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 耳 朵 修 车 的 人

2019-05-20 11:04 来源:昭通新闻网

杨俊玺: 一个可以“看见”铺天盖地阳光的盲人,一个一直在心里修建一条高速公路的人,他在抵达,在出发,抑或返回—

◆ 昭通日报全媒体记者 杨 明 易盛芳 毛利涛 文/图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1980 年,偏执的诗人顾城写下了《一代人》这首小诗。15 年后,彝良县虎丘村,一个小孩出生。这个从小就没有看到过太阳的孩子,一直期盼看看浩荡的乌蒙山,激昂的洛泽河。岁月金黄,少年侧耳静听,命中陡峭的山丘,终于为他芬芳盛开另一种灿烂。

5 月初的天,时晴时雨,不时洒落的阵阵小雨,让原本清凉的气候,增添了几分凉意。沿着大雾弥漫的昭彝公路驾车前往彝良县虎丘村的路上,记者心里忐忑——盲人修车,想想都有点不可思议。

车行约半个小时,过了虎丘村田梁中桥,转过一个弯,公路左边一个彩钢瓦搭起的蓝色遮阳棚渐渐出现在眼前。车开进蓝色遮阳棚,记者一下车便看到轮胎、空压机、举升机、千斤顶等修车工具,以及停放着的几辆等待修理的摩托车和一辆前保险杠拆落的微型汽车,这和一般的汽车修理厂没什么两样。

“帮我看一下我的摩托车,打不着(火)了。”一个50岁左右的中年男人从记者身边把摩托车推进了修理厂。

“打起有这种声音没有?”只见一个小伙子闻声走到了摩托车左边,一边用手转动着摩托车把手点火开关一边问。

他就是盲人修车师傅杨俊玺。

“听得到的。”

“那就是火花塞出问题了。”说着,杨俊玺麻利地走到摩托车右边,拉出了一根黑色塑胶包着的高压线,用手摸了摸。“就是火花塞的问题,你看,这个都断了。”说着他便用手拉着一个部件给车主看。

“哥,帮我拿个新的火花塞来,还要一把尖嘴钳。”一个身材微胖的小伙子把工具递到了杨俊玺手里,他就是杨俊玺的哥哥杨俊彪。

不到十分钟,火花塞换好了。“你试一下,现在打火正常了不?一般很少出现火花塞断掉的情况啊。”

“可以了,多少钱?”中年男人边说边打着火。

“收你10元钱。”

一行人看得目瞪口呆。

杨俊玺忙完后,我们在修理厂门口聊起了天。

由于身体原因,1995年出生的杨俊玺,2009 年小学毕业后便打消了读初中的念头。在父亲的支持下杨俊玺和哥哥杨俊彪办起了养鸡场,他负责在家里养鸡,哥哥负责把鸡拉到附近的集镇和彝良县城去卖。由于是生态喂养的土鸡,一度时期,他们的养鸡生意做得风声水起,最多的时候养鸡场存栏500多只鸡。

这时,太阳爬上山坡,杨俊玺转身迎着太阳抬了一下头。

天有不测风云。2012年9月7日,一场地震突袭彝良,震中正是洛泽河镇。受地震影响,杨俊玺和杨俊彪养鸡场的鸡先后死了200 多只,最后只得低价将剩下的 200 多只卖出,这一次创业,哥俩亏了1万多元,哥哥骑着卖鸡的摩托车也被砸坏了。

“没事,这次虽然失败了,但是我们总有一天还要继续。”一向乐观的杨俊玺并未因此受挫,反而安慰哥哥。

“以前我是开货车的,哥哥杨俊彪从小不太爱说话,而杨俊玺从小就是一个勤学好问的孩子,他经常都会问‘车为什么会跑?’‘车部件的作用是什么?’”杨俊玺的父亲杨云松摸着头,不好意思地说。

2012 年地震后,养鸡场关了,在家的杨俊玺也没闲着,他拿着工具,把哥哥的摩托车拆开,跟家人说要把摩托车修好,而家里人并没在意,想到他在家没事,就让他鼓捣,没想到他一弄就是一整天,饭也顾不得吃。

“那个时候我就跟自己较上了劲,一定要把摩托车修好,虽不是特别懂,但是我一定要把摩托车的问题搞清楚。”杨俊玺笑着说。

通过一次次的尝试,一次次的失败,终于在修理了第四次之后,杨俊玺把摩托车修好了。

“我们也没想到他真的能把摩托车修理好,他只有小学文凭,而且眼睛看不见,上学都是由哥哥和堂弟、堂妹拉着去的,上课的时候只是听老师讲,就连考试都是由老师代笔的。”杨俊玺的母亲王富芝忍不住掉下眼泪来。

