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与大地和空气的触摸
298665
张宗健

行走,与大地和空气的触摸

发表时间:2017-07-12 09:47:43  

蒋永忠

写作,多数人认为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如同一次极端考验体力耐力的马拉松长跑,初始时大家蜂拥,中道从者渐少,最终能坚持者并不很多,冲刺到最后的更是寥寥无几。这也许就是文学的魅力,一种挑战极限的运动。

文学带给我虚荣和自信。我的写作很杂乱,诗歌、散文、小说,通讯都写,像一个饥不择食的穷人,只要能果腹之物,全然不管不顾囫囵吞下。最初的一首小诗在《蜜蜂报》上发表以后,同事们惊奇、甚至不相信一个能够把手稿变成铅字的人就在他们身边,这是一种很自豪的感觉。《一个普通民师的追求》在《昭通报》发表以后,一位中心校领导还把它张贴在办公室的墙上,原来的县政协领导看到我的《龙台经堂》一文后,亲自打电话给我,鼓励我。市、县文联和《昭通日报》的领导更是不厌其烦,耐心辅导,给我机会,我写的文章基本上都发表了。但我自己清楚,多年来我的写作其实很不顺手,写出的文字零星,而且杂乱。

我自小在农村长大,参加工作后也基本上在农村。积累的写作素材主要植根农村这块母土。相对而言,我比较了解农村人他们在干什么,心里想什么。而对于城市,我始终心怀敬畏,惧怕于市道的陷阱、人群的复杂,始终站不到一定高度去审视和阅读他们的内心。相比城市,我认为农村显得直白、粗放、真实得多,同时他们的伤痛、隐忍、奔逃难度也大得多,因此对于人性各方面的展现也就更加明朗和清晰。

蓄积就会迸发,乐此就不疲。写作,我完全出于随心。语言和身体的笨拙,让我必须找到一个梦想的出口,正如《谁是你的远方》中的一句话:无法用言行表示,倾诉可能是一种不错的交流方式。也许只有在纸上,我才可以大胆地表白,我爱你!可如果突然有人站出来反问:嗯,你说你爱谁?我可能会说我什么也没说过呢!

我一向认为自己不善奔跑,缺乏坚韧不拔的毅力、强健的胸肌和专注的精力。是否可以这样说,在奔跑的这个群体,我是落下最远,但没有选择退场的人。我以闭上眼睛行走的方式逃避了世俗的批评,向着远方不停奔跑。场地之宽阔、参与者的激情,不身临其境就无法想象。我裹挟在这样的人群中,踏实并快乐着,同时也在他们的鼓励、带动、搀扶下,才有勇气走过阳光和风雨。我身处何处,前呼的多少,后拥的几人,这些都是我不可能知道,也不想知道的。

习惯了行走,也就习惯了自己的生活方式,这是难以改变的。行走中与大地和空气触摸的那份踏实、轻松、畅快,是一种无比美好的感觉,我想我十分愿意继续体验,并将尽力而为之。

主编:陈元云     责任编辑:张宗健

特别声明:昭通日报社所属媒体昭通日报、昭通新闻网、昭通日报微信公众号(ID:hdwk2158200)、掌上昭通APP等平台的所有内容,以及本网中特有的图形、标志、页面风格、编排方式,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复制、转载、发布,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联系电话:0870-2128964 1364967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