逗号码头的四个“逗号”

2018-08-07 11:11 来源:昭通新闻网

 金沙江激昂涛声中,高原与江河的交汇处,南丝绸之路的黄金水道起点,右岸绥江,是一个独特的存在。龙翔江畔、绿染村寨、人文蔚起、民生喜乐、山水奏鸣,承载并丰富这些具有山河现实意趣的是——

昭通日报全媒体记者 杨 明 刘静涛/文 张广玉/图

在万里长江东转第一站的南岸,浩浩荡荡的江流遇上了拦路的大山,郁闷地绕山而行,在转身出山的江口,豁然开朗,受困于山的江流终于开始驭风飞翔,飘渺出云端,在执意东去的金沙流水中,逗号码头是龙吸水的地方。

逗号码头,像极了绥江或者绥江人的性格,就连口音都那么像。绥江方言美在音韵,风趣率真,是客籍他乡的念想,可解思乡之渴。绥江方言古典文雅,像个款步而行的古装女子,堪称中古入声的活化石。

金沙江有江河航运记录后,副官村是真正实现通航的。绥江“马帮古道”由四川而入,从南岸沿金沙江蜿蜒至罗汉坪茶叶坳入盐津普洱与“五尺道”汇合。逗号码头在现代科技面前悄然撤退为百姓喜乐的休闲之所,是一种秩序的更迭,也是一种文化的符号。

站在金沙江左岸四川屏山放眼彼岸绥江,逗号码头小了,绥江县城大了。隔江相望绥江新城,犹如一条腾飞在金沙江畔的巨龙。宛若游龙的城市组团,在金沙江边随山势起伏,有的淡定隐没,有的陡然升腾,有的跃上龙头。

逗号码头是由一系列“逗号”组成的,既然是逗号,就有我们还未完全发现的下一个“逗号”,这才符合绥江这个仍在不断前行江边之城的要义,也更契合金沙江的真率秉性。

一个可以低到江河的城市,是谦逊的、优雅的,也是倨傲的,一路奔腾而来的金沙江携带了发源地的圣旨,狂放不羁,挥剑斩沙劈石,带走了矿石中不愿沉睡的砂金,带来了高原染上岁月之疾的金江奇石。

绥江,就是这样的一个江滨之城。逗号码头,在县城与金沙江之间,四个“逗号”交相辉映,组成了青春绥江山水城市的内涵。

(一)

每天傍晚,锺旭波都要一个人漫步到金沙江边的逗号码头,坐在逗号的转弯处那块石头上,看岁月的风浪吹拂新绿的右岸,然后看看远处的江面,抬头看看山坡,那里新种下的枇杷、半边红李子,俯瞰着绥江县城的变化。抬头看看江对岸,晚归的船只和渐次亮起的灯火。看得倦了,他还是更喜欢看身后的城市,宛若游龙的城市组团,在金沙江边随山势起伏,有的淡定隐没,有的陡然升腾,有的跃上龙头,在执意东去的金沙流水中,逗号码头是龙吸水的地方。

在万里长江东转第一站的南岸,浩浩荡荡的江流遇上了拦路的大山,他们不能一下跨过隆起的乌蒙高原,郁闷地绕山而行,小心翼翼的江水,惹得两岸的翠绿竞相绽放,在转身出山的江口,豁然开朗,受困于山的江流终于开始驭风飞翔,飘渺出云端。

一路欢歌的大河,在抵达绥江县城之前就收敛了狂野,轻手轻脚地靠近,开阔的江面映照着湖滨之城的辉光,宛若飞龙的县城在江之上,驾驭了任性的金沙江,让从通天河、沱沱河激昂飞翔的流水低调通过。

江水在流过绥江时,还是向绥江低下高昂的头,献媚地在绥江的腹地逗留了一下,就是这看似漫不经心的逗留,在绥江江畔画了一个逗号。逗号的头还紧紧地抱着绥江的大腿,身子缠绕城市的肌肤,尾巴在激荡的流水中摇曳后,终于扬长而去。

在逗号码头,高山峡谷收纳了高原的万千气象,逐渐俯身流水,左冲右突以命相搏的流水也累了困了,默默走出高原,云朵下的乌蒙高原与肆意的江河终于找到一个和解的机会,高山流水在这里鸣奏时空的协奏曲,稍作逗留后奔向水富万里长江第一港,之后出滇入川,汇入万里长江。

(二)

熙熙攘攘的人没有与锺旭波争坐那块突兀的金沙江石,每个绥江的原住民都喜欢在江边游走,因为在他们脚下,是绥江的老县城所在地横街。

绥江是典型的袖珍小县,全县总面积761平方公里,人口不到17万,虽小,却是海纳百川的文化乐土,早在三千多年前,境内黄龙村就留下了文明的足迹。明清时期“湖广填川”,人们沿河而来,靠山而居、因水而兴,在水之湄,在山之阳,泛起层层涟漪,响起阵阵回声,东西的交流,水陆的交融,孕育了绥江独特的地域文化——副官村文化。五湖四海的移民经过较长时间的磨合后逐步走向融合,他们把自己从湖广人、闽粤人、江浙人等,全变为副官村人,这是三百年前绥江大移民的见证。

淹没在水下的横街,绥江方言读作“huan gai zi”(横街子)。

逗号码头,像极了绥江或者绥江人的性格,就连口音都那么像。

绥江方言美在音韵,风趣率真,是客籍他乡的念想,可解思乡之渴。绥江方言古典文雅,像个款步而行的古装女子,堪称中古入声的活化石, 33调的中古入声,温柔古雅、疾促悠徐——

