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我的祖国征文作品选|来自大洋彼岸的敬仰

AI读新闻 2019-09-19 09:32 来源:昭通新闻网

2015年,我回昆明探亲,闲暇之际大伯让我到他的诊所帮忙,并介绍我认识一位叫左藤英子的日本大夫。大伯说她是日本的妇科医生,因仰慕中国的中医,专程到中国来学习民间老中医的临床经验,慕名来到我大伯的诊所,已经半年有余了。

有一天早上,我陪大伯乘车去到诊所,见病人已排起了“长龙”,左藤英子坐在诊所右侧的石阶上拿着发黄的中医药书看,她发现大伯和我便热情地迎上来,向我们握手问好。大伯为我俩相互作了介绍。我被她不凡的气质吸引住了:只见她30岁出头,皮肤白净,两道弯弯的眉毛;她的眼睛最好看,十分灵动妩媚,就像会讲话一样;她身着翡翠色大衣,围着白色的丝绸围巾,显得端庄高雅。我暗暗佩服这位娇柔的日本大夫,竟有这般志向和敬业精神,远涉重洋来中国拜访名医。我大伯在诊所工作很辛苦,挤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病人,拥挤不堪,空气中弥漫着汗味、药味。替大伯开处方,我算是比较熟悉的,必须掌握几百个汤头方可适应紧张的工作。左藤英子坐在诊桌旁边,静静看着大伯和我给病人诊脉开处方。遇到患癌症的病人,大伯就专门细心给她讲治疗的经验、单方、偏方。她边听边用一个精致的笔记本将处方抄下来。病人少的时候,大伯叫我休息,让她试着开几个处方,可她字写得太慢,很多药名还很生疏。看见我弟弟上楼去拿药,她忙站起来顺手抓了个塑料盆,敏捷地爬上楼去,和我弟弟抢着拿药。她钻进药库里提着一个个写着药名的麻袋找药。每找到一种药就用手去抓,然后把不同的药用纸隔开。盆满了又端下来为我们装格子(药抽屉)。她顾不得手上已扎了许多小刺,也顾不得脸上、身上被弄脏,累得气喘吁吁、汗流满面。弟弟和我怎么也拦不住她。她说中医真了不起,古代不仅有名扬四海的张仲景的《伤寒论》、李时珍的《本草纲目》,还有华佗、扁鹊等。当今有屠呦呦等世界知名的医药大师。花、草、木、菜、果都可做药,使人服用后“起死回生”,日本人民非常敬仰、崇拜中医,很多医学家都在学习钻研中国的中医,希望我们多给她一些认识中药的机会。我们仍然劝她休息,叫她慢慢来,左藤英子踌躇了一下,一丝阴影掠过她的脸庞,但很平静地说:“可惜我的时间不多了,我患了子宫癌,子宫已经切除,随时都有转移的可能,我的病是没有希望的了。我下决心来中国学中医,是为了把中国的中医医术和经验带回去,医疗我们那里的已患早期癌症的病人。老先生毫无保留地教给我不少治疗单方,我要带回去拯救我的病人。在中国这段时光是我一生中最有价值的时光,我应该抓紧机会多学些东西……”

我仔细看去,左藤英子确实很憔悴。她总是很乐观,一有空就与我们说说笑笑,从此我们不再忍心阻拦她的任何实践。她对识别中药很感兴趣,开始常把药弄错,如把郁金当成天麻、把猪苓当茯苓、把牡蛎当石决明、把木冬当天冬等,杏仁、桃仁、郁李仁……她也分不清。有时还把中药认错了,但她笑了一阵后,就静下心来,下苦功夫把那些药弄清楚,容易混淆的药还放在嘴里亲自尝尝。过了一久,她便能分清三四十种中药及其功效了。

后来,左藤英子有好些日子没来诊所了,想着日渐消瘦的她,我心中有一种牵挂,默默地为她的健康祈祷。一天早上,一辆骄车停在诊所门前,左藤英子由她的两位亲人陪同前来辞行。她穿着和服,热泪在眼里转,更显得妩媚动人。她给我们一一鞠躬,然后庄重地走到我大伯跟前跪了下去:“老爹,你的大恩大德我今生至死不会忘记,明天我就要回国了,原谅我走得突然……”

我的大伯抚摸着她的头,半晌无言……

此事已过了4年,不知左藤英子大夫病情好转否?她是否还在为日本人民坐诊治病?

如今我年岁已高,也时常生病住院。在医院里我不仅看西医,还看中医,许多较重的病,在中西医结合的治疗下痊愈了,使我感到很欣慰,由衷地感叹我国的中医学真的太了不起!

(作者: 陈剑宁  系中共昭通市委党校系退休教授)

主编:彭念敏   责任编辑:李丽娟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主编:彭念敏 责任编辑:李丽娟
标签 >> 文学 70周年 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