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天坑”与自然天坑的神秘交际——谈电影《天之坑》

 读新闻 2022-05-22 14:37  来源:昭通新闻网

镇雄县天坑全景。

电影《天之坑》由云南省委宣传部、云南省电影局助推入选“礼赞新时代 奋进新征程”云南省喜迎党的二十大优秀影片,成为50部流动放映影片之一。云南省电影家协会近期将在昆明市举行“云南本土电影放映推介活动”,推介该片。

剧情充满正能量

电影《天之坑》中主人公苏阳的妻子王晓静不孝敬父母,势利自私,目空一切,把婚姻当成“帝国”,把丈夫当成“奴隶”,让一个从农村进入城市的男青年沦落为一个命运的“瞎子”、理想的“瘸子”、道德的“聋子”,把一个近不惑之年的男人教唆、怂恿成一个加速爱情溃烂的“帮凶”,伙同她的“心上人”把男人从家庭中剥离出去。某年5月20日的清晨,苏阳背了一个大大的旅行包,给妻子发了一条关于离婚的短信后就关了手机,在“新寨”下车,徒步到一个叫“天坑”的地方去,他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选择一种新的生活,以达到逃离现实婚姻的目的。

苏阳(左)苏阳妈妈(右)。

苏阳。

苏阳接受不了妻子王晓静每天俗不可耐的教诲,于是选择逃离,觅天坑为余生的世外桃源,在天坑里他遇到诸多令人费解的事情,这让他在人性“天坑”里挣扎。在天坑,苏阳偶遇92岁的阮大奶,她在天坑等待新中国成立前参军的丈夫已有70余年,最终只等回一个骨灰盒,她每天守着自己的棺材睡觉,怕“临了装进别人”;天坑里的成礼福,是唯一走出天坑打工回来的年轻人,见过一些世面,他的妻子向夏琼因被前夫抛弃而离家出走,之后与他一起进入天坑生活。苏阳逐渐醒悟,如果自己不回归家庭,妻子王晓静可能会因为孩子变得唯利是图,成为另一个向夏琼,或者成为忠于爱情、终身不嫁的又一个阮大奶。苏阳本来“交代” 好了“后事”,但当他翻弄旅行包,却发现身份证和手机充电器没带,离婚协议却随身带着,他潜意识里根本摆不脱“尘世”。

最终,苏阳在天坑里完成一次自我救赎,与自己“和解”,面对现实,决定从人性“天坑”走出,重新回归到生活中,他更加热爱妻儿,更加阳光地面对婚姻,担起了为人夫和为人父的责任。他在县人民医院接受治疗后一家人过着富足的生活,同时,他见证了一座山间小城的蝶变,曾经生活在天坑里的人们开始搬离天坑,开启新的生活。

电影寄予的希望

电影《天之坑》拍摄制作历时3年,全程在云南省镇雄县境内取景,小说作者、编剧、导演、制片人都是镇雄籍,体现纯粹的“镇雄制造”,剪辑、调色、字幕等相关工作在昭阳区完成,是一部纯粹意义上的昭通本土电影。

影片摄制成本300余万元,是一部小成本电影,在全国电影行业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情况下,能获取电影公映许可证并得到辛起点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和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等电影发行团队的帮助,登陆全国院线,实属不易。

影片以婚姻与家庭为切入点,以关爱职工生活为落脚点,把昭通人、昭通事和昭通风土人情通过3个家庭展现,形成该电影的婚姻观。该片是镇雄县“天坑”的形象宣传片是昭通乡村振兴、民族团结的宣传片,也是云南文化旅游的宣传片。镇雄县五德镇天坑、赤水河源头、芒部镇松林上下街、雨河镇乐利、塘房镇石人奇景、林口彝族苗族乡蔬菜基地等美丽乡村形象在影片里得以展示,这些美景打上了“镇雄烙印”。

该片被业界认为是“云南不可多见的文艺类影片”,将一个关于家庭婚姻的平凡故事,放进镇雄县五德镇新寨村自然“天坑”里讲述,以人性“天坑”与自然天坑的神秘交际,反映广大人民思想、道德、理想的变化和升华,凸现个体生命对现实生活的发现、热爱和回归。

王晓静。

向夏琼。

2022年5月13日,该片与电影《狙击手》《长津湖之水门桥》《开国大典》《战狼2》《十八洞村》《烈火英雄》等50部“具有历史高度、彰显时代精神的主旋律影片”,列入“礼赞新时代 奋进新征程”云南省喜迎党的二十大优秀影片展映;5月14日,“猫眼电影”数据显示,该片引发微信公众号、抖音等平台关注,其中,微信公众号阅读量超过80万人次,据悉,在5月档电影中排名全国第3位,预告片宣传排名全国第25位。

电影系昭通作家尹马中篇小说《天坑》改编。该片是昭通文学向昭通电影迈进的有益尝试,希望能借此打造继“昭通文学现象”后的“昭通电影现象”的文化名片。

作者:陈允琪 图片由电影《天之坑》剧组提供

审核:聂学虎   责任编辑:张宗健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审核:聂学虎  责任编辑:张宗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