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兴 昭通兴|将军故里添双翼——“宜昭高速”飞渡“昭彝”

 2022-04-16 13:44  来源:昭通新闻网

重走通向彝良县的路,有无限感慨。

当年跋涉彝良县的莽莽群山,每当仰望寥廓苍穹,俯视涓涓涧溪,总为彝良山水抱屈:多好的一方水土,钟灵毓秀,可惜人杰地僻,交通条件太差。罗炳辉将军,为彝良撑起了一片天;刘平楷等革命先烈,为彝良添彩;时代英雄徐洪刚,为彝良增光;岭壑间蜚声全国的天麻,为彝良扬名;山水间的洛泽河、龙潭、东方红、麻窝等富集的电站群,为彝良增值……唯独交通美中不足,几百年逶迤蜿蜒的山道弯弯,前后左右山势险峻。

自从10多年前修通了昭彝二级路,过路车辆驾驶员皆大欢喜。新路甩开了凶险的龙潭十八弯,扩宽了狭窄冷峻的蚂蟥沟,缓冲了令人提心吊胆的塘房坡等。

许久没走这条路了,而今宜昭高速公路贯通彝良全境,一期工程2021年底已通车。惊喜之余,沿公路建设者们的足迹一探究竟,心灵深受震撼 :磅礴乌蒙大山,环绕彝良之间。要走出大山连通世界,最实在最恒久最彻底的就是高速公路!大山无语,大山无足,能撼动它、折服它的也是高速公路!谁说上天无路下地无门?高速公路就是彝良人腾云驾雾、飞山越岭的双翼!

架在两点之间的“纠结”

宜昭高速公路起点在昭阳区北闸街道,结点连彝良,落点四川宜宾,云南段全长163公里,一期工程92.7公里。自2017年10月开工以来,锁定2020年底一期工程通车的目标。我的关注点久久停留在投资额度和全程桥隧比例数字上:240.6亿元!98%!这意味着,平均每公里造价1.47亿元,桥梁隧道几乎全覆盖。说它是一条若隐若现的长龙,并不夸张;视它为悬在空中的天路,毫不吹牛!

桥梁隧道工程,往往是悬在建设者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也是木桶定律中那块决定性的短板。如此工程,短板多于非短板,更显建设者的功夫。穿过几个建设中的隧道和桥梁后,我深感,这是一场小舞台上唱大戏的高难度表演,是一场近似在螺丝孔里装台的磨难……桥在空中,隧洞在山中,施工图纸上,似乎都是体现穿跨A、B两个点之间的匠心。

其实真没有这么简单,按照常识,“两点之间的最近距离是直线”,在这儿却需要商榷。

连绵的山岭,高峰与高速显然冲突。直线开路不仅需要代价,还需要突破坡度带来的落差。穿透一座山的直线也许并非不可能,但要在有限的直线间倾斜数十米、数百米,那可就是掣肘的问题了。因此,当隧洞需要爬坡达到一定的海拔高度时,就必须选择适当的曲线。这样,就出现了宜昭高速公路上的螺旋隧道。

昭彝段的地势落差最高达1168米。这样的海拔,不可能突降突升,只能循序消减。遇到大山阻拦,螺旋隧道就成了“急先锋”。

宜昭高速公路控制工程可概括为“三桥两隧一环一枢纽”。其中,“一环”全长14017米,由青山隧道上寨大桥、双树子隧道、流沙坡气桥、包谷山隧道组成,全程形成360度的螺旋环形路。按照“U”字形布局,坡度一般在40度到60度之间,海拔落差从2120米降到953米,然后再升到1518米,这就是落差1168米的由来,这就是罕见的隧道环形挺进工程。

螺旋隧道“省力费距”,然而省的是车力,人力未必省。多消费一点距离不算,还要消费许多劳力和心力。于是,面对号称“一环”最艰巨的A2标段工程,建设者干脆把营地建到了山腰,不畏山间霜露,只为便于随时掌控隧道的建设情况…… 针对山区多雾障的特点,为将迷雾切实屏蔽在隧道外,康家坪隧道建设者奋勇前行。一路遇到涌水、溶洞、塌方等多种情况,几乎囊括打隧道的所有状况。然而,建设者无怨无悔,反而戏称其为“隧道百科全书”,把攻坚克难之路当成学习之路、创新之路!

