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寨往事

 读新闻 2021-12-03 16:58  来源:昭通新闻网

“一草一木一英魂,一山一石一丰碑。”在巍巍大药山下,滔滔金沙江右岸的这片土地上,长眠着39名为这片土地洒下鲜血的英雄烈士。每年清明节,当我走进大寨烈士陵园的时候,我的思绪就会穿越在历史的硝烟中,追忆那血雨纷纷的激战场景,唤醒了金沙江边的红色记忆,打开了想说说历史的话匣子……

1950年以前近半个世纪的巧家大寨的社会性质是彝族奴隶主、农奴主、国民党反动派多位一体的封建农奴社会,长期以来文化落后、政治黑暗、恶势力横行、社会动荡,是旧社会的一个缩影。封建农奴的野蛮残暴统治一直笼罩着这片土地。在这个大背景下,地霸、农奴主、国民党特务、土匪、封建反动势力曾是这片土地上的“土皇帝”,他们可以任意发号施令奴役、蹂躏大寨人民。大寨人民成了供他们驱使和践踏的工具,像羔羊一样任由宰割,群魔乱舞,烟毒泛滥,匪患猖獗,人民被逼得走投无路。在黑夜中探索的巧家人民盼望光明的指引,寻求解放,企盼翻身作主。于是,巧家这块蛮荒偏僻的土地,就成了马克思主义的曙光在云南最早照亮的地方之一,在乌蒙大地上共产主义的足音最早从这里响起。

1920年以李国柱为代表的巧家有志青年把马克思主义的圣火点燃,他们不断外出求学,探索革命真理。1937年上级党组织陆续派党员到巧家开展党的革命活动,继后在巧家崇仁中学建立了巧家第一个党支部,按照党的要求,秘密开展工作,宣传党的进步思想和主张,发展党的组织,开展反对国民党统治和封建土司恶霸残酷压榨的斗争。1921年至1950年,是巧家阴霾最浓、阶级斗争最残酷、政治斗争最激烈、社会最动荡的30年。1931年11月,巧家人民开始了抗日救亡工作。抗战14年中,巧家1269人踊跃参军投入抗日战争,涌现了一批抗日英雄和烈士,他们在台儿庄、中条山等地与侵略者进行殊死的战斗、血洒疆场。1935年5月,红军长征的滚滚铁流驶进巧家,历时14天,在巧家境内发生了可歌可泣的悲壮故事。红军在巧家境内沿途宣传共产党的政策、主张,激起了巧家儿女参加革命的愿望。生活在偏远高寒山区,穷苦人家的漆仁里毅然参加红军,转战南北,身经百战,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在1937年5月至1950年4月间,中国共产党在巧家建立了三届地下党支部,地下党组织不断发展壮大,党员由1人发展到110人。1942年秋,荞麦地人梁智就与地下党派往巧家的柴爱国等联系,并秘密组织200余人的农村武装组织,成为巧家最初萌芽的游击队。1948年初,巧家游击队正式成立,1949年底,各路游击队撤到蒙姑镇整编为滇桂黔边纵队第六支队巧家游击队大队,其中就有大寨游击队。

1948年下半年,大寨游击队在巧家地下党指派负责人罗滔(老家小田坝)和王家祥等地下党员的指导下,很快打开了革命活动的局面,轰轰烈烈的游击武装斗争拉开序幕。地下党逐渐策反了地霸陆盖凡的大队长孙万全、张宝朝、何万成三名进步人士和部分武装人员加入“农翻会”,加入中国共产党。巧家地下党支部给大寨地下党的工作任务是:“积蓄力量,坚实巩固,迎接解放”。但是,大寨地下党的部分领导同志在工作上没有遵守“单线联系,不越级,不横向沟通联系”的地下工作原则。王家祥和蒋维凡没有听从罗滔同志的意见,私下发展陆盖凡部下原一中队长周顺清加入党组织,准备趁陆盖凡到大寨赶街的时候,埋伏在马颈子将其击毙,然后举行起义,罗滔知道后暗中批评了王家祥。王家祥急于拉起武装组织报龙绳曾的杀父之仇,1949年3月前后,把茂租的农翻会员组织起来,在拖姑进行军事化的公开训练,违反了革命特殊的隐蔽组织性原则,党组织对王家祥进行了批评,但其未引起警觉。其间,在东坪的农翻会员不慎丢失的《农民识字课本》,恰巧落到了陆盖凡手中,于是王家祥的身份暴露,罗滔同志只好火速赶往巧家县城向孙阳艾汇报,孙阳艾又向滇东北地委书记汇报,没有得到明确指示。孙阳艾安排罗滔返回大寨与孙万全仔细商议后,由孙万全出面采取“反客为主”的办法向陆盖凡说明“拖姑事件”是镇上安排的,训练队伍完全是为了打龙绳曾,这正合陆盖凡之意,陆盖凡不但没有追问,还立即答应增加训练的银元和子弹。

