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刘智艳:谎言

 读新闻 2021-04-30 00:41 来源:昭通作家



刘智艳,笔名:听雨,男,汉族,70后,昭阳区人,现供职于昭阳区第二小学,爱好广泛,对书法、美术、文学、朗诵情有独钟。



 谎言 


刘智艳



八月的秋城,白云悠悠,和煦的阳光试图温暖这片高原大地上的每一个灵魂。安静了一个假期的校园又热闹起来了,嗅到空气中那抹甜甜的花香,才知道操场边的桂花早已揉破黄金万点轻,剪成碧玉叶层层,整个校园都浸在桂花香里了。

教室里一群陌生又稚嫩的面孔,粉嘟嘟的小脸蛋上嵌着一双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宛如一颗颗水灵发亮的宝石,可爱极了。我看着一双双不谙世事的小眼睛满怀期待,柔声请每一个孩子上台做自我介绍。不同的介绍,不同的姿态,却有着对未来同样的憧憬和天真烂漫。突然,一个小女孩引起了我的注意,她在同学们的催促下胆怯地走上讲台,两手不知所措的攥着衣角,小脸蛋憋得通红,一双大眼睛只看着我。

“你就说说你的名字叫什么,今年几岁,最喜欢什么?”我提示她。她还是只低着头怯生生的望着我,轻咬下唇没有说话。

“你叫什么名字?”她红着脸小声回答“老师,我记不得了。”

“没关系,过后再和大家说说吧”我想,大概是孩子太紧张了。

下课后,一个小男生跑来说有个小朋友哭了。我急忙跑进教室一看,是她。我快步走到她的身旁,俯下身询问情况,她哭着对我说:“我肚子痛!”看着她难受的样子,我赶紧打电话联系了家长。没过多久,一位体态偏胖,个子矮小,两颊紫红的中年妇女步履蹒跚的出现在班级门口。见到我,就赶忙解释道:“我家孩子经常都会肚子痛,我带她去看看。”就这样,开学的第一天她就请假走了。

午后,我拨通了孩子妈妈的电话。一番真挚的谈心,我才深感这个家庭的不易。女孩没了父亲,母亲没了丈夫。孩子自幼患呆小症,又伴有肠粘连;而母亲也病魔缠身,且无经济收入。我禁不住地叹息,世上终有阳光温暖不到的地方。

没过几天,学校下发了收校服费的通知。家委会的把收费情况告诉了我,就在我犹豫是否给那位母亲打去电话时,手机响了。“老师,我家的校服可不可以不买?”我深知她的难处,却也无法自作主张,只得让她去问问学校。窗外,秋风瑟瑟,我挂了电话,心里莫名觉得有点酸。

一场秋雨一场寒,周四的气温下降了不少,路上行人匆匆,都纷纷裹紧身上的衣服。放学后,电话又响了,我掏出电话一看,是那位母亲。

“刘老师,今天我去了你们学校!”带着哭腔声音让我有些不解,忍不住接着听下去。电话那头,她强忍着哭腔颤抖的对我说,“我今天把我的情况和校长讲了,他告诉我学校有申请补助的名额,这学期我家的费用都不用交了,我太感动了,走出了校长的办公室是一路哭着回来的,你们校长是我这辈子遇到的最好的校长,您是我遇到的最好的老师!谢谢了!”不难听出,语气中满怀感激和喜悦。但我不解,学校何时有校服补助了?

刚到家,我的电话又响了,学校副书记告诉我:“小刘,校长转了几百元钱给我,让我转给你帮杨某某交校服费。”这一瞬间,我明白了一切都只是个谎言。哪有什么补助名额,有的只是一颗善良的心罢了。耳畔赫然又响起了那位母亲的话,“老师,你们校长是我这辈子遇到的最好的人,您是我遇到的最好的老师,谢谢了!”我感到无地自容,本该我做的事却让校长为我做了。我红着脸拨通了校长的电话:“校长,你今天所做的事让家长太感动了,她是一路哭着回家的。”“刘哥,早上听了她的情况,让人心酸,这样的家庭碰上这样的孩子,雪上加霜……我没有告诉她我会帮她交,我只是说学校申请了给他免了。你不要和她讲是我帮她交的,这样她心里好受些,不然她觉得亏欠着我的。”校长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我不知道如何是好,讲谎言,欺骗了家长,讲实话,违背了校长的心意。

第二天早上,我打着伞早早地来到了学校,孩子们开始早读,我习惯地巡视了教室一圈,突然发现这个患病的小女孩的座位空荡荡的,我马上打电话询问孩子的妈妈,一个虚弱的声音告诉我:“老师对不起,正要向您为孩子请假,我的病又犯了,头晕的厉害,怕晕倒在路上,好些又送孩子来吧!”我安慰了她几句,叫她还是尽量到医院看看,心里只能默默地祝愿她和孩子都尽快好起来。

窗外,雨还在不停地下着,像牛毛,像花针,密密的斜织着。一株株桂花树默默地静立着,雨柔柔地,悄无声息地润湿了桂花树的叶子,绿得逼你的眼。一簇簇金黄金黄的桂花躲藏在绿叶丛中,如金子般熠熠生辉,一阵微风吹来,我又嗅到了桂花的香味,这香味像一颗种子住到了我的心里。


(作者:刘智艳)

审核:彭念敏   责任编辑:龙三巧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审核:彭念敏 责任编辑:龙三巧
标签 >> 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