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顾庆富:那年,我们一起走过的路

 读新闻 2021-04-22 09:30 来源:昭通新闻网



顾庆富,云南师范大学附属镇雄中学初中语文教师,热爱生活,热爱写作。



那年,我们一起走过的路


顾庆富



家后面有条小路,记忆中这条小路于我而言,我并不熟悉,小时候很少经过,长大以后长年在外上学,对于家乡的这条羊肠小道更是陌生了很多,原本以为就是一条陌生而普通的路,可是没想到,在自己的最艰难的时候,却成了自己最温暖的陪伴。

那年5月,我因为身体原因做了手术,虽然没有大的问题,但是这一病还是差点把我击垮,本来就瘦弱的身体这一病足足又瘦了10斤,在家里疗养那段时间,我的心情极度灰暗,脾气暴怒无常,一点点小事就很容易触怒我,父母在我面前变得“百依百顺”,什么事都依着我,他们说话变得异常小声,经常在我自己起身去做自己的事情的时候,偷偷跟在我的后面,有的时候我偶然转身,猛然发现他们在“跟踪”我,他们又突然慌忙解释道,“我是去……”,还有,在自己闭眼沉思时,父亲总是用极其微弱的声音对我说,“难过的话就吃点药!”那语气里满是害怕,害怕又惹我不高兴。这让我更是愤怒,有时我大声吼回去,说得多了,再遇上这种情况,我都是起身就走,装作什么也没听见,可是万万没想到,那时所有的不以为意却成为日后自己难以释怀的歉疚。

日复一日,父亲整日看我徘徊在家里,坐立不安,他终于还是开口了,“出去走走吧,家后面那条小路!”一开始,我是极力反对的,我害怕村里的人看见我自己狼狈的样子,我似乎能想象到别人看自己的样子!父亲也似乎明白了我内心所想,多番安慰我,后来,我勉强答应了父亲,一同踏上了家后面那条小路。一路上,父亲走在前面为我开路,“这里有块石头,这里有个小坑,这里有根木棍……”难走的时候,父亲直接挽起了我的手,路边不知名的野花蓬勃地生长,道路两旁矮小的青松郁郁葱葱,5月家乡的天空格外湛蓝,深深吸一口气,空气里满是清新的气息,顿时,阴霾了许久的心田也终于打开了尘封的心门,走着,走着,累了,父亲扶我坐在绿油油的青松下面,快一个月了,我也终于在父亲的脸上看到了轻松,愉悦的笑容。

就这样,从那天起,我每天都坚持走了一遍那条小路,晴天,坐青松下,看微风拂枝,看云卷云舒;雨天,撑一把伞,看雨打庄稼,看野花绽放,渐渐地,我自己走出了阴霾,身体慢慢地恢复,开始回归到自己的工作岗位。

后来,假期里的一个清晨,我起床后看到母亲坐在角落偷偷抹眼泪,母亲见我赶紧擦了擦泪水,很明显是怕被我发现,在我再三地追问之下,才得知父亲病了,母亲告诉我,在我自己生病疗养期间,父亲的身体就已经出现不适,但是,父亲一再咬牙坚持,且千叮咛万嘱咐一定不可以让我知道。在我还只有一岁的时候,父亲因为胸口疼痛被确诊过乳腺肿瘤。三十年过去了,现如今发病的症状和当年一样。所以父亲坚持认为这是痼疾重返。那天早上,我蹑手蹑脚走到父亲的房间,原本害怕打扰到父亲,可是进去房间发现父亲直挺挺坐在床上,眼神木讷,我佯装镇定,“爹,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父亲用微弱且憔悴的声音回答我“儿啊,没希望了!”顿时,我的心头猛地一震,鼻头一酸,我才突然意识到,之前,他在我面前所有的一切都是伪装的,他害怕我知道他的身体状况会影响我病情恢复,所以一瞒再瞒,一拖再拖,而在今天,在我病情还没有完全康复的时候,被我知晓,可见,他忍受了多大的痛苦与挣扎。若不是被我撞见,我不知道他还要硬撑多久!于是,我立即要求带他去医院检查,这一次,他没有再反驳。一路上,我开着车,父亲一言不发,虽然我们彼此都不说话,但我们都心照不宣,那就是,那一刻我们的眼里只有对方。后来,即使开口,他总是反复强调,“只要你好好的,爹就放心了!”“要是你有什么三长两短,爹活着有什么意思!”每每说道这些,我不知道我要怎么去接上他的话,只是任凭眼泪顺着脸颊一直不停地流!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辗转去了省城的多家大型医院检查,医生都说他身体没有大碍,都说父亲的病是“心病”,谁也不能说医生的检查结果有误,谁也更不能说父亲的病是装的,于是,只有我知道父亲的“心病”到底是什么!

奔波一个多星期回到家中,父亲还是不思饮食,夜不能寐,每次吃饭对他来说都极为痛苦,饭菜在嘴里嚼来作呕还是难以吞咽,整日整日坐立不安,抓头挠腮,凌晨4点就起床坐着是常事。看他如此痛苦,我很想为他分担点什么,但是却无能为力。同样骨肉相连,我想那时他对我的担心应该就像现在我担心他一样,我终于理解了他!这时候,我哪怕自己之前的伤口还有那么一些疼痛,我也装作没什么事,每天都把笑容挂在脸上,因为,我深知,只有我好了,他也就好了!

同样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午后,我提议我的父亲,“爹,我们出去走走吧!”他没反对,跟了我出来,我们没做商量,但是脚步却很一致,我们一起前往了家后面那条小路,这次换我在前面,我不停地找话题和父亲聊天,希望能够转移他的痛苦,再次经过曾经父亲搀扶我小憩的青松树下,内心五味杂陈,于是,我也提议父亲稍作休息,我们的交流里,再没有以前的埋怨,言语中全是互相支撑,全是在互相给彼此打气,从那以后,我也坚持每天陪父亲走一遍那条家后面的小路,像极了之前他陪我一样。

终于,我们的病情都慢慢好转,父亲见我好多了,心情也舒畅了很多,加之中药的调理,父亲也渐渐康复。

此去经年,无意间再次踏上那条小路,野花依旧,青松依旧,在更迭的岁月里,那年,我们一起走过的路,似诗行镌刻在了我的生命里!

来源:昭通作家

审核:彭念敏   责任编辑:秦明红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审核:彭念敏 责任编辑:秦明红
标签 >> 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