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干的画”: 一封寄给纯真年代的情书

 读新闻 2022-01-08 12:43  来源:昭通新闻网

小说《风干的画》由作者彭愫英以自己的人生经历为线索书写而成。故事以因家庭原因上不成大学,去到南疆师范就读的才女舒琴为主角,以她与才子张明溪的爱情故事为主线,描绘了一群20世纪80年代师范生从校园走向职场的青春画卷。文中的主线是舒琴和张明溪的爱情,也是作者笔下最深刻的主旨,纯洁而真挚的爱。小说描绘了一个当时情感表达方式匮乏,只能通过书信、画作来寄托相思的年代,对比当下社会发达的社交媒体,虽然可以用各种方式表达情感,却没有了诗情画意的意境,衬托出了一个纯真年代。

故事的结局,舒琴没有嫁给她最爱的张明溪,也没有嫁给最爱她的胡皓,而是闪电般地嫁给了一个她不爱的人。世间最让人感慨的不是事事如意,而是阴差阳错。所以悲剧往往比喜剧更让人印象深刻,这让笔者想起白居易写的一句诗“大都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美好的东西都不坚固,天上美丽的彩云风一吹就消散,人间华丽的琉璃手一碰就破碎,用这句诗来形容《风干的画》,这部献给20世纪80年代师范生的小说再合适不过。

小说的意象有多美呢?作者借文中的石月亮为例。

“石月亮,傈僳人称为亚哈巴,这是傈僳族传说中的哈萨木,意为神奇、富饶、美丽的地方。”石月亮是一个美丽的地方,是好友密香兰的故乡,是傈僳族信仰的圣殿。之所以用石月亮象征小说里的忠贞爱情,是因为石月亮源于一个传说。一对生活在高黎贡山的兄妹,由于哥哥与龙王的女儿相爱而受到灾难性惩罚,幸得天神相助得救后发现世界上已经没有了人类存在,天神授意两人结为夫妻将人类延续下去。灾难过后,高黎贡山的山峰上留下了又大又圆的石洞,恰似一轮皎洁的明月悬挂山顶,当地傈僳族称之为“亚哈巴”,意为石月亮。文中,张明溪和舒琴一起艰辛攀爬石月亮,途中看到了山中的情人树,一起祷告祈求一生一世一双人;看到了山中的佛光,感激上天对他们的厚爱;看到了横亘千里的高黎贡山、碧罗雪山。真希望故事停在“层层峰峦如龙起舞,怒江在峰峦间蜿蜒。云雾升腾,千山万壑传送一阵接一阵的松涛声。他们坐在石月亮里,紧紧衣服,避开风头,迷醉地倾听大自然演奏的仙乐”的意境中。

小说的时代特征在哪?在那幅风干的画里。

从石月亮乡回来,在舒琴18岁生日前,张明溪送给她一幅名为《守望》的油画。这幅画就是书名中风干的那幅,是张明溪对舒琴的表白。画面以石月亮为背景,里面有一对老夫妻相守相望,远处白云悠悠,隐隐约约还能看见故事中那两棵相依相偎的情人树。这就是小说里两个人的感情,纯粹而隐晦、深情而含蓄。现代人的情感很容易就可以通过各种社交媒介,以文字、语音等各种形式表达。可小说时代特征的美好就在于,可以说爱风、爱雨、爱花草树木,就是不能亲口说出爱你,于是小说借助人物之间表达情感的书信、图画来引导读者享受一场文艺盛宴。

小说的唯美悲剧色彩在哪?在于故事主角爱意完美错过。

张明溪最爱舒琴的时候是故事的开头,校刊编辑部组织主题为“我为何读师范”的演讲晚会上,舒琴的精彩演讲让张明溪见识了南疆师范顶尖才女的魅力,于是便开始了一场相遇相知相惜的情缘,舒琴欣赏张明溪的画功,张明溪欣赏舒琴的文采。也许故事都是这样,男生的爱永远始于最初。他邀请舒琴加入南疆师范校刊编辑部,一起探讨报刊主题、编校园板报、畅谈理想、交换心事。可陷入岁月静好里的舒琴并不知道张明溪心底的暗流涌动,直到一次偶然,舒琴打翻了张明溪的画册,散落的所有图画都以她为蓝本。就像打翻了的调色盘,张明溪所有缤纷绚烂的爱意挥洒而出。这时的张明溪喜也舒琴、悲也舒琴,文中他写下“女神面纱滑落,心伤痛;纯洁是隔夜酸雨,情冰冻。”

舒琴最爱张明溪的时候是故事的末尾。舒琴离开校园到南疆市教育局任职。此时的她脱离校园的象牙塔,踏入社会的名利场,看到笑靥如花下为功名利禄而钩心斗角,产生厌倦和归隐之心,渐渐从同事关系中抽离,沉浸在写文章的快乐和孤独里。这段日子,她发现自己最爱张明溪,尽管中途有作为青梅竹马的胡皓真心陪伴,有可以改变她人生的出版社编辑威逼利诱……舒琴心里牵挂的始终是张明溪,这时张明溪却不肯面对她,只身一人到石月亮乡从教。舒琴哀求着写道“就让我守候在海岸,等着你学会游泳;就让我守候在果园门口,等着你果实成熟;就让我守候在山巅,等着你攀登;就让我守候在交叉路口,等着你跋涉……明溪,我等你五年。五年后,只要菩提树上的星不灭,我紧闭的心扉为你开启。”

一个爱在开头,一个爱在结尾,就像两列火车都朝着对方而来,却平行驶过,没有交点,也就没有结果。

小说悲剧的根源是什么?是时代背景下塑造的人物性格。

张明溪因为不能留在南疆市工作,主动前往石月亮乡教书,他认为自己配不上舒琴,一味躲避,以寄信寄画的唱和,委婉而隐晦地保护着他们的爱情和自己的尊严。当读到舒琴写来的五年之约时,他知道自己履行不了这份誓言,于是写下“小资情调的女子,你的爱是无根浮萍,只会污了菩提树上的星”,用残忍话语去伤害舒琴,让她另寻所爱。

心高气傲的舒琴已经卑微到许下五年之约,但是得到的回应让她心寒。生病时张明溪不在,工作上遭受打击时不在,甚至她卷入职场的旋涡被众人污蔑时,他依然不在。舒琴心已死,她是何等聪明绝顶的女孩,看透了人世的险恶、看透了爱情的脆弱,写下“明溪,风雨飘摇时,你是没有勇气出现在恋人面前的。相约的5年时光快到了,社会没有将你的懦弱消除。”

伴随着这段话,舒琴绝望地从墙上摘下他们爱情的象征,那幅画,那幅有石月亮的油画《守望》,连同两人的合照一起丢进见证他们相爱相知的花溪河里,任流水冲淡这段故事。

这篇小说读来像一封信,寄给有过共同经历的读者,让曾经的青春记忆再次激起涟漪;寄给没有共同经历的读者,让纯真无瑕的美好年代引发思考;寄给所有心中有爱的人,让遗憾不再,学会珍惜。

作者 彭晓雨

审核:聂学虎   责任编辑:单娟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审核:聂学虎  责任编辑:单娟
标签 >> 文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