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深处兰花开|“我也要去一次白鹤滩!”

2019-01-25 17:08 来源:微巧家

“世界最大缆机群——白鹤滩7台缆机全部安装完成!”

“白鹤滩水电站首台机组大件进入安装阶段!”

“白鹤滩大坝浇筑突破100万方!”

白鹤滩!一个常常映入眼帘的名字。我知道那里有世界在建的第一大水电站,它的单机容量100万千瓦是世界第一,它的地下洞室群规模世界第一……它代表着全球水电站建设的最高水平,自建设起,就不断地刷新着电站建设记录。听一条条捷报从千万里处的四川边境传到青藏高原,看一张张照片中云雾缭绕宛如仙境的白鹤滩建设现场,我渐渐地萌生出一个强烈的愿望:“我也要去一次白鹤滩!”

终于,机会来了!2018年年尾,我有幸参加公司在白鹤滩举办的一项技术交流会议。历经4个小时的飞行到达西昌机场,再换乘小车,绕了很长的一段盘山路,又6个小时后,我终于抵达心驰神往的水电大工地!

尽管西北隆冬万木凋零,但四川、云南交界还是郁郁葱葱,白鹤滩办公楼旁木槿花尚未残败干枯,原来南方的冬天真的不冷!谁知当我们去坝顶拍照时,那里的风力竟达到10级,身上宽松的工作服被吹得鼓起来,像一只撑开的灯笼,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听同事说,这风要吹到来年的春天。

和想象中繁忙火热的工地场景不同,站在平台上,我能看到的现场工作人员并不多,只有7台缆机一直在左右两岸穿梭。中午时分,见一群女工人聚集在缆机操作室前商议交班,我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白鹤滩缆机大队女子运行班啊!

同事说,白鹤滩缆机司机目前共50人,女司机有37人,男司机反而成了“熊猫血”,算是国内建筑工地一道“奇景”。

带着五分敬佩,五分好奇,我短暂地走进了这群“铁娘子”的“世界”。

工装遮不住青春光彩

白鹤滩水电站建设世界瞩目,其标准化管理也较为严格,在工地,水电四局职工都穿着统一的浅灰色工装,相比时装,尺寸偏大,不够合身,但就是这样衣束装扮,也抵挡不住青春脸庞透出的明媚和阳光。

我最先认识的,是正在司机室一层等待交班的杨小红,她24岁,皮肤紧绷白皙,留一头齐肩短发,两只眼睛闪闪发亮尤为引人,仍有一股稚气。她与四局颇有“渊源”,在四局参建向家坝水电站时,她家配合电站建设,房屋被淹,机缘巧合下认识了在四局工作的男朋友,之后就嫁夫随夫来到了白鹤滩,也是白鹤滩缆机大队招到的第一批缆机司机。

工作了这么多年,杨小红说自己现在操作缆机,神经依然高度紧张,怕操作失误、怕处理不了牵引跳了或是大钩不到位等突发情况。虽然截止目前,她担心的问题并未出现,但时刻保持专注是必须的!杨小红性格非常开朗,在交谈中,整个人一直乐呵呵地,有时候说着说着自己就忍不住开怀大笑,对工作也没有任何抱怨:“我觉得干缆机司机挺好的,其他工种也不熟悉,再说哪个活儿不累啊,都一样的!”说话间,她点的外卖到了,她突然有点不好意思:“食堂的饭菜吃太久,偶尔点个外卖改善一下!”

鲁玉仙,人如其名,周身散发着一种仙女式的古典美和气质,在人群中你一眼就能看到她,因为她真的配得上“美丽”这一词。很难相信这样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子,竟也是一名缆机司机,而且已经是2个新手的师傅了。她之前在食堂工作,后来才成了缆机司机,这份工作要求必须细心、冷静,所以女性相对来说有优势,鲁玉仙文文静静的性格看着就让人觉得靠谱。但这样的老司机其实也有黑历史,此前白鹤滩施工局的缆机运行是两班倒,工作强度比较高,一次夜班工作中,她犯困,把大车和大钩的手柄弄混了,导致罐差点撞到仓号。白鹤滩的安全管理非常严格,就为这点没有构成事故的“小事”,施工局专门开了事故分析会,她本人被罚了500元。“虽然当时有点小郁闷,但后来想想也是应该的,错了就要挨罚,也能给自己和别人一个警示,这么大的一个工程,必须有安全保障!”鲁玉仙突然提高音量,坚定地这么说。

白鹤滩上白鹤难寻,但因为有群年轻的女司机,她们乐观、开朗又坚韧,用自己最美好的年华,装扮照亮了白鹤滩!

