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日出

 读新闻 2022-02-19 08:00  来源:昭通新闻网

有人说,太阳每天都是新的。因为,那是我们用心在作观照。西方有一位哲人说:请别挡住我的阳光。为了不被挡住阳光,看黄河日出最好置身于夏季广阔的黄河滩上,前面是浩浩荡荡东流的黄河,背后是一块接一块绵延起伏的麦田,若有所思,或者什么都不去想,耐心等待浴血般的朝阳喷薄而出,去目睹那何等旖旎和壮丽的景象。

等中天的残月渐渐退隐,东方天河一线处因水雾而像江南水墨般的朦胧。四周极目处,亿万年沉积的河床托付九曲黄河,一路向东奔流不止。寰宇之间,俱是浑浊的苍黄,充塞着黄河滩的空间方位。寂静的四周,一切的一切都沉睡在梦中,复归于开天辟地的混沌之中。片刻间,感觉有淡淡的溜河风漫卷而来,夹杂着潮湿的水汽和河边植物的清香。

天地间的沉寂被清凉的溜河风瞬间打破,一线水淋淋的生计等待分娩。轻轻推动波浪轻吻岸边的黄河睁开蒙眬的睡眼,伸着懒腰,从睡梦中醒来。河边的钻天杨上有一只猫头鹰发出叫声,闪电般,倏然从这棵树飞到那棵树。河对岸的坝上,有晨起的老人吼起了嗓子,苍凉的声音若有若无,在河面上打着水漂,传出很远。这时,水天之间蒸腾着的粉红色水汽,好像是为日出的粉墨登场渐次拉开舞台的帷幕,水汽继续跃动舞蹈,整个世界为之骚动起来。

拂晓时分,天幕还是深蓝色,天边的几颗星星依稀散发出淡淡的微光,像不节俭的孩子撒落的面包屑,变幻起伏的云团色彩悄悄地变化着。面对东方等待日出,入目是浩渺的天空,先是有点水墨的味道,瞬间就呈现出油画的质感,层次渐渐分明,轮廓渐渐清晰。再远看,那条如苍龙般的黄河蜿蜒东流,铜汁般的河水和遥远的天边接壤,自然是看不到地平线。

不知道哪位丹青的妙手,狼毫一挥,画出一道玲珑的弧线。继而,起伏的雾气时而将它遮掩,然而,它总是不屈不挠地向雾气的顶点攀爬。这道弧线终于冲破了云海,在黄河滩的东方,露出半张处子般的笑脸。那就是新生的太阳,稚嫩的,带着新生婴儿的羞涩和兴奋,睁着纯洁的眼眸打量着这个陌生的世界。与此同时,就是河水和天边接壤的地平线上方,半边的天空被点缀成玫瑰色,片刻之间,玫瑰色不断加重,变成了橘红色;就在同时,天空的云翳却显得层次分明,橘红色的线条,勾勒出灰黑色、浅绿的花边,像少女夏季色彩斑斓的裙裾。绚烂多姿的朝霞布满天空,如梦如幻,让人的胸中升腾起万千遐思。

刚出生的太阳继续向上攀爬,好像从浊黄的河水中获得生命,积蓄着力量和勇气。凝眼望时,那点淡红的圆弧在逐渐扩张、裂变,沉稳而执着,活跃而踏实。攀升,继续攀升,太阳在渐渐变大,从小半圆到整个圆挂在东方。黄河朝阳的颜色越发强烈,终于把云海穿透,太阳光在黄河上抹出一道长长的霞光。霞光投射在微微颤动的河面上,波纹里便泛起鱼鳞般的涟漪,涟漪被溜河风拉得细长,线条很圆滑,和天上刚升起的朝阳交相辉映,成为一把巨大的折扇,把渐渐明晰的天河分为两边,形成一种孤独而恢宏的气势,滋生出一片不可名状的,像是镶嵌了许多珍珠和宝石的绸缎,被两位巨人拉扯着抖动着,真是美轮美奂,气象万千。

此时,有数不尽的水鸟开始从睡梦中醒来,鸣叫着,欢呼着!水精灵们相互碰撞发出“沙沙”的水音,在为黄河日出精彩的表演喝彩。果然,太阳钻出了水面,红中泛黄,圆润似玉。太阳冉冉上升,天际变得更加瑰丽,黄蓝相间的海水、海上的钻井平台和出海的大小船只披上一层玫瑰红。在太阳光芒四射中,玫瑰色的朝霞开始从太阳的周围渐渐退隐,绸缎般的金黄色迅速扩散开来,天空的色彩不断变换着,低点的云朵,高点的云层,在瓦蓝的天幕中变得更加迷幻多姿。

终于完成了任务,太阳终于升起来了。阴霾渐渐被亮度增加的阳光驱散开去,黄河滩在明媚的阳光下复苏过来,一切都像是刚睡醒的样子,欣欣然睁开了眼。附近农家的屋顶上升起了炊烟,河面上渔歌互答,勤劳的渔民又开始捕获希望。在这片涂抹了黄河色彩的图景中,我被黄河日出的景象深深感染。

太阳周而复始地在每个早晨升起,带给人们所需要的温暖和希冀,是那样平凡,又是那样和谐、明朗、璀璨。

作者:李兆庆

审核:聂学虎   责任编辑:张宗健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审核:聂学虎  责任编辑:张宗健
标签 >> 黄河 日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