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昭通▪群山|云端上的村寨(节选)

 读新闻 2020-12-08 15:02  来源:昭通新闻网

晚上,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已近子时,穿天岭的乡党委书记刘兴和与乡长张锐明就建议说:“夜阑更深了,今天去了松林村、大坪子村访贫问苦,去了近二十户,还召开了几个专题座谈会。几位领导,午饭和晚饭都在农户家边开会,边吃烧洋芋,实在累了,碰头会是不是推到明天上午?”杨宁、郭骏的意见却十分肯定,明天还得分头去几个县看看省委专题会议精神的传达贯彻情况,市上也还有好几件事得开会定夺,时间非常紧张,只能少休息几个小时。今晚或早或晚,对穿天岭乡的事情得有个统一的初步意见,否则就白跑一趟了。

书记杨宁首先说道:

“我和小乔、小朱去了松林村,去了近二十家农户,之后又召开了党员和青壮年两个专题座谈会,使我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我根本不相信在2018年的陵秀还有这样几乎与世隔绝、贫困度极深,竟然居住着七千多户近五万贫困人口的穿天岭乡。我和郭市长来陵秀三四年时间了,竟然没有来过穿天岭乡,这是一种失职,今天在座谈会上作了检讨,也向穿天岭的父老乡亲赔礼道歉。这激发出我灵魂深处的爱。一位哲人写道:爱就是一个人内心最幸福和温暖的情感,爱就是一个人最激动最亢奋的情感,爱就是一个人活着的动力和情感,爱是我们每一个生命最重要的源泉与力量,它闪耀着最绚丽和灿烂的光芒。它能让一个卑贱的人感到前面有自己的尊严,它也能让一个高贵的人懂得去奉献并在这种奉献中获得更崇高与伟大的精神升华。”

杨宁说到这里,呷了两口苦丁茶水,又继续说道:

“社会和人是离不开爱的,有爱的地方才能让每个生命绽放得更加灿烂。我之所以这样说,面对穿天岭的父老乡亲时,若能激起我们发自内心的爱,就能使我们的工作处处体现以人民为中心。一句话,穿天岭这个地方应该生长的是参天大树,变成陵秀最美丽、最让人神往的原始大森林。人们在这里不应该砍伐它、破坏它,自己却过着饥寒交迫的日子,这样的现实必须改变。我们这次来,要遵循习近平总书记的叮嘱和教诲:‘消除贫困,改善民生,实现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对困难群众,我们要格外关注,格外关爱,格外关心,千方百计帮助他们排忧解难,把群众的安危冷暖时刻放在心上,把党和政府的温暖送到千家万户。’我的意见,不能让穿天岭的五万多父老乡亲再住在这里备受煎熬,应想尽办法,坚定信心,举全市之力,苦干实干,把他们整体易地搬迁到陵秀坝子去,让父老乡亲尽快过上好日子。”

按照规矩,杨宁先说了自己的意见,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为穿天岭五万多父老乡亲彻底改变命运定了基调,接下来就轮到市长发言了。郭骏稍加思虑,便说道:

“书记饱含激情的讲话,使我颇为感动,没有穿天岭五万多父老乡亲的小康,就没有陵秀市的小康。所以,我们市区两级要增强脱贫致富奔小康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做到有计划、有资金、有目标、有措施,大家一起努力奋斗,把易地扶贫搬迁这件事办好,只有这样,才能彻底改变五万多父老乡亲的命运。希望陵秀区委、区政府按照杨书记的讲话精神,尽快形成具体的实施方案报市扶贫办,以便尽快研究、定夺。”

江磊、乔秋毅内心十分激动、兴奋,穿天岭乡这个棘手的问题解决了,他俩压在心上的包袱卸下了。江磊于是表态道:

“书记、市长的指示,已经说得十分明确而具体了,我和秋毅回到区里,立即召开相关的会议传达布置,准备好穿天岭乡易地搬迁安置的各种报批的文件和资料。请书记、市长放心,我们一定努力工作,圆满完成市委、市政府交给我们的光荣任务。”

第二天早晨,刘兴和、张锐明一直把杨宁一行送到穿天岭老垭口,才挥泪告别,江磊特别对他俩说道:

“两位,穿天岭乡的五万多父老乡亲能否实现整体易地搬迁安置的美梦,全在于你们的基础工作做得如何了。全乡究竟有七千多少户?五万多少人?还是不足五万?务必精确到一家一户,一个人身上,不能漏掉一家一户,更不能弄虚作假,突击分家、增加户数。整村易地搬迁安置,别说在全区,就是在全市,也是较为突出的问题,得抓紧、抓好,机会转瞬即逝。抓得不紧,等于不抓,你我不能做历史的罪人。工作不能潦草,要认真细致,搞准搞实,做到习近平总书记叮嘱我们的‘精准’哦,同时,始终保持和区上的联系,互相沟通,化繁为简,化难为易,为了五万多困难同胞的福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刘兴和、张锐明听了,频频点头,说道:“江书记放心,人生能有几回搏?这件大事,也许是我俩平生最值得回味、感到幸福和骄傲的、极不平凡的征程了。”

走在崎岖险峻的栈道上,郭骏把乔秋毅约到身边,边走边对他说道:

“秋毅,到达山脚转运站,我们就分手了,以后各忙各的事了,就没有机会再聚在一起商讨这件事,我还有几点想法和你交换一下意见,以便形成共识,收到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的奇效。”

乔秋毅一听,忙恳切地说道:

“郭市长还有什么指示,尽管说,再难我都会想尽办法努力做到的。”

郭骏便胸有成竹地说道:

