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故事丨我和驻村的三个年轻人

 读新闻 2020-10-09 09:52 来源:昭通新闻网

因为驻村扶贫,我来到了车来村。也是因为驻村扶贫,我和李潼、李想、刘道欢三个小年轻人住在了一起。

车来村这地名很有趣,“车来”的“车”不念“chē”而念“jū”,但不管是念“chē”还是念“jū”,我知道真正有车进来也就是近十来年的事,敢说取这地名时,这儿连辆马车都见不到。车来全村所有的村民小组坐落在一条狭窄陡峭的小山沟两旁。开门见山、出门爬坡是这儿的最好写照。虽是这样,带“坪”字的村组名却不少,比如“龙洞坪”“吴家坪”“钟家坪”“火草坪”“道坪”“大坪子……

两年来,我和三个小年轻人就朝夕相处在这个条件艰苦的小山沟里。

我之所以称他们是“小年轻人”,是因为他们年龄还小,和我还未就业的女儿年龄差不多。他们都是才考取工作岗位,刚到单位报到便被派到了精准扶贫第一线。

别看这三个小年轻人年龄不大,做起事来却是个顶个。


【一】

队长李潼,1米7的个头,能干、稳重,做事雷厉风行、风风火火。大学刚毕业就于当年8月考进了大关县委宣传部,在单位上班才一个多月,就作为驻村扶贫工作队员被派驻高桥镇车来村。驻村刚半年,前任驻村扶贫工作队队长因岗位变动,组织上就任命李潼为工作队队长和驻村第一书记。

说来也巧,李潼的父亲也在上高桥回族彝族苗族乡红旗村当驻村扶贫工作队队长和驻村第一书记,这可是精准扶贫战线上少有的“父子兵”。

精准扶贫工作千头万绪,任务重,责任大。别说自小生长在城里,从没接触过农村工作且刚走出大学校门的李潼,就是有着多年农村工作经历的基层老同志也尚感难以胜任。好在李潼工作能力强,带领着工作队,紧密配合车来村“三委”,把工作搞得风生水起。

刚到村上,李潼因为不熟悉各村组的路线,他就用手机从卫星地图上下载了车来村的地形图,并标注好各村民小组每家农户的居住方位,当他一个人进入村组走访时,就会打开手机,对着地图逐户走访,以此熟悉路线、熟悉村情。

我是因单位有事,所以延迟了近1年才驻进了车来村的。来到村上的那天晚上,李潼便向我介绍起车来村的情况,谈及驻村脱贫攻坚的规划,他思路相当清晰。

第二天,李潼带我进入到村组熟悉村情,每到一个村民小组,男的、女的大老远就喊着他的名字,亲热地邀请他去家里坐。见了村民,李潼要么“叔叔”,要么“孃孃”地打着招呼,就像真的是自己的亲戚一样。和村民坐在一起,他非常关心地询问着最近村民的生产生活情况,外出务工收入如何等。俨然是个老练的基层干部模样,根本没有半点城里独生子女特有的娇气。我在心里暗暗说道:这小子还真有两把刷子!

为了更加有效地开展工作,李潼放了一辆摩托车在村里,便于自己入户走访时使用。经常是我们才起床,他早已骑着摩托车去了自己挂片的村民小组。有时,在村上刚刚坐下休息,突然接到村民一个需要帮助的电话,他又风尘仆仆地跳上摩托车奔赴农户家中。

那次为了追回上梁子村民小组的辍学生李光毅,已经是傍晚时分了,李潼还和原驻村老队员陈琪一道,驾车赶往10多公里外的木杆镇甘顶村。找到李光毅后,他们耐心细致地做思想工作,劝其返校继续上学。两人回到车来村委会时,已是晚上11点多钟。

村民吴文洲患有疾病,李潼无论是在入户走访时,还是途中碰见,他都会关心地问及吴文洲的病情。

村容脏、乱、差的现象在车来村的部分村民小组比较突出,开展人居环境整治时,在青杠林、牛棚或者其他村民小组,李潼总是以身作则,带头帮助村民捡拾垃圾、打扫庭院。

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最艰苦的日子,李潼在入户摸底排查途中因山路泥泞,不小心从摩托车上摔下伤了腿,一个多星期里,一直跛着脚,但却仍然坚持日夜带领着我们一起设点守卡。

2018年,李潼联系成都电子科技大学为车来村完小59名学生捐赠衣物、文具;2019年,又联系爱心人士捐款4000元,用于奖励5名品学兼优的学生。


【二】

队员李想是个小姑娘,玉溪市澄江县人,2018年考入大关县文化馆后,便只身来到了这个边远偏僻的小县城,在单位上班不到一年,就被抽调到大关县委宣传部,作为驻村扶贫工作队员驻进车来村。

这个自小生长在美丽抚仙湖畔的小姑娘,性格开朗,爱好广泛,音乐、绘画等都能弄两手,古筝演奏更是拿手好戏。在村里,李想会用难得的闲暇时间临一临字帖,偶尔,也会在村委会周围摘一束野菊花什么的插在矿泉水空瓶里,并摆放在村委会办公室的某一个角落,这也倒使办公室增色了不少。李想的父母都是公职人员,家境优越,对于从小生活在蜜罐里的独生小姑娘,别说在这边远贫穷的山沟里参与脱贫攻坚工作,在老家一定是农村生活都没感受过的。