茂租地下武装暴露的事,虽然被孙万全机智化解,但陆盖凡并未放松对地下党的警惕。王家祥、蒋维凡不但固执坚持自己的起义策略,不顾党组织的反对,反而把罗滔的真实身份告诉周顺清,并带周顺清到县城找孙阳艾商量起义事宜。不但没有得到巧家地下党组织的同意,反而认为王、蒋二人违反党的组织纪律,轻易向周顺清暴露地下党的组织情况,就训斥了王、蒋二人,并没有同意和支持这二人无组织无纪律的起义计划。周顺清本是一个野心勃勃的人,早就想取代陆盖凡独霸一方,他的阴谋又不能实现,心怀愤恨回到大寨,将有关巧家地下党的事全部告诉了陆盖凡,希望再次博得陆盖凡的信任启用。陆盖凡得知地下党的详细情况,恨从胆边生,立即悬赏5000大洋缉拿罗滔和巧家地下党支部书记孙阳艾。罗滔获悉暴露情况后,再次火速赶往县城向党支部汇报,孙阳艾认为起义时机还不成熟,果断决定将暴露人员转移到包谷垴根据地。

此前,大寨地下党与东坪农翻会秘密商议,择机刺杀地霸安炳堂。东坪地霸安炳堂、荞麦地地霸卢肇堂都和龙绳曾结为盟友,安炳堂之堂弟安炳林与陆盖凡相交甚厚,陆盖凡与龙绳曾是一对生死冤家,他们之间为了自己的利益,互相争斗和绞杀。陆盖凡杀了卢肇堂,分给安炳林枪支,带回东坪挑起安炳堂与安炳林的矛盾,陆盖凡也想再次洗劫安炳堂。1949年7月1日,在东坪农翻会员、陆盖凡和已被地下党策反的安炳堂部下罗忠汉等人的配合下,击毙了安炳堂。

1949年7月2日开始,大寨、茂租、东坪暴露了的大部分地下党员、农翻会员以及被策反的地霸部下人员,为了躲避陆盖凡和安炳堂残余部下的追杀,携带家属按照巧家地下党支部书记和大寨负责人罗滔秘密商定的撤离时间和路线转移到包谷垴,与包谷垴游击队会合组成了会巧鲁边区游击大队。但是东坪罗忠汉、罗忠国的家属转移到红山,冬天被安自昭等人抓获,除一人被保释,其他8人被赶下金沙江,全部遇难。罗滔转移后,罗家被陆盖凡查封,全家老幼全部被押到大寨,关押在镇公所,一岁半的儿子和刚出生不久的女儿在监狱外的猪槽边被活活饿死。大寨地下党趁陆盖凡与龙绳曾武装械斗持续而激烈、无力分兵监管自己监狱时营救了罗滔的家属,让罗滔一家幸免于全部遇难。

在大寨未暴露的共产党员和农翻会员在闻仲举、陈靖德的领导下,坚持开展地下工作,配合策划瓦解陆盖凡的武装。1949年4月,滇东北地委派党员陆宗棠等人到大寨做陆盖凡的思想工作。陆盖凡是陆宗棠的二舅父。陆盖凡表示:蒋介石的腐朽统治必然灭亡,共产党必然胜利。如果永焜支队进驻巧家,让陆宗棠来联系,他便率众归顺,但当前还受龙绳曾的威胁,必须应付。