绥江方言说话做事有分寸叫有“平仄” 、说话做事得体叫“押韵”、向人道谢叫“负累”、逞能叫“蹦劲咡”、努力称 “装格式”,阿谀奉承是“凫上水”、大大咧咧即“大目耳褦襶”……

“小伙儿,小伙儿,你姓啥儿?我姓唐。啥子糖?芝麻糖。啥子芝?何仙芝。啥子河?大河……”从绥江县城经过,传来这样的声音,循声望去,一小小的店里,一个躺在藤椅上的老人摇着扇子眯着眼睛听得起劲。声音是从他摆放在桌子上的一个播放器里出来的,驻足听了半天还是听不大明白。

老人摇着扇子听着听着就睡着了,浓烈的声音仍在循环播放。不忍惊扰老人,返程遇到绥江诗人黄发滨,他正与一正在跳广场舞的亲戚说笑。听完我们陈述,他笑而不语,在笔记本抄录下这段绥江童谣——“小伙儿,小伙儿,你姓啥儿?我姓唐。啥子糖?芝麻糖。啥子芝?何仙芝。啥子河?大河。啥子大?天大。啥子天?广东天。啥子广?湖广。啥子壶?茶壶。啥子茶?春茶。啥子春?阳春。啥子盐?咪咪儿盐。啥子眯?眼睛眯。啥子眼?眨巴眼。啥子栅?蒸笼栅。啥子针?鞋脚针。啥子鞋?穿脚鞋。啥子川?四川。啥子寺?宝乘寺……”

(三)

含金的大江水无声,无宝的溪河流声大。在逗号码头,金沙江是温婉、沉静的,金沙江是含金的,这金并非砂金,而是其提供的航运。

金沙江有江河航运记录后,副官村是真正实现通航的。

绥江“马帮古道”由四川而入,从南岸沿金沙江蜿蜒至罗汉坪茶叶坳入盐津普洱与“五尺道”汇合。在金沙江这条金属的槽道飞翔的流水,照耀着南丝绸之路上黄金水道京铜外运荣光,也映照着金沙江的未来和远方,翻坝机可以提升航船的高度,提升不了的是江河的高度。

逗号码头在现代科技面前悄然撤退为百姓喜乐的休闲之所,是一种秩序的更迭,也是一种文化的符号。

站在逗号码头,金沙江执意而去,依依东望,长江未入眼帘,位于绥江会仪镇和水富县太平镇之间的峰顶山随风摇曳的青葱铺天盖地。绥江县文联副主席吴运强说,峰顶山因半山腰垭口处有一条古道,经太平直达盐津五尺道,过往客商们在山垭口歇气赏景时,不知峰峦之上还有景,俯看脚下几座小山包,便以为自己到了峰顶,到了“一览众山小”的位置,于是就把紫霞山慢慢叫成了峰顶山。

峰顶山除了古道、古桥,成就紫霞山,使之成为名山的,是峰顶山水库、东风大堰、跃进堰等水利设施的修建和投入使用,滋养了会仪镇8000多亩田地,新滩镇数万亩半边红李子,中城镇连片猕猴桃,绥江李子花、桃花、樱花等百花争艳,随风起伏的江边竹林平衡了生态,江边海鸥开始来栖息繁衍,最终在这里安家定居。

(四)

一个让人流连停顿的地方,有朝一日能看到生长着的希冀。绥江兴竹、稳粮、强畜、果蔬绿色生态产业思路出炉后,金沙江畔的真武山、观斗山、华峰山、天宝山、峰顶山、箭头山“六匹山”开始大力发展观光农业和库区经济,六匹荒山日渐变成了绿色银行,成为了群众致富的“绿皮山”。

站在逗号码头,侧身远眺,众山归江,双汶亦合秀。依依南望,绥江县城所在地,左侧是发源于罗汉坪原始森林的大汶溪,右边是发源于香炉山麓的小汶溪,古老的副官村,承接了大小汶溪的花雨竹烟,吞雪山之浪,吐金沙之潮,是长江上游生态保护的典范。“一村遥接两溪烟,岸夹沙洲接大川。波浪直趋江汉下,光辉遥射斗牛边。无须清浊分泾渭,何异东西入涧瀍。悟得源头分左右,此中深造自怡然。”清时名家凌光斗如是诵谈。

站在金沙江左岸四川屏山放眼彼岸绥江,逗号码头小了,绥江县城大了。隔江相望绥江新城,犹如一条腾飞在金沙江畔的巨龙。2013年以来,围绕创建省级园林县城、省级卫生县城、省级文明县城“三创”目标,绥江大打了一场“全民战争”。依山就势,一座高起点、高标准、高规划,辐射带动4个乡镇、移民集中安置点和新农村特色小城镇群体的绥江新城正在崛起。在县城逛悠一天,才发现整座县城、所有办公大楼没有一米围墙、一尺栏杆,所有公园、绿地及休闲场所,任人皆可随意出入、玩耍。

逗号码头是由一系列“逗号”组成的,既然是逗号,就有我们还未完全发现的下一个“逗号”,这才符合绥江这个仍在不断前行江边之城的要义,也更契合金沙江的真率秉性。

黄金生于丽水,白银出自朱提。发源于青海玉树雪山草地的金沙江,从远古走来,九曲十八弯后,蜿蜒进入昭通,从巧家蒙姑到水富,458公里的流域,在绥江逗留片刻后,随起伏的山脉、不羁的流水,汇入长江,浩荡奔流。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28964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主编:陈元云 责任编辑:李丽娟
标签 >> 绥江 奔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