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花男孩”出名一年后:当上了班干部,远走的妈妈也回来了!

2019-01-14 15:56 来源:腾讯网、 中国人的一天、微昭通

今年冬天似乎特别冷,腾讯新闻挂念着偏远山区的留守儿童——他们的冬天,是否足够安全温暖呢?我们携手公益组织,在最寒冷的日子里出发,希望带给孩子们一些暖意,于是便有了“这个冬天不太冷”的系列故事。今天是第一期,一年前“冰花男孩”王福满意外走红,如今他过得如何?

2018是“冰花男孩”王福满的幸运年,“出名”后家里盖了新房,到过梦寐以求的北京,更重要的是离家两年的妈妈回来了……一年后的今天,福满坚决地说,“冰花男孩只是个外号,我不是明星,我就是我。”

海拔近3000米的云南省昭通市鲁甸县转山包,在1月的一场大雪后,寒风凛冽。高原的荒凉,褐色土地上荒草戚戚,阳光明亮刺眼。王福满,就生活在这无边的旷野中。

2018年1月8日,老师将王福满头上结满冰霜的照片发上了网,这也让他瞬间成了全国网友关注的对象,甚至登上了外媒头条,“冰花男孩”的称号一时间成了他的专有代词。

“我是去年6月回昭通老家的,早先由于手机坏了,我并不知道王福满在网络上走红,是回来后才听娘家人说起的,我觉得很愧疚。”母亲路大凤说。去年1月份的这个时候,王福满的爸爸妈妈都没在身边,福满、姐姐福美和奶奶一起生活。

经过半年多的相处,王福满和姐姐也逐渐理解了路大凤当初的选择,一家人关系融洽起来。“那时,我爸爸嫌他穷,不成器,我很生气,然后我就去外地找班上了。” 路大凤不回避他人问及离开的缘由,“后在来浙江打工,也挣不到钱,上班的时候经常想起家里的孩子,就回来了。”

距离鲁甸转山包小学仅需步行10分钟水泥路的二层楼房是王福满的新家,但还没有装修,青灰色的房子,与旷野融为一体。而一年前,王福满从家到学校还需要徒步1个多小时,要爬3公里山坡、走1公里平路。搬进新家近半年,爸爸王刚奎用外出打工攒下的钱为家里添置了些新家具和一台59寸的液晶电视。

“自从我去年上了电视,我觉得我还是我,就是我自己。”王福满觉得这一年他虽然成为当地的“小名人”,但这些外界的波动并没有给他带来太大的影响,“有时候,我走在路上会有陌生人主动上前和我打招呼,他们会叫我‘小满’、‘冰花男孩’。

“以前住的老房子虽然有些脏乱,但它留有我爷爷修建时的记忆。现在住的新房子很干净,它有我爸爸修建的记忆,各有各的好。”王福满喜欢新家。

作为网络红人,一年里,王福满去了北京,高楼林立的大都市让他眼界大开。作为同学们之中“见多识广”的人,福满并没有在同学之间“摆架子”,而是和同学们一起玩耍。

回到学校后,王福满也没有迷恋繁华,依旧好好学习。“(福满)数学成绩在班上排前三,五科综合成绩全班前五,目前担任班里的劳动委员,和同学们的关系也很好。”学校副校长付恒说。

“冰花男孩”受关注后,社会各界纷纷捐资捐物,帮助当地的贫困儿童。捐赠的物资绝大部分是体育用品、服装、取暖设备等。依靠这些,加上政府的采购,当地小学完善了学校的基础设备,转山包小学建立了自己的实验室、美术室和计算机室,课堂也用上了电子教材。学校也新建了学生宿舍,住在远处村落的孩子们可以住校。

“我们学校新建了学生宿舍,好多住在远处的村落的孩子,都可以住校了,放假的时候才回去。”家住转山包村梨柴林7社的三年级学生路子鹏说。

王福满的同学们课间在校园玩耍。转山包是昭通的深度贫困地区,学校的住宿条件已经比很多学生家里的条件好很多了,一度有家长询问学校,能否让孩子周末也住校。

以前到了冬季,冰冷空气让学生们,手生冻疮,面部开裂孩子们在教室里双手通红地写作业。今年开始,学生都用上了保暖手套,孩子们在教室里不会再双手通红地写作业了。

1月初,学校放假备战期末考试,家长们前来学校接孩子回家。住同一个村的孩子,家长不来,就结伴回家 。

回家的学生们,空旷的田野里行走。距离转山包小学较远的村落,学生们要步行2个多小时才能到家。而不久后,这些村落都将通水泥路。

在距离学校最远的转山包村梨柴林7社和8社,降雪过后,山里的积雪还未融化,孩子们边走边玩。

社会的关注,让王福满及同学们深刻地感受到世界的美好。王福满说,转山包和我一样的人有很多,我只是其中更幸运的一个。

“我觉得冰花男孩只是一个外号,在我们老家,我的同学只是把我当成一个普通人,如果我觉得我是一个明星,我就不好意思在这里了。”

主编:彭念敏   责任编辑:聂孝美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28964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28964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主编:彭念敏 责任编辑:聂孝美
标签 >> 鲁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