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警的那些苦乐

作者:时间:2016-12-27 11:33

(一)

 监狱狱警,在外人看来,是一个神秘又浮想联翩的职业。然而,一线监狱警的工作量却鲜有人知。

 昭通监狱五监区教导员王斌,一名在工作岗位上坚守了29年的一线狱警。上午8点30分,王斌脱下便装换上警服,手持通行证经过安检,跨进直线距离不长的监狱三道门后,他只有一个身份—— 一线监区的一名值班狱警,在监区办公室与上一班的同事交接完毕后,立即召开本班次的交班会,记录本上密密麻麻记录着前一天的值班狱犯情况,未完成的事件等一一向本班次的其他民警进行通报,接班的王斌进入了56小时主班模式。

 监区车间,一排操作台前,服刑人员正在进行习艺改造,王斌和值班民警每个时间段都要进行巡逻,检查服刑人员改造情况。服刑人员所操作的习艺技能要求每个基层带班警察都应知应会,并在服刑人员习艺改造期间能进行指导,当监区有新警力加入时,作为老民警的王斌都会手把手地教新民警操作,监狱的这种职业技能由专业机构鉴定,对服刑人员出狱后的就业方向有很大帮助。

在共事多年的同事眼中,王斌是一个性格温和的人,从未见他发过火,对年轻同事的个人问题都比较关心,经常为他们的婚姻牵线把关。服刑人员也喜欢找他解决问题,有什么问题他会及时联系家属,困难家庭的犯人,他都会给予经济或物资帮助。

王斌工作上除了有耐心还很细心,他组织服刑人员过集体生日,日常生活上总是与服刑人员谈心。交班回家后的王斌总是抢着干活、分担家务。王斌说,对家人他心里储存着太多的愧疚,监狱警察的孩子读书都基本是住校。接送孩子的任务经常会落到一名没有值班任务的民警身上统一完成。王斌的女儿从初中开始就住校,别说接送过女儿,就是给女儿辅导一次家庭作业的经历老王都未曾有过。如今,女儿都上大学了,老王最遗憾的是从小到大从未和自己的女儿合过一次影。

(二)

 在春节这个特别的节日里,监狱会增加三分之二的值班警力。浓浓的春节氛围,对服刑人员思想造成的波动较大,节日的亲情缺失,则由监狱的警官来补充。

 一监区的年轻民警何志伟在车间执勤巡逻时注意到一名服刑人员慢半拍的动作尤为突出,习艺改造结束后,何志伟单独喊出该名男犯去了监狱心理咨询中心,男犯家里近日出了变故,过年的氛围更是让他的思乡念家情绪高涨。监狱的心理咨询中心功能室有静心、宣泄、催眠、音乐放松等多个项目,在心理咨询室里可以让服刑人员放松身心,舒缓压力,消除不良情绪,提高应激能力。个别谈话是民警教育改造服刑人员的最直接、最有效的措施,当服刑人员的家庭出现变故、情绪异常等情况时,管教民警会对其进行个别谈话,民警也会利用情感互动和生活关怀等感化手段,帮助服刑人员端正思想、调适好心理。

何志伟随后又在亲情电话室安排该服刑人员给家里打亲情电话。每年的春节,监狱会特意安排服刑人员给家人发短信、增加打亲情电话次数,有特殊情况可以申请额外拨打电话,这样既可以缓解服刑人员的思家念亲之情,也可以让家属了解其在狱内的改造情况。通过亲情电话管教民警也能更全面地掌握服刑人员的所思所想,并因势利导地对其改造进行有针对性的指导和帮助。监狱也会统一购买物品发放,各监区还会自行组织服刑人员去物资供应站采购生活用品,监狱的服刑人员物资供应站里有齐全日用品、清真食品、水果等物品。通常监狱食堂过节也要加餐,如有特殊饮食要求的,会准备病号餐等。

 何志伟被同事们称做“全才”,是因为他不仅会说相声、演小品,每年春节期间组织服刑人员开展文体活动任务也是由他全程负责。今年的文艺节目,他准备带领监区服刑人员策划一点特别的节目安抚犯人不稳的情绪。在何志伟看来,监狱内外虽然是同一片蓝天,但能够自由地沐浴每一寸阳光是所有服刑人员的梦想。

 而何志伟的梦想,就是能在休息时间跟媳妇和女儿多开一会儿视频。媳妇是他部队的战友,两人的感情好不容易从部队一直延续到了地方,但又因工作只好异地分居,在经历柏拉图式的爱恋后两人的恋情虽然已开花结果,但他每年只能回家一两次。有一年,媳妇利用寒假时间到昭通来探亲,他答应媳妇返程时一定送她,但当他值完班想起这件事时,媳妇带着女儿已经坐车回去了。因为监狱的特殊工作,手机不能带进监管区,所以一脚踏进监区,家人和朋友就很难联系到他们,即使执勤室里有座机电话,但转几遍都不一定能找到人。

 何志伟的女儿已经牙牙学语了,家里挂着的结婚照是穿着警服拍的,听媳妇说女儿会指着照片稚嫩的叫着“爸爸”,但开视频聊天时,女儿见到手机屏幕上的他却生疏地喊“叔叔”,说起这些,何志伟眼眶泛红。值班任务结束后,何志伟快步走出了监区,从岗亭的储物柜里拿出自己的手机,查看是否有未接电话或者微信,他想在休息时间里争取更多和女儿家人的网络见面机会。

年味也飘到的狱警们身边,他们也一样难以遏制心头对家人的思念,他们也想过年亲人们团聚时,亲手为父母炒个菜,让父亲妻儿笑容频现,然而许多狱警却因值班任务不能回家过年,这些念想都是奢侈的。(全媒体实习记者 宋英)

 

责任编辑:张宗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