫新娘把脚踩在我们手掌上,我们四个一起用力往上,新郎在树上一拉,就这样轻而易举把新娘送入烟柳编织的新婚床。我们叫新郎摇着新娘,我弹着吉他,我们把《祝你生日快乐》改为《祝你新婚快乐》,唱着跳着,玩得不亦乐乎、忘乎所以。

意气风发的我们各自畅想自己的梦想与抱负。然后每人都爬到柳床上趟一趟,感受柳床的柔软与舒适。躺在柳床上,眯着眼睛,我的思绪随着滚滚的流水,飞越长江,穿越乌蒙,翱翔历史长空。

遥想大秦开凿五尺道的鬼斧神工,汉代孟孝琚碑的文辞雅健,隋唐修建石门关的巧夺天工,雍正改土归流的丰功伟绩,李蓝起义的悲壮与无奈。于是,突生苏轼“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之感叹!

与秦道汉碑、唐关雍改的殊勋茂绩相比,李蓝起义算是发生在洒渔流域较为悲壮的一次事件,也是最可悲可叹一场悲剧。李蓝起义的首领是李永和,他就是洒渔人,现在的老人说起李永和,都赞叹他力大如牛,说他能扛起一头牛。老人也是听他们的父辈说的,说是有一家的空田被四周栽满秧苗围住了,主人没法把牛牵进空田犁田,坐着路边一筹莫展,刚好李永和路过,他问明情况后,走到牛身边,一弯腰,把牛扛在肩上,从田埂走进空田,主人的难题就此解决。李永和扛牛进田的故事传遍整个洒渔,一直流传到现在。1959年10月3日,李永和与蓝朝鼎在牛皮寨组织五六百人揭竿而起,以“不交租、不纳粮、打富济贫”的号召,自称顺天军,迅速攻克筠连、庆符、高县三个县,辗转四川多个州县后,1860年9月建都于牛佛,称王于顺天,筑宫于天后,招贤与纳妃,宛如汉和明。1862年10月,清军筑坝引环龙河水淹没龙孔场,李永和率军突围,最后因粮尽力竭被俘,牺牲于成都。起义军最后的将领蔡昌龄于1865年6月在甘肃的阶州牺牲,一次轰轰烈烈的农民起义宣告失败。这场起义与太平天国起义如同一辙,看看洪秀全在南京建的皇宫和李永和在牛佛修的宫殿,就知道,他们不亡天理不容。想想华盛顿手握重兵,独立战争胜利后,他没有趁机登上王位,而是和自己的士兵一样一哄而散、解甲归田。四年之后,因为形势所逼,各州才被迫坐在一起,讨论出一部宪法,再根据宪法选出总统,成立美利坚合众国。也许就是手握重兵华盛顿没有趁机登上王位,才造就了当今雄霸天下的美国;瞧瞧十九世纪解放南美大陆的玻利瓦尔,他率领军队从西班牙殖民统治中解放了委内瑞拉、厄瓜多尔、秘鲁和玻利维亚。如若他也向李永和、洪秀全一般,不仅解放不了南美洲这么多的国家,可能在委内瑞拉就被西班牙军队消灭。李永和的眼光没有放到整个中华民族,更没有放眼全世界,仅仅停留在被四围秧苗圈住那块空田,所以轰轰烈烈的起义,人数最多时曾达三十万之众的军队,也只是一群乌合之众,建都、称王、筑宫、招贤与纳妃也就是封建王朝遗毒中的一场闹剧。

躺在柳条床上的思绪飞渡千山万水,飞越浩如烟海的洒渔往事,飞呀飞,飞到了尴尬窘迫的现在。

杨老师的弟子们为了追寻儿时快乐的记忆,相约在洒渔河畔来一次野炊,从2018年3月就计划起,可是每个周末不是这个有事,就是那个有事,而且都是工作上的事,没法请假。工作任务一下来是不分周末假期,不分白天黑昼的。周末加班成为常态,所以我们的计划一拖再拖,一直托到了2019年5月的一个星期天,人总算基本凑齐。我们愉快的上车,车刚起步,杨老师的手机响了,说是教育扶贫的事要他马上赶到学校。杨老师去处理事情,我们到底还要不要去洒渔河畔野炊?不去吧!所有的都准备好了,要去吧!我们的主心骨有任务走不了!最后还是杨老师说:“既然都已经准备好了,去是一定要去的。你们先去,等我处理完事情,马上赶来。”尽管我们知道,他能赶来的几率几乎为零,但我们还是抱有一线希望出发了。

我们驱车到达洒渔河畔,坐在碧绿的垂柳下,先是追忆儿时在这里的快乐,一点一滴历历在目。接着就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时刻,清俊从弹跳的筋斗到普渡的佛理,二师兄蹩脚的专业厨艺,文贵、庆峰、小师弟的勤劳与实在,声华的智巧聪颖,炳明、小师妹的诗与远方,我的侠武情怀,杨老师“桃李无言,下自成蹊。”的花与果,所有的所有成就了这次相聚的完美缺憾。

夕阳余晖悠悠躺在洒渔河畔,迷茫的我们静静地伫立在烟柳之下。遥望江河滚滚来,对看额鬓几许白发,我们轻轻的吟诵着、感叹着:“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来源丨@昭通日报 微信

审核:聂学虎   责任编辑:聂学虎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审核:聂学虎  责任编辑:聂学虎
标签 >> 文学 昭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