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件件小事见文明

 读新闻 2022-01-15 10:43  来源:昭通新闻网

记得那是几年前冬季的一个黄昏,我刚到水富不久,晚饭后邀约朋友到金沙江边的沿江路逛一逛。走到团结路十字路口不远处,不知怎的,眼镜突然松动,我慌忙用手一抓,镜框还是从脸颊滑落在地。我急忙蹲下,捡起镜框就戴,眨了眨眼,眼前出现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左边一清二楚,眼前还是原来模样;右面模模糊糊,一片朦胧,就像进入了梦境,还感觉右面的镜框轻飘飘的。摘下一看,右边只剩下空空的框架,镜片已不知滑落何处。细看,才发觉是右边螺丝滑脱导致镜框松动。

没有镜片,眼前一片朦胧。双眼视力的反差让我感觉有些晕。狼狈的我只得急忙蹲下,埋头在地上找寻。因螺丝细小加之视力模糊,睁大双眼也没法看清。双手紧贴地面,来了个“地毯式”搜寻,同事也跟着忙碌起来。

这时,一个小女孩热情地问:“叔叔,啥东西掉啦?”我随口作了解释。抬头一看:模糊中仍能辨别是一对父女。男的大概40多岁,小女孩应该是个中学生。听完我的叙述,父女俩二话不说,走至我跟前,像老朋友似的说道:“一起找找看,人多力量大嘛。”边说边蹲下,眼睛不停地在地上来回地搜索。小女孩还用左手撑着地面,双眼以最近的距离紧贴路面来回“扫描”。我也顾不得那么多,没和父女俩讲客气。那一刻,看着父女俩认真的样子,即刻有一种如沐春风之感,周身暖暖的。心想,与他们非亲非故,彼此又不相识,却认真地和我一起找寻。小女孩左边找找,右边看看,就像是在做自己的事,异常专注。终于找到了镜片,只是螺丝太小难以找到,不忍再这样无端耽误父女俩的时间。我一番感激之后,决定放弃寻找。他们却笑嘻嘻地说:“不好意思,找了半天都没有结果,是我们无用啊!让你失望了。”我急忙说:“哪里的话,耽误了你们的时间。”

素不相识,却能主动相助,这是我没料到的。临走时,对方还说了许多令人温暖的话语。我呆呆地站在原地,目送他们渐渐远去。看到他们渐行渐远的背影,另一种形象却愈来愈清晰。看看身边这座小城,我被这对父女的行为所触动!只因这件小事,这座城市与我心灵的距离一下就拉近了。当时,尽管已至冬季,但我却没有丝毫寒意,相反还觉得热乎乎的。这是这座小城带给我的暖意。此后,我感觉与身边这座小城就像一个好朋友似的,有一种亲近之感。

此页刚翻篇,又一件小事让我很受触动。

某周日中午,我去向家坝镇办事,回程时,准备到1路公交车起点站乘车回西部大峡谷。快到大家乐超市前,远远看见公交车前排了长长的队,人们有序上车,前面的速度不管快与慢,后面都依次跟进,共同遵守先来后到的规矩。说实话,很久没有见过如此场面啦!记得在某地,大家上公交车不叫上,叫“挤”或“抢”,谁先挤上谁就是老大,先挤上去的一般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在此却刚好相反,年轻让年老,男让女,大让小,偶有行动不便者,大家都会伸出热情之手搀扶。我站在不远处,像观看电影似的欣赏着眼前这幅文明祥和的场景。在这座小城,还没见到插队和不排队直接挤上车的人。

上了车,我径直走到了后排,只有两三个空位,已无选择余地,我和同伴只能坐到最后一排两个空位。开车前,人们三三两两地摆龙门阵;有的人仍将视线停留在窗外;年轻人更多是玩手机,大家各忙各的事,无人高声喧哗。驾驶员正襟危坐,扯了扯衣角,将刹车一松,车缓缓地朝前行进。车一动,马达声随即淹没了话语声,车内好像突然安静了下来。

右前方座位上,一对中年夫妇的举动将我的视线磁铁般吸引过去。女的靠窗而坐,男的紧坐女的身旁,从衣着和手的皮肤来看,他俩应该是从事体力活,推测是坝尾槽一带的居民。女子从塑料袋里拿出一袋零食,轻轻地撕破一个角,倒一部分在手掌中,边吃边把垃圾放在右手握紧的手心里。我想,车内一定又会多出一堆垃圾。过了一会儿,男的拿出一张广告宣传单,认真地折来折去,片刻工夫就叠出一个方形的纸盒,双手轻轻地捧着。女子慢慢将右手的垃圾放进去。掉到纸盒外的,男子都用两指一一将其夹起,再耐心地放到盒内。车内的人谁也没在意他们的举动。而这一切,却深深地印在我脑海里。

到了坝尾槽,大部分人都忙着下车,我的目光依然跟随着他俩,说准确点,是跟随着他们手里拿着的垃圾。下了车,只见他走至路边垃圾箱前,把垃圾扔进了垃圾箱。

我想,他拿起的不是点滴垃圾,而是高高举起了这座小城的文明旗帜。

作者 刘 平

审核:马燕   责任编辑:聂学虎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审核:马燕  责任编辑:聂学虎
标签 >> 新闻 文明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