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猫

 读新闻 2021-04-16 10:05 来源:昭通创作

院子里不知何时,出现了流浪猫。

寂静的夜里,无论有无月色,常常会听见一声声绵长的、悲怨的、戚惶的猫叫声。我总会感到冷寂和忧虑,询问过几次小区物业,他们一笑了之,或者胡掐一句,唤春呀。

似乎没人关心这件事。

冬已渐深,万物归寂,时光都差不多枯竭了。天寒地冻的日子不可逾越,春回大地也肯定是来年的事情。

今年冬天似乎冷得更早,早早的山上就飘起了雪,与往年同期相比,气温低了很多,有时会到零下几度。对于向来温暖的小城,这是不寻常的。

 “三九四九,冻死猪狗”苦冷的天气,我总担忧园里的猫会冻死、饿死,或者遭人虐待致死。常常在晚饭后,带上一些食物走到园里去寻觅它们。

我的担心或许有些多余,生命自有定数。猫本来是比较慵懒的小动物,按说会在院子里随处跑跑,或者懒懒地在阳光下躺一个下午,梳理毛发,舔舔爪子,伸个长长的懒腰,偶尔去抓只老鼠,这才是一只猫应该有的生存状态。但我走完小区的几条主道,并没有发现它们的踪迹。

莫非那些呼叫的猫不是在这个小区?声音分明就在楼下,偶尔我散步也会听见。

我寻找的思路出了问题,流浪猫没有家,没有谁会管它们,只有靠自己的智慧和运气生存下去。它们不敢在主路上跑跳,白天也鲜少出来,除非环境足够安全,才会在草坪上窜窜,若遇见生人,惊慌失措就逃走了。主道上没有它们,那只有在小区下水道,破旧房子或院墙隐蔽的旮旯里藏匿,或者攀爬到高大的树上去歇着。

寻觅了几次,终于发现了它们。

院子里有个草木茂盛的公园,有一个停有许多私家车的露天停车场,有一处四面房屋并排中间栽种有树木花草的小天井,我发现它们基本上就待这几个地方,大概十来只。

我不敢莽撞,小心翼翼地靠近它们。人和动物的信任,也是需要时间彼此了解,慢慢建立,我坚信自己的善意。

看见它们,我常常逼着腔学着猫的叫声轻轻地呼唤,蹑脚走进。开始时它们基本都不回应,一望见我就远远逃走了,去的次数多了,才渐渐对我放松了警惕,偶尔回应几声,蹲在原地也不跑了。胆小地用眼瞪着我,稍有动静随时逃走,胆大点的自顾梳理毛发,舔舔爪子,乜斜着眼睛。

其实它们更怕我,又想依赖我。那一双双琥珀色漂亮眼眸里充满惧怕、警觉和渴盼。毕竟虐待小动物的事常常发生,用开水浇,用铁棒打爆头,或挖出眼睛,等等。它们或许对这个世界的顽劣更敏感,对暴戾的气息更容易感知。弱小无助又深深依赖于人和环境的流浪猫,人的主导地位决定了它们的去留,没有约束的随意丢弃,才有了流浪猫、流浪狗之类,惶惶度日。

对我的投食,它们保持着持续的警惕,一般不轻易靠近。远远地蹲着,偶尔发出一声软软的,黏黏的“喵”……踯躅不前,等我走远,它们就迅速地跃过来,急促抢食。奇怪的是,有时它们只是嗅嗅就走了,即使我已走得远远的,食物也不差。

某天傍晚,天色渐暗,沿着我所知晓的地点,一路寻迹过去。刚踏上园子里的小径,远远就听见"喵喵……"的呼唤声,低缓而亲切。急走几步,便看见一个大概五十出头的女人,朴素干净的样子,手里提着一个小塑料桶和一个塑料袋,正在树林里轻轻呼唤流浪猫。

虽是深冬,院子里栽种有许多不同品种的树,在各自的季节里繁茂,一点也不萧索。花和草也修剪得干干净净,特别是那几株磬口蜡梅,像无数可爱的孩子的笑脸,格外耀目,馨香四溢。

唤猫的女人原来是中学的退休教师。我上前搭讪:“田老师你在喂流浪猫吗?”

“是呀,不喂它们会饿死呢,每天我都来这里喂。”她微微皱着眉,神情专注地望着林子,漫不经心地和我说着话。

当老师时枯守三尺讲台,在方寸之地耕耘不辍,桃李天下。我想,对一只流浪猫都如此心怀悲悯,那对她的学生,是如何的一种温柔怜爱。一个人的善良和友爱,在自己或他人前行的路上,如花、如星、如月、如阳光,必是温暖而芬芳。

有些猫喜欢熟食,有些喜欢生吃,所以她分装两份。食物是她每天早上去菜市场买菜,到各个摊位捡回的,多数是鱼内脏。

猫本来就喜欢鱼。

又一天,气温较低,天上却悬挂着一轮清冷的弯月,稀稀疏疏有些星星。

想出门走走,去看看那些猫。

裹着厚厚的羽绒服,戴上帽子围巾手套,直接绕到远一些的停车场。

那里大概有七八只,有只纯白色的和灰黄的我见过几次,现在它们已不怕我。有次我还拭着摸过它俩,它们用那种柔柔的软软的"喵喵"声回应我。

流浪猫皮毛密密的,浓浓的,格外地粗硬,大概是为了抵御寒冷,没有娇生惯养的家养宠物猫那样细腻柔软,但它们琥珀色的漂亮的眼睛,发出的柔柔的光,和家养猫一样充满无限依恋。

运气不错,今天这里的猫全出来了。

在朦胧的月色和昏黄的路灯下,影影绰绰有两只肥壮的猫正在草丛间进食,有三只在边上蹲着,眼睛瞪着,一会儿看看食物,一会儿看看身后,一会儿叫几声,既不敢上前抢食也舍不得退后,只是憋着气等着,直到那两只肥猫吃完舔着爪子走开,边上的几只才开始涌上前大口大口进食。更远处还有两三只,身型要瘦些,包括那只纯白猫和黄色猫,不声不响猫着身体,静静等待。

“你几个咋不去吃呢?”我问。

“那几只要等这几只全部吃了才敢来,不然要遭咬,这几只霸道得很!”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手里拎着个空塑料袋,正弓着身缓缓站起,嘟着嘴愤愤地给我说。一张满脸皱褶的脸发出这样的不平,看上去很可爱。

我不禁哑然失笑,动物的世界也等级分明,流浪猫本应惺惺相惜,却不知也是自有江湖。

我向老人打听这些流浪猫是哪里来的,她告诉我,是附近住户搬家丢的。

望着老人缓步远去的背影,冷风吹着她瘦弱的身体和鬓角的白发,我陡然觉得难过。

还有一处也不必担心。据女儿说,她的好几个小伙伴每天放学都要去喂。爸爸妈妈上班忙,没时间照管,不允许他们把这些猫带回家,但会买好猫食备着,让孩子有空就去喂。

曾家养过的猫,容易念旧主,另外的人家即使想收养,也不容易养乖。如此看来,它们的呼叫应该不是严重的饥饿,或许寒冷有之,惧怕有之......

(作者:卢志鸳

审核:彭念敏   责任编辑:崔鹏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审核:彭念敏 责任编辑:崔鹏
标签 >> 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