兰花生处路难行

精致的艺术品,需要一刀一刀雕刻完成,美丽的风景,要历经艰难跋涉才能寻到,你看兰花盛放幽香诱人,却不知它们在大山深处,是如何用力,才把根扎进了岩石峭壁……

金志燕从水电四局技校毕业后,就来到了白鹤滩水电站,她见证了第1台缆机到第7台缆机的全部出生过程。刚来时,她主要负责值班、打扫卫生、给缆机基底上黄油等一些琐碎的工作,直到第3台缆机安装完毕后,她才开始正式学习缆机操作,之后把在宁夏银川管廊项目工作的男朋友也叫了过来,一个做报话员,一个人做缆机司机,成了工地最和谐的搭档。

“缆机司机太辛苦了,一双眼睛,既要盯着看电脑屏幕分析数据,又要看着窗外的缆机实际运行情况,稍不留心就可能造成失误,压力太大了!”金志燕说,“其实一开始,我是和一个女同学过来的。记得第一年过春节,我们两个人还在清理轨道混凝土,不知道怎么地,她一个人突然就坐在地上哭起来了,我看她哭,也跟着崩溃了,大过年的,两个人泪水涟涟……”。后来,女同学走了,现在,金志燕离开了缆机运行班,在综合办公室负责数据统计,她觉得,这样的状态更适合她一点。

走掉了少数,留下来了大多数,她们承受住了那些难以承受的压力和磨练,把根深深地扎进了这片土壤中,适应着,成长着。吕玉萍谈起这份工作对她最大改变,是让自己那么急的一个人,变成了最慢的人。缆机操作需要全神贯注,2个小时内,不能玩手机也不能喝水,更不能随意串岗,是很枯燥的事情,而且是两班倒制度,一天工作下来,非常累,工程量大,项目工作假期很少,她好几年春节没回家了,就休过几次假,还是为了儿子高考的事情才出过白鹤滩……

潘德地自认为是个胆子挺大的人,结果干了这一行,变得越来越胆小。压力大,几乎是所有缆机司机共同的感受,耳、手、眼并用,一刻也不能松懈,当初学习缆机的时候,鲁玉仙是她的师傅,她跟着学了一段时间,就慢慢上手了。“缆机操作其实不难,关键是要精神高度集中,有一次下面是老报话员配合,我觉得比较放心,就没看数据,结果罐就盯错了,这件事情给我的教训特别深刻,此后我再也没心存过侥幸,工作是用百分之一百二的精神在支撑!”

在这里,每一位缆机司机,都是这样坚持下来的。白鹤滩主体大坝要浇筑10万立方米的量,大约9立方米,约28吨的混凝土罐从起吊到落地,需要8分钟的时间,一罐接着一罐,需要52个月才能浇筑完成,四局这批巾帼已经完成了约165万立方米的浇筑量……2018年,白鹤滩女子缆机运行班被评为全省女职工建功立业标兵岗荣誉称号,这份肯定,属于所有在这个岗位上奋战过的人,哪怕她们有人已经离开。

把家搬到工地来

大工地的优势之一,是工期较长,能在一个时间段里给人安稳,所以白鹤滩很多人是携带家眷一起来上班的。

“我给你去找孙宝峰,她40多了,经历丰富,肯定能给你多讲点东西出来!”一位同事热情地给我推荐采访对象。

“我这次只了解一下女司机,男司机就先不打扰了。”

“哈哈,女的!”同事推门而去,不一会,带着一位微胖的中年女子进来,她穿着淡蓝色的薄毛衫,脸圆圆地,红红地,一双大眼睛透漏出她的稳重和成熟。

孙宝峰丈夫因工伤退休,为了养家,她带着儿子、儿媳妇一副无所畏惧的气势来到了白鹤滩。此前因为她跟随四局参建过金安桥、功果桥、毛滩水电站,已经接触过缆机操作,在白鹤滩属于带技入班,面对缆机,显然比其他多出一份淡定从容,而且这份从容也渗透到她的生活之中。“到了我这个年纪,什么都能看开了,已经不像年轻人一样,有很多情绪起伏了,也不会有抱怨,对业余生活也没有什么追求,只想勤勤恳恳地赚钱”。今年,孙宝峰计划把婆婆和孙子也接到白鹤滩,在县城租个房子,方便一家人生活在一起互相能有个照应。

工作就在不远的地方,而关心的人就在身边,能吃到家里的饭菜……白鹤滩像上世纪70年代的老水电工地一样,宛如一个小型社会,刺激了一个小镇的经济,接纳了一个个新建的小家,让漂泊的四局人有了短暂停留的港湾。

石秀安两口子是经由表嫂李艳介绍过来干缆机司机的,下班后经常能聚在一起,在异乡孤单感也就减少了;杨小红的丈夫、公公都在白鹤滩上班,对他们来说,业余时间能和家人在一起,加上还不错的薪资,日子这样就很不错;卢梦,2017年毕业后和男朋友一起来到白鹤滩,今年是他们恋爱的第5年,现在的白鹤滩就是他们的家……

白鹤滩的自然环境很美,早起时,太阳已经露出半个头,为天边的云镶上了金边。有人说,每天看着连绵的大山和那些流云,已经厌倦了,但也有人说,这里的草木和白云落日,怎么看都不会厌倦,他们有时白的晶亮,有时像一抹胭脂……2021年,这座电站就要下闸蓄水,所有人都在等待和盼望,我只是一个匆匆过客,而她们却会陪着它,直到那一天真正来临。水电四局 黄小云)

主编:彭念敏   责任编辑:聂孝美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28964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28964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主编:彭念敏 责任编辑:聂孝美
标签 >> 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