这条曲线,使我联想起拉弗曲线。1974年,美国经济学家拉弗为说明税率降低并不意味着税收减少,一定的弹性税率可以拉动增产增收。于是,他即兴在餐巾纸上画了这条著名的曲线,后来被里根总统借鉴,用于税收改革,为其政府的经济政策制定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这条曲线,其实就是对“两点之间捷径不一定是直线”的诠释。同理,隧道的螺旋曲线,也正是锁定目标后的智慧选择。

两点之间的桥梁,是直来直去的坚守者。它们的支撑点,横平竖直,是刚毅与坚定、担当与可靠的形象。洛泽河特大桥、白水江特大桥都是破纪录的工程。洛泽河特大桥长达1336米,6个桥墩均高达100米以上,主墩最高达119米。徜徉通车前的桥面,俯仰之间,真如置身于一艘不动的航空母舰……

为路消得人憔悴

2020年,昭通高速公路建设,注定掀起一个历史的高潮。规划在这片山水间的12条高速公路均已破题:除已经竣工的“昭乐串佛”等路段外,“鲁巧”等陆续开工,“宜毕”告一段落,“都香”一期杀青,“宜昭”一期通车。12月26日,是一个历史的交集点,多条高速公路举行阶段完工仪式,迎接新年,迈向“十四五”。

那天在洛泽河边,与时任昭通高速公路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富华的邂逅,使我对昭通高速公路建设格局有了新的认识,开阔了我的眼界。

久别重逢,同行的陈孝宁教授不由得连连惊叹陈富华的消瘦,瘦得差点不敢相认了。

陈富华说,他是为“路”消得人憔悴,大家都笑了。笑他的达观,也笑高速公路的宏观、可观。他介绍,而今高速公路的建设实行“三P”模式,我突然领悟,“三P”是“三赢”,社会赢得进步、政府赢得民心、企业赢得效益。

原始道路是人走出来的,昭通高速公路却是专业队伍打硬仗攻下来的。

昭通交通突飞猛进的局面是来之不易的,正所谓“天时地利人和”。“人和”的内涵,还得加上地方党委、政府的强力推进。陈富华深有感触地阐述了一个观点:成功的要件,就是态度加能力。比较起平原地区,昭通的高速公路“飞檐走壁”,需要更过硬的队伍和更高超的技术。如果攻克了昭通的高速公路建设,转战其他地势较平坦的地区,是不是可以“五岳归来不看山”,抑或“一览众山小”?这一点,从近年来与青海、甘肃等省交通部门往来中,从频频有观摩团队到昭通交流经验中,从大家对昭通高速路建设的赞许中,我们收获了更多自信。这是战略自信,也是队伍自信、技术自信。

陈富华长期“五加二”“白加黑”超负荷运转,焉能不瘦?当他一次偶然发现体重下降至50多公斤后,联想到平时的失眠、疲倦、神思恍惚等现象,怀疑自己是否得了什么怪病,急忙问诊一位退休的资深老军医,谁知老军医号脉听诊一番,只在中医处方上写下:寻一个你最向往的、美丽的地方休假,到那里关闭所有的通信工具,一个月以后回来……他瞬时乐了,一下子想起当下最流行的歌儿《可可托海的牧羊人》。显然,经验丰富的大夫指出他并没有病,而是累的。于是,他自觉减少熬夜,一个月后便渐渐好转。他是一位美术书法爱好者,画些平时眼中的山水,写点励志的书法,便可以舒缓调节一下情绪。其实,他已经达到了柳永那句名句的境界:“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陈富华的战友们,用奋斗实践写下了另一句现代筑路人的境界:山水无言话宜昭,筑路有声唱豪情!

力拔山兮气盖世

承担宜昭高速公路建设的中建水电十八局,是一支久经沙场、南征北战、成就不凡的资深专业施工队伍。从1954年成立,作为水电劲旅啸聚水电工程,奋战以礼河水电站、漫湾水电站等重点工程后,华丽转身投入高速公路桥隧等建设。且看他们心仪的企业形象:和建天下,品臻致远!且看他们锤炼的企业精神:地下铁军,水电劲旅,自强不息,勇于超越!

可见,这是一只气壮山河、特别能打硬仗的队伍!

“人生是一次修行,对于我们来说,则是一次次修路。”这是一个员工的心声。是厌倦吗?是抱怨吗?显然不是,是他们用行动把修路升华到了修行。

“我爱十四局,既是父辈传承的,也是一生一世的。爱,就要奋斗。就像一句广告词,他好,我也好。”邓一勇是一位穿梭于工地的普通司机,父亲是十四局的退休高工,母亲是子弟学校退休教师。过几年,他也将退休。他退伍后落脚在“父母之邦”,先后参加了贵广线、元谋高速公路等建设工程,宜昭高速公路建设是相当艰难的体验。他对驾驶工作毫不忽视,只道是人各有责,安安全全、任劳任怨把车开好,完成任务,就是奉献了。这是,战士的本色。

而今修路,特别是宜昭高速这样有时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路,蓝图拟定之后,除了苦干,还必须巧干。这个巧,就是高科技、大能量机械设备的投入运用。

谈到当年的劳动密集型粗放式施工,有一个鲜明的对比:当年盐水公路的凌子口隧道,四川入滇必经之地,前后开凿了七年。而今,用一个专家的话说,只要技术设备力量跟上,五个月够了!

