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爱叫做放手

AI读新闻 2019-10-17 15:43 来源:昭通新闻网

母亲去世已十年了,我无数次在梦中遇见她。

2009年4月23日,那是一个忧郁的天气,尽管已是阳春三月,但那天却细雨霏霏。我正在教室里上课,当我得知母亲投河自尽的噩耗后,我立即扔下课本,从学校的围墙上一跃而下,一路跌跌撞撞地赶到江边时,母亲已安静地躺在沙滩上,一脸苍白,已无生命的气息,我泪如泉涌,悲痛不已。回想与母亲相依为命走过的日子,仿佛就在昨天。

母亲40岁的时候生了我,无论是上坡下田总是把我带在身边,在母爱的沐浴中,我茁壮成长。在我读初二的时候,父亲不幸中风偏瘫,从此端茶喂饭,洗屎洗尿布的工作,全落在了母亲身上,我只有在周末和假期才能为母亲分担一些。冬天的早晨,天还没亮,寒风凛冽,河水冰凉透骨,母亲每天准时背着父亲带着屎尿的衣裤到大汶溪河边清洗,手和脸被冻得通红,也常因此而生病。那时,家里的饮水要到一里路外的井里担来,母亲身材矮小,每次担水很是费力,有一次不小心踩滑,水打湿了母亲的衣服,两只水桶也歪斜地倒在地,我知道了以后心疼不已。于是,我每到周末总是把水缸里的水担满才去学校。高考结束后,我随同学去南岸玩耍了两天,回来时,一眼望见母亲正在一步一挪地挑着水,我的眼眶湿润了,心中内疚无比,赶紧从母亲手里抢过扁担去挑水把水缸装满。当我考进昭通师范专科学校时,家里所有的重担又压到了母亲身上,当上车与母亲告别时,我牵肠挂肚。刚进昭通师专半年,父亲就去世了,当我和大姐从昭通赶回老家奔丧时,父亲已定格成镜框里的一张一尺大小的黑白照片,我和母亲抱头痛哭,从此便相依为命。我在昭通师专读书,母亲却在山上割蒿草卖,在路边卖凉水和苦丁茶,攒成我每次开学的路费,每次临行前,母亲从贴身布袋里掏出皱巴巴的钱,认真地数完,小心地放在我手心,我总是泪雨涟涟。母亲平时省吃俭用,粗茶淡饭成了她的一日三餐,亲戚们杀过年猪送给她的肉,她总是舍不得吃,把肉煮熟,储存在陶罐里,等我放假回来与我一起分享,尽管肉已有些变味,但我吃在嘴里却倍感香甜,浓浓的母爱在我心间静静流淌。

三年师专终于毕业,母亲脸上的皱纹也愈见增多,腰背也更弯了。我分配到绥江县南岸中学任教,我到哪里,母亲也就在哪里。本以为可以好好孝顺母亲,让她过几年快乐幸福的日子,然而此时母亲早已身患疾病,日夜难眠,这些病都是母亲长期劳累所致,母亲在我面前却从不吭声,艰难苦熬。当我得知后,我心如刀绞,觉得自己亏欠了母亲,没有尽到作为子女应尽的孝心。我带她去四川省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了两次,医生们通过会诊,确诊为冠心病和帕金森综合症。我打算放暑假带她去成都市华西医院确诊,可还没等到那一天,母亲难以忍受病痛,不愿给我增加负担,毅然跳进了波涛翻滚的金沙江,结束了她辛劳的一生。每每想起与母亲一起走过的艰难日子,心中倍感温暖却又唏嘘不已。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有一种爱叫做放手,母亲宁可牺牲自己的生命也不愿给儿女增加负担,母亲的行为令我们肃然起敬!每当我在梦中遇见母亲,醒来后总是潸然泪下,久久难以入眠,母亲似乎正微笑着向我走来,诉说阔别多年的情形。愿天堂里没有病痛折磨,愿母亲一切安好!

 作者:赵成彬

审核:聂学虎   责任编辑:李丽娟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审核:聂学虎 责任编辑:李丽娟
标签 >> 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