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殴打虐待孩子时有发生 学前教育安全如何保障

 2023-11-29 09:14  来源:法治日报

学前教育安全问题如何保障? 幼儿园老师殴打虐待孩子事件时有发生

近日,有网友发视频爆料称,黑龙江省一幼儿园有老师长期扇打幼儿面部,拍打孩子脑袋,薅其头发,孩子哭了也不会停止殴打。网传多段视频显示,一名男童被女老师粗暴打头、薅头发,还有疑似揪着耳朵将该男童从一处甩到另一处的场景。

据报道,涉事幼儿园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两名涉事老师都是临聘人员,园方已经作出辞退处理,并正就此事与当事人家属进行协商。

这并非个例。近段时间以来,多地陆续曝出幼儿园老师打骂、虐待孩子的事件,家长对此十分担忧。如10月26日,江苏苏州的全女士(化名)发现5岁儿子的嘴角异样,而儿子委屈地哭个不停,幼儿园老师告诉她,孩子自己不小心磕到了桌角。再三追问之下,孩子才说被幼儿园老师打了。

接受《法治日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幼儿园是幼儿学习和成长的重要场所,老师本应扮演照顾和正面引导的角色,如果使用暴力惩罚孩子,势必会影响孩子的身心健康。对出现殴打虐待孩子的幼儿园及相关老师不能简单地一罚了之。要加强监管,引导全社会共同支持和关心学前教育事业,保障幼儿获得安全和高质量的学前教育。

孩子称被老师殴打

家长通过监控查实

今年5月的一天,孩子起床吃早饭一切正常,吃完饭看到妈妈葛静(化名)拿起电动自行车头盔送自己去幼儿园时,突然情绪激烈,表示不想去上学。

“刚开始说是舍不得他的汽车玩具,我说你可以带到幼儿园玩,但他还是说不行。无论怎么说,就是不愿意去上学,后来说着说着还哭了起来,等他情绪冷静点,才跟我说老师打他了。”来自江苏某地的葛静向记者回忆说。

葛静说,自己当时就打电话给老师,老师说可能动作稍大了些,以后一定注意。“如果发现小朋友之前一贯正常,但回家情绪不对或突然不想去幼儿园了,大概率是在幼儿园遇到问题,家长一定要及时和小朋友交谈,找出真正原因,并及时和老师沟通解决问题。”葛静说。

7月4日,山东青岛的孙女士听到孩子从幼儿园回来说:“妈妈,我今天真开心,老师今天一天都没打我。”

这句话让孙女士心头一紧,7月5日,她去幼儿园查监控看到,保育员王某多次对孩子动手,遂要求涉事老师在全班小朋友面前向孩子道歉。

7月7日,孙女士申请民警陪同查看近17天内幼儿园监控,发现孩子几乎每天被打,“我总共记了11页,记录的有130多次。”孙女士称对孩子动手最多的是保育员王某,班主任和外班老师也打过孩子,用笔戳头、扇脸、揪耳朵、掐胳膊、踢腿。据了解,目前该幼儿园已对3名涉事老师予以辞退。

记者在调查中注意到,大部分幼儿园都会在公共区域、教室、活动室、会议室、楼道、出入口等地安装监控摄像头,很多时候,正是因为查了监控,孩子被打和虐待的情况才得以证实。

尽管在教育部网站列出的《幼儿园工作规程》中,并没有提到关于监控设备的规定,但很多地方已出台相关规定要求幼儿园安装监控。

北京市教委印发《北京市幼儿园办园质量督导评估办法(试行)》,要求幼儿园实现公共活动区域视频监控全覆盖,在机构重点部位安装紧急报警装置;广东深圳建设幼儿园安全监控系统,覆盖全市所有幼儿园,提高安全风险防控能力,防范各类安全隐患;《安徽省公共安全视频图像信息系统管理办法》规定,学校、幼儿园等涉及公共安全的场所和部位都要安装公共安全视频图像信息系统。

监控之下,为何还有老师敢打骂、虐待孩子?

安徽宿州一位幼儿园教师说,没有相关规定要求幼儿园的监控轻易提供给家长查看,如果家长坚持要看幼儿园监控或者幼儿在幼儿园发生了重大事件需要求证查看的,往往需要家长们向幼儿园提出书面申请,幼儿园核实后提交给相关部门,经批准后,家长才能看监控。

“因此,除非是学校主动将监控联网,家长才可以随时观看孩子情况,否则家长并不能随时查看监控,看孩子在学校里的情况,再加上幼儿园孩子太小,很多时候不会表达或表达不清,所以一些不好的情况被掩盖过去,没有及时得到处理,个别老师也就有恃无恐甚至变本加厉。”该幼儿园教师说。

多因素致体罚频发

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在首都师范大学教育政策与法律研究院副院长蔡海龙看来,之所以幼儿园会时常曝出孩子被体罚、虐待的情况,与当前我国学前教育发展的整体状况、某些幼儿园的办学管理水平低下、少数幼儿教师的职业素养不高有着密切的关系。

“从现行法律来看,学前教育从性质上来说属于义务教育以外的教育阶段,政府对学前教育仅承担有限责任,这使得民办幼儿园在整个学前教育体系中占据了重要地位。”蔡海龙说,由于学前教育法至今仍未出台,如此数量众多、分布广泛的民办幼儿园,因为缺乏统一的规范和管理,其办学质量和管理水平长期处于参差不齐的状态。一些幼儿园的办园条件未能达到规定的办学标准,办学行为缺乏应有的监督与管理,甚至根本不具备相应的办学资质和师资保障。

