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阅读笔记
298889
李丽娟

《论语》阅读笔记

发表时间:2017-07-13 09:59:26  

■萧 然

(上接6月29日)

67

中国自古被称为“礼仪之邦”,这“礼仪”就是文化。文化有两层含义,一是通过装饰以弥补不足,二是通过规范以导引向善,体为文,用为化。装饰,有虚伪的嫌疑,但是有著名学者为之“正名”,曰久久伪善则也为善;而规范导引才是长久之功。所以,教育就显得尤为至关重要。孔子重教,“有教无类”,且,子曰:“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孔子说的是即戎之事,但子不语怪力乱神,所以我宁愿从这句话里看到反向功能。也就是说,如果为政者什么都没有教给百姓,而要老百姓去做事,无异于驱羊入虎口。参加司法考试之后,我曾经有一个想法,我们国家都“七五”普法了,按理说,三十多年的时间,法学博士后都应该培养出一大批来了,而现实情况则是,犯罪率依然呈高发态势,这是什么原因呢?于法而言,不要说老百姓,我们很多国家公职人员都是“不教民”,更有锒铛入狱的高官,常常忏悔之“法律意识淡薄”。固然,这绝非为政之单方面的原因,也有自身愿作“不教民”的,——这个年代,不学无术者反是时代的宠儿,不亦怪哉?自身愿作“不教民”的,更是教育的对象,一如孔子之于子路之竹矢之教。此之教育,就是以文化之,“约之以礼”,这样才“有耻且格”;法律为礼之余,不得已,必当用之。非法律,其他情形莫不如此。所以我想,中华民族真要有伟大的复兴,一定要回归传统从塑造健全的人格开始。人格高尚,则自发功能强大,无往而不利。

68

我们痛恨言行不一致者,但言行一致,连孔子都无法完全做到。“子之武城”,也讥子游“割鸡焉用牛刀?”子言忠,但反叛者召,“子欲往”。之前我曾经提到过“双重人格”,我的意思是背离的性格并不可怕,关键是看哪种因素占主导作用,这跟“质胜文”和“文胜质”的问题是一样的。因此,孔子说,“有德者必有言,有言者不必有德。仁者必有勇,勇者不必有仁。”“不必”的意思,就是应该有但却没有,而我们应该知道我们没有,自觉反省。怎么反省呢?于德者,“论笃是与”章已经帮助我们解决了这个问题:我真是一个君子吗?还是我只是一个表面装作诚实笃敬的人?自己心中要有一杆秤。于勇者,则要思“礼”,“勇而无礼则乱”,与仁相去甚远。所以,对于人格的双重甚至多重,我们一定要找到一个中和的作用,比如“有言者”要培之以德,“勇者”要望之以仁。我说的是对自己,强调的是自觉性。而对于别人,需“察其言而观其行”,警惕不要上了“有言者”的当,也不要吃了“勇者”的亏。总之,盲目崇拜“有言者”和“勇者”必有流弊,对于人格,我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睁的一只眼要“视思明”,闭着的一只眼不妨移之于耳,做到“听思聪”。

69

男孩子几乎都有英雄梦,喜欢舞枪弄棒。小时候父母告诉我,“会玩枪的枪上死,会耍刀的刀上亡”。南怀瑾说老百姓最有智慧,处处都是人生哲学,甚是。这可能就是传统文化“未坠于地”吧,所以孔子学无常师。南宫适问于孔子曰:“羿善射,奡荡舟,俱不得其死然。禹、稷躬稼而有天下。”夫子不答。南宫适出。子曰:“君子哉若人!尚德哉若人!”一如我父母之不崇尚武力,孔子觉得君子应以德为上。古代中国,万邦来附,那是因为我们有礼仪道德的吸引,“兴灭国,继绝世”,这是王道;春秋以降,虽有附焉,恰似今之美国推行强权,吞并或瓜分,这是霸道。我们都有这样的人生体验,当我们说某人“好霸道”时,满腔怒火,恨不得将其撕扯于地,至少诅咒之“不得其死然”。言为心声,南宫适这样问,是想从老师的口里得到印证,而“夫子不答”,李零说“禹、稷躬稼而有天下”有“樊迟的味道”(问稼问圃),我则不这样看,因为“躬稼”就是孔子所谓“先之劳之”,本身就是一种道德品质,“夫子不答”,乃“不语怪力乱神”,从后面孔子肯定南宫适的话就可以看出这一点。其实这章,跟道家“水善柔”的哲学思想是一致的。德如风,也如水。风过,众草必偃;水润,万物均养。而道德的感召,也会形成强大的动力,何必定要武力推动呢?武力是用来备防的,备防也是德之用。

(未完待续)

主编:陈元云     责任编辑:李丽娟

上一篇学思初步

特别声明:昭通日报社所属媒体昭通日报、昭通新闻网、昭通日报微信公众号(ID:hdwk2158200)、掌上昭通APP等平台的所有内容,以及本网中特有的图形、标志、页面风格、编排方式,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复制、转载、发布,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联系电话:0870-2128964 1364967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