龙绳曾的盟友卢肇堂、安炳堂相继被杀,其主要矛头就指向了陆盖凡,龙绳曾找到了与陆盖凡开战的借口。龙绳曾向社会各界发出讨伐陆盖凡的公开信,历数陆盖凡的累累罪行。于1949年8月组织西革尹武纵队(西革尹武纵队是龙绳曾的精良武装部队)头目在巧家马树小河塘开会,以“移兵救粮”为借口,谋划聚集部队攻打陆盖凡。为了保密,滇东北地委没有把策反陆盖凡的情况告知巧家地下党支部。巧家地下党支部决定借此机会削弱龙绳曾与陆盖凡势力,指示李增林等率领西革尹武纵队三支队与大寨的统战人士孙万全等密切配合,借助龙绳曾力量,消灭陆盖凡。

陆盖凡做好了应战龙绳曾的准备,派孙万全等驻守长山梁子,与松坪陆体安遥相呼应,随时支援陆体安。陆体安是陆盖凡妻子的侄子,也是陆盖凡武装的重要力量,驻守在陆体安的老巢松坪,把守荞麦地通往大寨的要道。陆盖凡坐镇车坪老巢,他懂军事,武器装备精良,布兵排阵,充满胜利的信心,准备全力以赴与龙绳曾一决雌雄。

1949年9月26日,许先觉、李增林部与西革尹武纵队龙春霖部1000余人按照部署迅速向大寨挺进,到达安居垭口就与陆体安的部队遭遇,双方开展激烈战斗,攻打到松坪又被打回安居,等待大炮支援。陆体安组织敢死队冒死向安居垭口前进,被西革尹武纵队施计吓得乱成一团到处乱逃。西革尹武纵队炮击碉堡,围攻陆体安老巢,许、李部和龙春霖部与陆体安部战斗三天三夜,为保护在陆体安家做工的老百姓,围攻部队装作疲倦、假装睡觉,让陆体安和保镖逃出老巢后,一路追击陆体安等人到松坪下村地段,陆体安在逃窜中摔断腿脚,逮捕押回老巢后面的山包上被执行枪毙。许、李部随即进驻小寨长山梁子与被策反的陆盖凡部下的孙万全等会合。

同时,西革尹武纵队副司令唐声周率部从茂租油房、东坪哨口子向陆盖凡老巢挺进,与陆盖凡部署的屯兵交战,并在大宝厂一带包围了陆盖凡部。大寨地下党员梁智按指示,组织一批进步青年与唐声周部站在陆盖凡营盘外,向陆盖凡部属喊话,劝其投降。陆盖凡的一些小队长和团丁纷纷跑出营盘投降。陆盖凡在营盘内指挥部下抵抗,坚守两天后,用望远镜观看驻守长山梁子的孙万全部不但没有送弹药支援陆体安,反而在枪上拴着白布条朝天放枪。陆盖凡感到大势已去,率领卢邦培、周顺清等部下于夜间突袭逃至鹦哥嘴。许先觉、李增林部追击至鹦哥嘴,击毙陆盖凡的爪牙卢邦培和周顺清。数日后,陆盖凡在鹦哥嘴乘船渡过金沙江,打算投靠干儿子母窝。但他没有想到干儿子已经被龙绳曾收买,刚到母窝村庄的路口,就被母窝击毙。

一场旷日持久的龙绳曾和陆盖凡的争霸就此结束,陆盖凡占山为王的美梦终于破灭。但是,争夺鸦片的枪炮硝烟却未就此熄灭。

许、李领导的三支队带着缴获的枪支离开大寨返回荞麦地建立了游击大队。陆盖凡部下被策反的队伍,由于时机未成熟,没有及时收编入革命队伍,被龙绳曾收编组建了西革尹武纵队第4团,他们只好隐蔽开展革命工作,随后起义,部分人员随梁智转移到包谷垴根据地。孙万全率队到达包谷垴,加入游击大队,与浦宗瑞一起负责包谷垴乡政委员会工作。