“易地扶贫搬迁是最硬的骨头,它涉及方方面面的工作,从而变成了一把手工程,它能凝聚大家的信心,把黄土变成金。所以,只有干出来的精彩,没有等来的辉煌,不流汗、不流泪,甚至不流血,别说啃硬骨头,就是一般的事情,也不一定办得好。我们不仅要抓好穿天岭这个示范点,更要注重全区脱贫攻坚项目的整体推进。要做到这一点,得抓好几个关键:一是要科学规划,按切合实际、科学合理、适度超前的原则,切忌贪大求洋,避免因目标过高而导致资金链断裂,变成烂尾楼,老百姓搬不进去,他们不仅不能脱贫,还会雪上加霜。要突出安全和发展两大要素,居住环境变了,还要能就业,只有这样,才能过上好日子。在房屋的风格上,要按照安全、适用、经济和美观的原则,当然也不能忽视对民族特色和传统文化的传承,确保新村的建设特色鲜明,标准适宜,风格统一,切忌五花八门和不协调,从而破坏整体效果。严格控制房屋修建面积,更要避免同区域、相邻房屋建设的差距太大,从而引起群众心理失衡的情况发生。

“二是抓好配套设施。易地搬迁不仅仅是把人搬迁出来,把房子建起来,配套设施必须精准规划,同步进行,全力推进。扎实抓好水、电、路和污水垃圾处理,科学谋划安置区的教育、卫生、文化等公共资源配套设施建设。只有这样,才能切实改善搬迁群众的生产条件和生活质量。他们一旦安居乐业了,还要通过宣传教育、引导、示范等,逐渐改变他们不良的生活习惯,不能住进新房子,环境和生活还是老样子。

“三是要组织各级干部认真学习习近平总书记一系列重要讲话的精神,当前脱贫攻坚已经到了关键的决胜阶段,各级党员领导干部要不改初心,牢记使命,定力不变,热情不减,整体联动,积极作为,强化担当,继续发扬打硬仗的精神,按照脱贫攻坚的各项标准要求,做好申报、选址、整合资金和干部群众的思想工作。

“四是穿天岭乡五万多贫困群众既是脱贫攻坚的对象,又是脱贫致富的主体,只有形成这样的共识,才能解决上热下冷的尴尬。所以,要充分发挥他们的主体作用,增强他们脱贫致富的内在动力,现在就应该有目的地对他们进行培训,营造‘只要有信心,黄土变成金’的浓厚舆论氛围。要通过他们历史的变迁,学习先祖不畏强暴、敢于斗争的志气,调动发挥他们的主动性、内在力,建立信心,追逐梦想,彻底改变那种‘靠着墙根晒太阳,等着党和政府送小康’的惰性,发愤图强,用自己的双手,创造美好、幸福的生活。然后是扶智力,易地搬迁后,要加大教育投资,使穿天岭的学子有接受良好教育的平等权利,提高他们的教育水平。同时,采取各种形式、各种手段,抓紧农闲时间进行实用技能的培训,让更多的人有一技或多技在身。陵秀有一句俗话说,‘家有良田万顷,不如薄技在身。’乔秋毅,我对你讲了这么多话,希望你能理解我的良苦用心,一句话,这件易地搬迁安置的大事,在陵秀是首创,一旦省上批准了,就得实施,一定要把好事办得锦上添花,万不能‘叶公好龙’哦……”

乔秋毅的思路经郭骏的开导后,更加清晰、明确了,于是诚恳地说道:

“市长的一番苦心,就算我的悟性再差,也完全听懂了,它将是我协助江书记做好这件大事的‘定海神针’。我不会让市长失望的,一定把好事办成雪中送炭、锦上添花。”

在途中的客马栈吃午饭的时候,江磊、乔秋毅把朱芹叫过来,问道:“在这件事情上,你带工作组的十多个人,用了三个多月的时间,几乎走遍了穿天岭乡一千多家农户,从而形成了给区委、区政府全乡易地搬迁的建议报告。可以说你最熟悉了解穿天岭乡的历史和未来,怎么在昨晚的碰头会上,不说一句话?”朱芹矜持地说道:“有杨书记、郭市长和区上的两位大领导在,并且要做出决策,哪有我多嘴多舌的权利?更为重要的是,你们几位领导亲自去了一个村,对穿天岭的认识和判断,心里如明镜一般,看法和做法比我技高一筹,我说什么话,都是画蛇添足。更为麻烦的是,怕因我不会说话,影响了几位领导最后的决策。所以从一开始,我就没有说话的念头,心里想着的,就是我起草的那份建议书,有没有违背现行政策的地方?还有哪些拿不准、有没有出格的地方?我正等待着领导的批评指导呢。”

两位领导一听,便毫不犹豫地拍板同意了。


曾令云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昭通市文学研究院院长。他曾任过昭通市委巡视员、昭通地委委员、地委办公室主任、地委宣传部部长兼昭通市文联主席,昭通师专和教育学院党委书记。文学创作纯属他的业余爱好,已出版长篇小说、长篇纪实文学和电视剧剧本二十多部,逾一千七百万字,其中《姜亮夫》等八部长篇小说被中国现代文学馆收藏。中国文联副主席、书记处书记、中国文学馆馆长陈建功在入藏证书上写道:先生的《姜亮夫》等八部著作已由我馆珍藏,并将传之永久,感谢先生为中国文学千秋事业所做的贡献。

《云端上的村寨》为第十五部长篇小说。


      
审核:彭念敏   责任编辑:秦明红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审核:彭念敏  责任编辑:秦明红
标签 >> 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