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血线》的铁血柔情
298880
李丽娟

《东方血线》的铁血柔情

发表时间:2017-07-13 09:57:21  

编辑手语:

不仅人和人之间需要缘分,人和事之间同样需要。2016年末,汪舒老师请我帮忙编辑《书香》文化专刊,其间似曾犹豫,但也蠢蠢欲动。这于我而言不是挑战,只是时间如何分配的问题。后来终于答应了下来,是因为我盘算了一下我的文脉资源,一段时间足以能够轻松自如地应付。且我是个喜欢“挤”时间的人,很多个周末,我常常为又“挤”出了一点时间而兴奋。为此,能够让2017年上半年的23期《书香》散发出油墨的芬芳,是一件痛并快乐着的事。当时,汪舒老师把编辑原则、版面设置、时间安排等告诉我以后,最初的想法,是要告诉大家,浮躁的人那么多,又何须多你一个呢?我们不需要高深的、高尚的、高大的理由,只希望最少能让人“困而学之”吧。读书成气候的人,一定其德如风,拂草必偃。很幸运,雷平阳老师、胡性能老师等昭通籍作家,毫不吝惜地给予了支持,带给我们榜样的力量,这是应该感动的;众人拾柴的,还有王单单、杨碧薇等昭通新兴中坚人物。编辑的背后没有志士的帮助,其行也难。现在,上半年过去了,《书香》将一如既往地让文字之粉,传播于你充满智慧的目光中,期待着酝酿出更醇厚的昭通文化之蜜。也很幸运,下半年的第一期,期待已久的傅泽刚老师,终于把最新力作《东方血线》推到了大家的面前。这真是好兆头!同时,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尚未联系着的夏天敏老师、李骞老师、宋家宏老师、黄玲老师、贾薇老师等昭通籍文化名流,热忱地期待着他们也给予我们支持,让《书香》继续飘香、飘远!

作者简介:傅泽刚,当代作家,云南盐津普洱镇人,美院毕业,现居昆明,在一所高校供职。已在《花城》《中国作家》《上海文学》《十月》《人民文学》《北京文学》《钟山》《小说月报·原创版》《作家》《大家》《山花》及新加坡、香港等国内外发表作品,并被《小说月报》《中华文学选刊》《新华文摘》《作品与争鸣》等刊转载,《红殇》入选中国十佳中篇小说,曾获“中华魂全国优秀文学作品一等奖”、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颁发的“2010中国文学艺术杰出成就奖”、“金圣边疆文学大奖”等若干奖项,入围角逐第六届鲁迅文学奖、第九届茅盾文学奖,著有《一棵树或另一棵树》《雪落高原》《东方血线》《卡瓦格博》《魂系高原》《艺公社》等,近年小说引起文坛关注,被誉为中国西部崛起的小说家。

 

■艾自由

作为昭通作家群的代表作家之一,傅泽刚近年来在《上海文学》《花城》《中国作家》《十月》《钟山》《北京文学》《人民文学》等重要文学刊物发表作品,并被《新华文摘》《小说月报》《中华文学选刊》《作品与争鸣》等知名选刊转载。中篇小说《红殇》入选著名评论家贺绍俊主编的《中国中篇小说2013年度佳作》,并获多种奖项,引起广泛关注,被誉为中国西部崛起的小说家。

2016年11月,傅泽刚的最新长篇小说《东方血线》由作家出版社隆重推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茅盾文学奖得主、著名作家张炜,茅盾文学奖得主、著名作家金宇澄联袂推荐,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著名评论家吴义勤及著名评论家胡平、白烨、孟繁华、陈众议等精言力挺。

作为一段难以被云南人特别是红河人遗忘的历史,《东方血线》以百年国史为背景,以滇越铁路为主线,用影视剧式的广角镜头,宏阔大气地讲述故事,再现了20世纪上半叶修筑滇越铁路震撼人心的场景。这是20万筑路劳工及抗战军民的生死血线,数万劳工死于工险和传染病,沿线血流成河,哀鸿遍野,特别是修筑世界桥梁建筑史上的奇迹——历经百年现仍完好无损人字桥时,每推进一尺,就有8人倒下,可谓命路一体。铁路建成后,法国、英国、德国、日本和希腊等20多个国家的人接踵而至,国内18个省的商人和游民聚集于此,神秘的东方红河流域滇南探险、淘金、旅游、工作和生活,由此展开了一幅光怪陆离的生活景象。孙中山、袁世凯、朱德、蔡锷、唐继尧、李经羲、朱自清、闻一多、冯友兰、小凤仙等历史人物及虚构的童女红、鲁少贤、哥布、巴目王子、轩颜、赛桂花、德克拉曼、璐蔓丝、保罗·菲娅、东方碧等东西方乱世英雄美女纷纷出场,书写了滇南北回归线上的浪漫传奇,唱响了云南滇越铁路曾经的悲壮长歌。