于是,我国相当高难度的成昆高铁玉京山隧道跨越巨型溶厅暗河工程,荣获了国际隧道工程ITA攻坚克难奖。于是,水电十四局先后成功完成许多大工程,获得国家鲁班奖、国际堆石坝碑工程奖等奖项。于是,宜昭高速公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所向披靡……

胜于雄辩的事实是:曾经左右为难的彝良囧途,一期工程于2020年底实现通车。这段工程全线有主线桥梁59座(21.5公里),特大桥占了4座,1336米的洛泽河特大桥就在其中。这段工程还有隧道25座,全长45.8公里,其中特长隧道3座,曲线优美、深藏不露的螺旋隧道就在其中,号称“隧道百科全书”的康家坪也在工期内……

二期工程,可望再接再厉,势如破竹,乘胜前行。

我在白水江边等你

白水江畔牛街镇既是一期工程的结点,也是二期工程的起点。

白水江发源贵州赫章,经镇雄入滇,盘旋于盐津彝良之间,从柿子坝注入横江,流向长江。似一条玉龙,一路巡视着秀美的山川,也如地球上一股蓬勃的动脉,跃动之间,滋润着沿途的山川土壤。

宜昭高速公路的切入,可谓三分江色。白水江特大桥全长755.8米,牛街特大桥全长761米,龙凤特大桥全长2993.5米,跨越多条乡道、村道、河道……三座特大桥横跨白水江峡谷,绵延下来,就形成七分流水、三分风情了。

二期工程山势更为陡峭,峡谷更为悠长,穿越或跨越的工程更加密集。从牛街直至终点的海子镇,航拍似缥缈的飘带,仰观如见首不见尾的游龙。而完工前,这是一条蛰伏的卧龙。

记忆中,这儿的公路只是一条孱弱的长虫,比空中那条同向跨越的高压线路“镇大”“大彝”线粗不了多少、强不了多少。

2008年,奇寒冰凌袭击乌蒙山,全国遭逢50年不遇的冰灾,我与同事们抗冰抢险复电,来到彝良、镇雄一带。苦战月余,既叹息电网太脆弱,面对峰巅冰凌不堪一击,瞬间“疯癫”扑倒,也感叹彝良、镇雄公路,乃至盐津公路,险隘、狭窄、拥堵。那些来自滇中、滇西南的驰援队伍更是叫苦不迭。这儿的交通太闭塞,跟不上发展的速度,通常是要抢修空间的电路,首先要战胜地上的公路……

白水江盐津柿子坝一段,有个所谓“爱琴岛”。一面濒临青苔崖壁,一面紧临公路,小桥卧波凌风,小亭戴月披星。在小岛上,可以屏息静听波涛琴音,可以约会窃窃私语。真是好个去处。可惜,后来白水江水电站开发,它就消失了。白水江还尝试过漂游项目:赤足赤膊,救生衣全副武装,橡皮艇从柿子坝涉水,经过一段段张弛舒缓的河床,体验到安逸而不平淡、刺激而不惊险的水上漂流滋味。最后安全抢滩,征服的喜悦挂上眉梢。然而,这一切也随水电站建设舍弃了。

把这条悠悠白水江初步利用起来,总是利大于弊。如今,水电站遇上了高速路,必将碰撞出更多的激情。

这七分流水去发电,三分风情就显得尤为可贵了。

据说,从彝良县到昭阳区这段路,如今高速路行驶只要20分钟左右,但我总是忘不了20多年前的一次冬夜奔袭。那次,我接到洛泽河水电站一个危及安全的报告,于是我们一行人一辆中巴车,9个小时,比步行还缓慢的龙潭十八弯,且行且用铲子刨沙,用坐椅罩子装沙垫轮子,奔袭传奇就这样上演了。后来的昭彝二级路改造,甩开了龙潭十八弯,另辟蹊径,虽然没避开梦魇般的山间夜雾,但已经给了我们一次惊喜:从昭阳区到彝良,最快可1小时抵达。昭彝高速公路的20分钟里程,当初不亚于痴人说梦。

彝良的牛街是千年古镇。“整容”前的牛街,依山傍江,瓦肆勾栏,以街为市,商贾云集,煞是热闹,小镇的文化传承也很有特色。如今,高速公路过牛街,昭通中心城市半小时交通圈渐形成,更值得考虑重新焕发牛街光彩。

我的沉思,聚焦在从昭阳区到角奎镇的20分钟里程,从角奎镇到牛街镇,就算再加上一倍,40分钟就可以到了。

朋友,当二期工程竣工后,去观赏牛街特大桥、白水江特大桥、凤凰特大桥,感受风驰电掣的快意,体验“千里江陵一日还”的快感吧,我在白水江边等你。

朋友,一起去改写那首打油诗,改观“凤凰飞不度,美女留不住”吧,我在白水江边等你。

作者:周 翔

审核:马燕   责任编辑:张宗健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审  核:马燕
责任编辑:张宗健
捐赠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