无师自通修好摩托车后,杨俊玺修车热情一发不可收,他把父亲的货车从头到尾、从里到外认真摸了又摸,从发动机的运转原理,到听发动机的声音,车辆的各个部件认真地研究。后来只要家里的车出问题,他都能很快判断出车辆故障并及时处理。

上帝给你关了一扇门,必然会开启一扇窗。彝良县残联的同志多次来到杨俊玺家想帮助他,让他去学习盲人按摩,解决家人的后顾之忧,但一次次被他拒绝。

他 有 一 个 更 大 胆 的 想 法 —— 开 修理厂。

在家人的帮助下,2014年3月,杨俊玺位于昭彝二级公路边的汽车修理厂开业了。修理厂开了一年,便接到彝良县相关部门的通知,必须去办理营业执照,杨俊玺独自跑去彝良县城办理营业执照。看到杨俊玺是个盲人,工商管理人员建议他办理修理、出售摩托车的执照。于是,2015年3月杨俊玺的“喜喜摩托车行”正式成立了

由于昭彝公路车流量大,每天从“喜喜摩托车行”过往的摩托车、轿车、微型车、货车川流不息,一来二往大家便传开了——虎丘村有个盲人小伙修车特别“牛”,一听就能听出车辆故障,一摸就能解决车辆故障,有时甚至用舌头去试电流,因此来找他修车的顾客络绎不绝。但此时杨俊玺又开始担忧了起来,虽然生意好,但是自己的营业执照毕竟不是汽车修理厂。于是敢说敢干的杨俊玺再次跑到彝良县工商局,经过多方协调,2017年5月他终于领到了“彝良县俊玺汽车修理厂”的营业执照。

营业执照有了,杨俊玺再无后顾之忧,大刀阔斧干了起来。

不善言谈的哥哥杨俊彪始终陪伴着弟弟,现在一直跟着弟弟学修车。杨俊玺说现在汽车修理厂生意还不错,最多的时候还带了4个徒弟,每个月有2万多元的收入,生意好的时候有3万多元收入。

彝良县海子镇的苗族小伙张富文是杨俊玺的徒弟之一,他学修车已经3年了,修车的技术其实也还不错,解决基本的车辆故障是没问题的,但跟师傅比起来还差得远。

“其实前两年都有人请我去他们的修理厂工作的,工资比这里高,但我一直没去,我想好了,我要跟师傅好好学习修车技术,今后像师傅一样,回海子镇去开一个修理厂。”张富文坚定地说。

“帮我看一下我这个摩托车,不知道为什么,用电打不着。”一个 25 岁左右的小伙子把摩托车骑进了修理厂。

“我试一下。”杨俊玺走到了摩托车边,用右手打着摩托车,边听声音边说。

“应该是没电了。”

杨俊玺很准确地摸到了摩托车电瓶的位置,“就是电瓶的问题,你看盐酸都把螺丝浸锈了。”大家围过去一看,真是那样,杨俊彪快速地拿来一个电瓶,杨俊玺准确无误地把电瓶接上,一打火就正常了。

这里刚弄完,一辆三轮车又开进了修理厂,是车轮胎坏了,哥哥杨俊彪拿出了千斤顶,开始拆补轮胎。

一辆货车开进了修理厂,驾驶室的胶垫坏了,杨俊玺的嫂子李正碧赶忙跑过来问杨俊玺需要拿些什么工具……

在杨俊玺的带领下,家里每个人都懂点修车技术,简单的换机油连嫂子李正碧都学会了。杨俊玺说其实只要搞清楚了工作原理,所有的发动机都是一样的,不止是摩托车、汽车、拖拉机,就连微耕机都有人拿来给他修。前几天,在洛泽河镇境内修高速公路的施工队的钻探机坏了,他一天就修好了。

为了方便杨俊玺与外界交流,哥哥特意在网上为他买了一个盲人手机。现在,汽车修理厂订货、发货、转账都是杨俊玺直接通过电话、微信跟供货商联系。

“今后我想把修理厂开大点,搬到县城里去,等有钱了,就去做慈善事业,帮助更多像我这样需要帮助的盲人,为他们带去光亮。”杨俊玺搓着被机油浸黑的粗糙双手,信心十足地说。

今年底,杨俊玺就要跟青梅竹马的吴婷举办婚礼,话题扯到这里,刚才还在侃侃而谈的杨俊玺的脸刷一下红了。

云雾缭绕在猫猫山山顶,奔腾的洛泽河在峡谷间肆意流淌,绿意盎然的虎丘村有一种别样的美,苗族小伙杨俊玺正为他的梦想努力奋斗着……

评论阅读:以阳光的心态寻找人生的远方

主编:彭念敏   责任编辑:李丽娟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28964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28964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主编:彭念敏 责任编辑:李丽娟
标签 >> 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