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 大力推进川滇宜昭经济合作

 读新闻 2021-04-21 08:09 来源:昭通新闻网

2020年10月26日至29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以下简称“全会”)在北京举行。全会听取和讨论了习近平总书记受中央政治局委托作的工作报告,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以下简称《建议》),对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十四五”时期经济社会发展作出系统谋划和周密部署。习近平总书记就《建议(讨论稿)》向全会作了说明。各项表决议程后,习近平总书记代表中央政治局就抓好全会精神贯彻落实作了重要讲话。全会提出了3个“新”的核心要义,即新发展阶段,新发展理念,新发展格局。其中新发展格局指的是“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习近平总书记在不同的会议上都谈到了“新发展格局”。如,他在2020年的政治局常委会上说,“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充分发挥我国超大规模市场优势和内需潜力,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在政治局会议上说,“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在深改委第七次会议上说:“国内循环越顺畅,越能形成对全球资源要素的引力场,越有利于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越有利于形成参与国际竞争和合作新优势”;在政协座谈会上说:“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培育新形势下我国参与国际合作和竞争新优势”等。由此可以看出,新发展格局是根据我国发展阶段、环境、条件变化提出来的,是与时俱进提升我国经济发展水平的战略抉择,也是塑造我国国际经济合作和竞争新优势的战略抉择。新发展格局是主动作为和长期战略,不是被动应对和权宜之计;是开放的国际国内双循环,不是封闭的国内单循环;是在国内大市场基础上形成的大循环,不是搞自我小循环。从新发展格局的提出到落实,使我国的发展格局从之前的以国际大循环为主,转变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这给我们川滇经济合作带来了重大的战略发展机遇。而四川省宜宾市和云南省昭通市唇齿相依,特别是四川宜宾市和昭通水富市仅一江之隔,经济合作具有深厚的、天然的基础条件。基于此,笔者经过深入调研和思考,提出以下建议。

一、由省级层面创建“宜昭(宜宾—昭通)川滇经济合作示范区”,开创滇东北开发新局面,助推云南深度融入新发展格局

2020年12月4日,四川省委十一届八次全会通过了《中共四川省委关于制定四川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四川省的《建议》明确指出,“提升畅通国内国际双循环的门户枢纽功能”“强化南向开放门户功能”。四川的强化南向开放,就是指通过强化面向云南开放,从而面向南亚、东南亚开放。2020年12月10日,云南省委十届十一次全会通过了《中共云南省委关于制定云南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云南省的《建议》明确指出,“找准深度融入‘大循环、双循环’切入点。”“对内与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深化合作,建立产业转移承接结对合作机制,引导龙头企业在云南布局产业链”。由此可见,创建“宜昭(宜宾—昭通)川滇经济合作示范区”有省级层面政策支撑。

在清代时期,就有“搬不完的昭通,填不满的叙府(宜宾)”之说,宜宾和昭通,自古以来就有非常密切的商贸往来,在经济合作方面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川南城市宜宾市近年来发展迅速,有望在2021年成为继成都和绵阳之后第三个GDP破3000亿元的地级市,宜宾2020年GDP为2802.12亿元,经济增长率为4.6%,增速居四川省第一位。发展势头迅猛的宜宾,有望成为首批“四川副中心城市”。四川宜宾市与云南昭通市山水相连、唇齿相依,且昭通水富市是云南北大门,拥有云南第一大内陆港水富港和省级云南水富经济技术开发区。根据上述四川和云南两省的《建议》中的经济合作的相关安排部署,创建“宜昭(宜宾—昭通)川滇经济合作示范区”大有可为,同时,也是开创滇东北开发新局面,助推云南深度融入新发展格局的一个重要抓手。具体建议:要站在国家层面谋篇布局,充分体现长江经济带、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西部大开发、新发展格局等国家战略;要立足区域发展实际,参考借鉴先进地区经验做法,因地制宜大胆设想、小心求证,把适宜区域一体化、高质量发展的创新举措移植到创建思路中;创建的关键,是要考虑并完成包括云南北大门水富市在内的“宜宾—昭通”一体化交通基础设施建设。

二、跨区域共建产业园区,探索“飞地经济”模式

2018年6月2日,国家发改委、自然资源部、商务部等八部委联合出台《关于支持“飞地经济”发展的指导意见》,鼓励共建产业园区。2020年5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新时代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的指导意见》指出:“支持跨区域共建产业园区,鼓励探索‘飞地经济’等模式”。“飞地经济”是指两个相互独立、经济发展存在落差的行政地区打破原有行政区划限制,通过跨空间的行政管理和经济开发,实现两地资源互补、经济协调发展的一种区域经济合作模式。因此,云南水富经济技术开发区可与东、中、西部各成熟型产业园进行共建发展。借鉴深汕特别合作区、顺德(英德)产业园、上海北高新(南通)科技城、苏通(苏州—南通)科技产业园等“飞地经济”优秀案例的成功经验,探索适合某发达地区与水富市的“飞地经济模式”。例如,探索创建上水(上海—水富)产业园、杭水(杭州—水富)科技产业园、苏水(苏州—水富)产业园,宜水(宜宾—水富)经济协作产业园等,主动承接产业梯度转移的下游产业链,助推产业升级,开创滇东北开发新局面。其中,特别是创建宜水(宜宾—水富)经济协作产业园更有现实性和可操作性。

川滇两省、宜昭两市如何加强经济合作,如何深度融入新发展格局,要研究和思考的问题还有很多,而大力推进川滇宜昭经济合作是解决两省两市深度融入“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重要抓手。其中,云南昭通方面,云南省开发区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印发《关于首批开发区优化提升方案审核情况的通知》,云南水富经济技术开发区获批,核准面积为490.83万平方米。优化提升后的云南水富经济技术开发区,将依托优越的区位交通优势、深厚的产业基础,围绕“港园城”三位一体融合发展,着力发展精细化工新材料、新能源汽车关键零部件、电子信息、新型建材等产业,积极主动服务和融入国家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主动参与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产业分工,打造长江经济带上产城融合和绿色发展的新型经开区,成为区域经济的主要增长极,到2025年实现产值130亿元以上。因此,川滇宜昭经济合作中的云南方面,作为“云南北大门”和“万里长江第一港”的昭通水富市必定会成为经济合作的重点区域,为开创滇东北开发新局面作出水富贡献。

(通讯员 李 艳)





审核:秦勇   责任编辑:陈忠华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审核:秦勇 责任编辑:陈忠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