龙绳曾击败了陆盖凡,更助长了他称霸巧家的野心,把西革尹武纵队的2团、3团驻扎在大寨,成为世人俗称的土匪,1团驻守在拖车老巢,4团布防在县城,策划组建巧家解放委员会和攻打对坪子的卢邦基。1949年11月16日,龙绳曾率部打败了盘踞在对坪子的卢邦基。龙绳曾占据巧家、昭通、鲁甸、布拖、金阳、永善六县数千平方公里的地盘,并在对坪子梗堡建立了反共军事基地,形式上实现了龙绳曾称霸一方的梦想。

1950年3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15军43师进驻昭通,成立昭通警备司令部。根据西南局和西南军区剿匪斗争的指示,决定组织各级剿匪委员会,结合征粮、生产,全力进剿国民党残部和地方匪霸武装。巧家人民在巧家地下县委的统一领导下,展开了轰轰烈烈迎军、助军、参军活动,拉开了巧家县军民并肩战斗的序幕。东路军43师127团2营和3营在团长丁声扬、政委张振军的率领下于3月6日从昭通城出发,3月12日下午抵达巧家县城。南路军15军44师131团于3月12日从曲靖出发,3月19日在巧家县城与127团会师。131团由于战事紧迫,没有休整,跨过金沙江投入到解放西昌的南部战斗中。127团奉命驻军巧家,配合西昌战役、解放巧家和堵截西昌逃敌向巧家、会泽境内逃窜。

1950年3月26日,昭通地委召开会议宣布县委班子,巧家县委由孙阳艾任第一书记,张刚任第二书记和其他委员;3月28日,省委批准成立中共巧家县委,公布县委书记、副书记和委员名单。4月12日,巧家全城人民在崇仁中学运动场庆祝巧家解放大会。

自1920年马列主义开始在巧家传播,到1950年4月12日巧家县人民政权建立,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在偏居一隅的山区坚持斗争历时近30年,终于迎来了巧家解放的伟大胜利,开天辟地实现了企盼千百年的理想,第一次实现了当家作主和民族平等,巧家的历史从此翻开了崭新的一页。

虽然巧家县城已经解放,建立了人民政府,消灭了国民党残余势力,但是盘踞在巧家县境内的各股地方反动势力还在蠢蠢欲动、垂死挣扎,妄想占山为王,称霸一方,危害人民。巧家清缴土匪的硝烟再次升起,1950年3月开始,中国人民解放军分散入驻巧家各乡(镇),武装力量较为薄弱,土匪就集中力量进犯,使大寨进驻的解放军陷入困境,甚至惨遭杀害。1950年7月,解放军集中力量在大寨长山梁子(艾家村)、街上杨家碉堡、茂租白坡林与龙绳曾驻扎在大寨的土匪展开激烈的战斗,击溃土匪,分化瓦解,取得了大寨剿匪的胜利。在大寨的解放斗争中,解放军副连长郭根望和战士、边纵战士、民兵等共英勇牺牲39人(其中共产党员9人)。他们在这片土地上洒下鲜血,永远停止了呼吸。

先辈们的名字因此被深深地镌刻在历史之中,红色基因也融入大寨人民的血脉里。信仰的力量和勇敢坚毅、不怕牺牲的精神,深植在这块土地上,鞭策着大寨人民永不停止地努力和奋斗。

一百年的艰难求索、一百年的风雨洗礼、一百年的乘风破浪。今天,中国共产党人在这地形险峻、交通闭塞的金沙江两岸建起了横跨云南、四川两省的世界级巨型水电站——白鹤滩水电站,用辉煌的建设成果照亮祖国的神州大地。让我们在大寨这片土地上,一起见证历史的沧桑巨变和祖国的繁荣昌盛。

解开贵 文/图

审核:马燕   责任编辑:聂学虎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审核:马燕  责任编辑:聂学虎
标签 >> 巧家 革命遗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