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德贵:“我想爸爸陪我一起放烟花”

作者:时间:2016-12-27 10:00

   过年,意味着爸爸的脚步声近在咫尺;烟花,意味着爸爸是和阿贵在一起的......

  12月10日,在彝良县钟鸣镇麻窝村浩林口村民小组,7岁的陈德贵在家门口一张小木桌上写着作业,不时抬头望向往家门口方向驶过的车辆,因为两个月前爸爸陈义雄就是从那个方向来的面包车上回家的。

                                     

    陈德贵家共有五口人,除了爸爸妈妈,他还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陈德贵的妈妈黄树涛留在家里照顾老人小孩,种了点农作物,养了两头猪。“我没读过什么书,也不会什么技术活,想着姐弟三人还小,没人照顾不放心,就选择留在家里。”黄树涛告诉记者,陈德贵的爸爸以前一直昆明打工,今年有朋友介绍了在镇雄做农网改造的线缆,每月能挣4500元,离家又不算远,才毅然决定回来。                                   

    陈德贵在铜厂小学上一年级,每天天还未亮,他就要起床步行2个小时去上学,放学到家都是下午5点过。

    “阿贵、阿贵......”,陈德贵抬头向呼喊他的小伙伴一笑,起身把作业本收好,就进屋拿了根橡皮筋和姐姐一起在邻居家的院里跳了起来。到陈德贵跳的时候,记者注意到他先把鞋脱了放在一边,才光着脚丫跳,陈德贵跳完就立马把鞋穿上去“牵橡皮筋”。“天这么冷,为什么不穿着鞋子跳橡皮筋?”记者问。陈德贵腼腆的笑了一下说:“这双鞋是爸爸上次回来给买的,我怕跳烂了。”

    陈德贵跳得不是很多,大多都在帮伙伴们“牵橡皮筋”,起先记者以为他不是很喜欢这项“女孩子爱的运动”,后来才得知自从去年得了脑膜炎,身体就一直不好,很容易感冒,他就只有跳几下过下瘾。

                                      

    “起先他喊肚子痛,我也没怎么在意,后来发现他疼得不行了,就带他到彝良县医院去输了几天液,后来过了两个月去看,医生说是得了脑膜炎。”黄树涛说,“这一病,当时就花了4万多块钱,现在还欠着1万5千块,这个家庭很困难。”

     “他还是一个‘小财迷’呢!自己的转笔刀坏了也没舍得花钱重新买一个,总是说将就一下就好了。”黄树涛说,她每天都会给儿子一元的零花钱,陈德贵已经存了50元。

    12月10日这天正好是他姐姐陈德梦的生日,陈德贵小心翼翼地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个布包,从里面拿出5元钱递给姐姐。“姐姐,今天是你的生日,祝你生日快乐,这钱你拿去买点需要的东西。”陈德贵一边说这一边又将剩余的褶皱纸币用布包好,放回自己的“储蓄处”。

    “爸爸每次回来都会给我们买礼物,那怕自己少吃点少穿点。所以我也想存钱把烟花买回家,等爸爸回家过年的时候,一家人一起放烟花。”陈德贵存钱是为了买烟花,因为在陈德贵心目中,烟花就像一个爸爸回家的信号,而与爸爸在一起无疑成了陈德贵最期待的事情。(昭通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永宪)

责任编辑:周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