“为了达到营利的目的,一些幼儿园以较低薪酬水平招聘一些未接受过专门的教育培训,缺乏必要的职业道德和职业素养的人员来充当教师和保育员,这是导致幼儿体罚、虐待事件频发的一个重要因素。”蔡海龙说。

采访中,有老师告诉记者,个别老师确实有长期打骂和虐待孩子的倾向,但还有些老师是因为各种原因导致的情绪一时失控,才偶尔对孩子有过激行为,事后能很快意识到自身错误并改正。

对此,北京瀛和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胡云云律师认为,教师体罚、虐待幼儿根据不同情况需分别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对幼儿实施体罚经教育不改的,可按现行教师管理权限,由所在学校、教育机构或教育部门分别给予行政处分或解聘;体罚、虐待学生情节严重的,可以按故意伤害罪或虐待被监护、看护人罪,由人民法院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对学生造成损害的,还应依照民法典的有关规定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

胡云云说,分辨教师是一时情绪失控殴打学生还是有长期虐待学生的倾向和行为,应关注教师殴打行为产生的背景、原因、频次及后果。如果教师因为学生不听话、学习成绩不好等原因打了学生,只是偶发现象,并未造成严重后果,这种情况可能就是一时情绪失控的结果;如果教师经常体罚、辱骂、孤立学生,严重影响到学生的身心健康,那么就存在虐待学生的倾向。

“一时情绪失控打了学生并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可以通过对教师进行批评教育来纠正其错误行为;但有长期体罚和虐待倾向的教师,应采取更加严厉的处罚措施,监管部门和学校经调查确认的,可吊销其教师资格证,如果构成行政处罚或刑事责任的,应依法受到应有的处罚。”胡云云说。

在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副教授周详看来,这两种错误的执教情形都不应该存在,对学生实施体罚是严格禁止的,相关的内容在《中小学教育惩戒规则(试行)》也有明确的规定。教师作为专业技术人员,需要学习调节和控制自身情绪,学校也应当更多关注教师个人的心理健康问题,加强心理监测,为教师提供多方面的帮助和支持,缓解教师焦虑情绪,让教师安心执教。

不能事后一罚了之

完善立法依法治教

听闻孩子在幼儿园被打后,家长该如何应对?

胡云云说,作为家长,在孩子传递出被老师殴打等信息后,应保持冷静,询问孩子被老师打的具体原因和过程,必要时与幼儿园的其他家长、孩子或者其他工作人员进行沟通了解。如果确认被老师殴打,家长应立即采取行动保护孩子的权益。包括向学校投诉、要求学校对涉事老师进行处理乃至起诉等。如果孩子因为被打受到心理创伤,家长应及时寻求专业心理咨询人士的帮助。

在胡云云看来,对于老师殴打、虐待学生的行为,应该依法严肃处理,不能简单地开除涉事老师了事。公布调查结果可以让社会公众了解事件的真相,起到警醒作用。对幼儿园和涉事老师依法依规处罚,有助于从根本上解决幼儿园监管不到位、老师素质较差等问题,督促幼儿园和老师提高管理、教育水平,有利于提高教育行业的整体素质,切实保障学生合法权益。

胡云云说,除了对涉事学校和老师依法依规处罚外,教育部门还应该充分发挥监管作用,督促学校和老师依法依规开展教育工作;学校应制定规范的管理制度和监督机制,加强老师的监管和培训,提高选拔标准,摸清教师的心理情况,招聘时,对过去有暴力行为的人员不予录用;老师自身也应充分挖掘学生天赋,积极正面引导,提升自身教育水平和专业素养,杜绝使用暴力进行管教学生。

蔡海龙认为,根治学前教育中频发的体罚和虐待问题,需要政府、学校、社会等各方主体共同努力以实现协同治理。

“从国家和政府的层面来说,当前迫切需要关注的是加快推进学前教育立法工作的进程,积极承担起发展和管理学前教育的责任,在此基础上建立健全对幼儿园办园管理的监督机制,通过执法检查和教育督导等方式,推动幼儿园不断提升办园管理水平。”蔡海龙说,从幼儿园自身的角度来说,一方面要严格按照依法治教的原则要求完善内部管理体制,将依法治园纳入幼儿园常规工作,使幼儿园的办学、管理、教育教学都符合法治的要求;另一方面,要积极开展具有针对性的法治教育和法治宣传,增强幼儿教师的法治意识和法治素养,有效提升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分析处理保教活动中实际问题的能力。

蔡海龙认为,从根本上来说,要保障幼儿获得安全和高质量的学前教育,还需要全社会共同支持和关心学前教育事业,增加对学前教育的经费投入,提升幼儿教师的地位和待遇,为学前教育的发展创造良好的生态环境。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措施虽然有助于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学生伤害事件的发生率,但从其他国家的实践来看,仍很难从根本上杜绝此类现象。想要从根本上消除体罚或变相体罚,仍需我们转变教育的理念,革新学校的教育教学与管理方式,唯有从改善课堂教学、提高教育质量等方面着手,才能为彻底解决这一难题开辟新路径。”蔡海龙说。

来源:法治日报

记者 张守坤

审核:莫娟   责任编辑:李丽娟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审核:莫娟  责任编辑:李丽娟
标签 >> 教育工作 
捐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