《东方血线》采用复线型结构,主副线纵横交错。主线讲述了童女红、童政员、鲁少贤、地巴拉土司、巴目王子、莫里黑巫师、章鸿泰、哥布、楞子、舍易盈、田仆、东方碧、罗门牧师、德克拉曼、布斯特、璐蔓丝、保罗·菲娅等东西方人修筑滇越铁路的悲壮历史及在碧色寨、蒙自的传奇浪漫爱恋,涉及东西方四代人,时间跨度六十年。当时的滇越铁路输送着南来北往的旅人和货物,成为中国交通大动脉,也是抗战时期国际援华物资的生命线,西方文明接踵而来,滇南重镇蒙自开办了法国领事馆和云南第一家海关,碧色寨及火车站一片红顶黄墙的西式建筑,灯火通宵达旦,成了不夜城,被誉为“东方小巴黎”。各种洋货从这里流向华夏大地,巴黎流行时装最先亮相碧色寨、蒙自、昆明,然后才登陆上海等地,法语、英语、德语、希腊语和国内两广、两湖、京津话等南腔北调混在一起,构成了晚清和民国乱世的生活图景与历史事件。其中童女红和鲁少贤、德克拉曼的“绝配恋”、 “东西恋”, 巴目王子和轩颜、赛桂花的“革命恋”、“青梅恋”, 而保罗·菲娅和保罗·波登、卡洛的“师生恋”、“西方恋”均为错综复杂的斩不断理还乱的“三角恋”,从中可以看到东西方爱情观摇曳多姿的共性与差异,写得铁血豪迈而又柔情婉约,为本书一大亮点和看点。副线以德克拉曼到东方北回归线穿过的地方寻找自己传教的爷爷罗门牧师为线索,围绕着“碧色寨、北回归线、金山、黄金、传教士、黑衣人、间谍组织”等充满神秘感的关键词来展开,似断又连、时隐时现,此线和滇越铁路交替咬合,在欲擒故纵、有条不紊地推进中,四十年隐藏的真相随着德克拉曼的女儿东方碧和童女红的儿子田仆有情人终成眷属一一浮现、水落石出。从而在充分展现长篇小说复线型结构下大小故事连环套设悬解悬的无穷魅力和不尽韵味的同时,也让读者充分领略了傅泽刚用复线型结构长篇小说举重若轻的娴熟能力。

2016年12月24日,在昆明书城举办的“著名作家傅泽刚《东方血线》新书首发式暨读者见面会”上,都市时报记者闫钰提问:“怎么想到写滇越铁路这一主题?与其它写滇越铁路的文学作品相比,这部作品的独特色彩是什么?”傅泽刚答道:“这是云南写作者的责任,我希望把那段壮阔历史呈现在大众面前。我写的是自己心中的滇越铁路,更注重文学性表达,我在小说中塑造了中国的乱世佳人童女红,书中涉及的史料比此前同主题的作品更丰富。”

通过广大读者喜闻乐读的小说来讲述历史故事、表达历史经验既是时代赋予文学的历史使命,也是时代给予作家的高难度挑战。历史本身是丰满的、有情感的,人们需要从作品中感受到历史的温度和厚度,感受到历史的矛盾和痛苦。《东方血线》让读者看到乱世纷争的背后对人性温暖的渴望,作家傅泽刚对历史的书写有锋芒、有情感、有疼痛、有反思,不是抽象化地还原历史,而是文学化地抒写历史。傅泽刚为滇越铁路的传奇故事注入了人性内涵和情感世界的复杂性,使整部作品艺术呈现饱满,同时又能够自觉站在国家、民族立场上处理人物故事,思考乱世纷争状态下的复杂人性的交织、忏悔与救赎的可能,继而寻找东西方文明冲突的形成内因,凸显那些从历史投向现实的警惕意味。比如希腊人布斯特、乔斯特兄弟就像事物的两极,一头黑一头白,善恶分明,可关键时候布斯特能挺身而出,及时分离燃烧的火车车厢,从过去的恶魔成为真正的英雄,源于他周围大多都是充满正能量的人之故。小说正是通过童女红、童政员、鲁少贤、地巴拉土司、巴目王子、莫里黑巫师、章鸿泰、楞子、德克拉曼、保罗·菲娅、璐蔓丝、布斯特、乔斯特等众多血肉丰满人物形象塑造和细节刻画,多维度书写滇越铁路这条渐渐被忘却的云南交通“生命线”,有以暴制工也有以柔克刚,有政治争斗也有青春爱恋,有刀光剑影也有爱意缠绵,有滇南风情也有边境奇观,有中国巫术也有法国西医,这些都赋予了小说特殊的美学效果。由于傅泽刚本身就是一个云南艺术学院科班毕业的油画家,小说的画面感和视觉冲击力特强。若能拍成电视连续剧,一定荡气又回肠,好看又耐看。

中国小说学会副会长、山西大学文学院教授王春林认为:“或许是因为长篇小说一向被理解为厚重的记载时代生活的里程碑的缘故,在作家们潜在的创作心态中,其实一直都把能否写出一部或几部优秀的长篇小说当作自己的一种追求目标”。 相信已到天命之年的傅泽刚也不例外。目前他注重人类生态和云南地域文化的小说写作,意在构筑云南文化和人类生态的文学景观,打造云南秘境和瑰丽的人文疆域,让人类生态和云南民族文化从细节、情感和思想的层面进入文本。当傅泽刚把中短篇小说写得风生水起、发得风风火火后,当他历经《雪落高原》《东方血线》《卡瓦格博》《艺公社》几部长篇小说的磨炼后,我们对这位被誉为中国西部崛起的小说家的下一部长篇小说充满期待!

 

主编:陈元云     责任编辑:李丽娟

上一篇祭侄声

特别声明:昭通日报社所属媒体昭通日报、昭通新闻网、昭通日报微信公众号(ID:hdwk2158200)、掌上昭通APP等平台的所有内容,以及本网中特有的图形、标志、页面风格、编排方式,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复制、转载、发布,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联系电话:0870-2128964 1364967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