来车来村前,李想从未走过山路,到这里后,很长一段时间,要么是在同事的搀扶帮助下、要么就手脚并用地爬坡上坎。一个从小生活在城市里的小姑娘,在父母身边,应该还是撒娇的年龄,突然来到这种生活艰苦的山区驻村,换了是我,是绝不忍心让自己的孩子受这般苦。记得李想的母亲有一次大老远从澄江来大关看望自己的女儿,和我们驻村工作队一起住在了车来村,这是一位慈祥、善良、温和的母亲,我们问她,您女儿在这种穷山沟里工作,心里一定不忍吧?李想的母亲一直都是笑着,什么都没说。只是,李想一次回家探亲,回来时带了很多好吃的食物,说是她母亲亲手做的,让她带回来给我们吃。

驻村后,从未接触过农村的李想,没有农村工作经验,更谈不上工作方法,感到一片迷茫,加上玉溪澄江的口音与大关方言不同,这成了李想和村民们沟通的一大障碍,很多村民还用怀疑的眼神审视着这个来扶贫的黄毛丫头。于是,李想制作了1000张小卡片,把自己的照片、姓名、联系电话印在上面,分发给村民,让村民有什么困难就拨打她的电话。

葫芦埂村民小组的村民莫进楷的女儿有先天性心脏病,为了给孩子治病,夫妻俩四处筹钱,让这个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陷入了困境。莫进楷拿到李想的卡片后,抱着试一试的心理拨通了李想的电话。李想了解情况后,立即协调有关部门,帮助莫进楷的女儿免费做了手术。通过这件事,村民们改变了对李想的看法,有什么心里话都喜欢向这个外地小姑娘倾诉。

走访中,李想总是认真地记笔记,在她的工作日志里这样写着:“莫进彪长期外出务工,电话里他说最近没接到活儿,两个孩子由老人在老家带着,读书不太上心……” “莫进禄患有慢性病,做不了力气活,家里小女儿今年要考高中……” “潘银珍老人一个人在家,还带着孙子……” “莫由宣家两个老人房子周围的卫生特别不干净……”这小姑娘,大学里学的专业怕是快忘了,倒把农村和农民点点滴滴的事儿记在了心上!

记得和李想第一次下村走访,路过村民刘仕强家门口,一只小黄狗“汪汪汪”地叫着窜了出来,亲昵地蹦跳在李想的身旁,李想一边逗着小黄狗,一边用两手比划着对我说:“我刚进村时,小狗才这么大这么大,还咬我,现在已长这么大了,倒还和我亲热起来了。”我没说什么,只是鼻子酸酸的!

后来,昭通日报社的记者采访了李想,她的事迹见报后,小姑娘觉得挺不好意思的,我倒觉得,这殊荣对她来说是受之无愧的。


【三】

刘道欢是村里的大学生村官,和我是老乡,平时,大家都喜欢叫他“欢欢”。的确,刘道欢就像他的名字一样,乐观、阳光、向上,每天总是欢快活跃,喜笑颜开,见了谁,还没说话,先自“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刘道欢业务精,做事认真、严谨、不拖沓,认准的事有一股子倔劲。加上从小在农村长大,养成了踏实肯干、吃苦耐劳的良好品格,不管再多再重的工作量,没见他叫过苦叫过累。刚到车来村当大学生村官没多久,他便把全村所有村民小组跑了个遍,对村里的情况了如指掌,村里的事儿样样拿得起放得下,是村“三委”的得力干将。

因为业务精,在精准扶贫工作中,信息录入、工作台账、档案制作等基本上都由刘道欢承担或把关。我们填写的信息表格,在他的审核中很难有人顺利过关。一旦发现问题,他都会以认真、负责的态度不客气地予以纠正。正是这样,在去年全县一户一档模拟审核中,刘道欢所制作的档案没有一点误差,成了大家参照的范本。

刘道欢还特别爱好体育锻炼,每天早晨都会早早地在厂上安置点的篮球场上独自投篮。

我挂钩帮扶的火草坪是车来村最远最艰苦的村民小组,因为要整组易地搬迁,所以不修公路,步行爬山到火草坪需要将近3个小时。可是,刘道欢1个小时就能轻松到达。

葫芦埂村民小组在一片陡峭的斜坡上,沟壑纵横,住户分散,农户与农户之间有的相距10余分钟的路程,是车来村入户走访最难走的一个组,也是刘道欢挂钩帮扶的村民小组。每次入户走访摸底调查,刘道欢都是从村委会徒步至葫芦埂,跨沟越坎,最先完成工作任务的就是他。就在不久前的建档立卡贫困户清查摸底中,刘道欢主动一人承担了干木沟、上梁子、道坪、葫芦埂4个村民小组,把该做的事儿按时按质完成。

如今,李潼、李想、刘道欢这些牢记初心、肩负使命的年轻人,把青春奉献在了精准扶贫大业上的同时,自己也不断地在成长。

作者  朱德华

审核:聂学虎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谭泽涛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审核:聂学虎 责任编辑:实习编辑:谭泽涛
标签 >> 大关 脱贫攻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