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泽刚《简单生活》的欲望叙事

发表时间:2017-05-18 12:12:14  

■夏玲

傅泽刚中篇小说《简单生活》发表于《北京文学》2017年3 期,小说重点塑造社科院年轻副研究员宗因,这是一个现实中客观存在而当代小说中没有表现的小知识分子形象,宗因难以把控自身欲望,而陷入了现实生活中一地鸡毛的琐碎烦难,而精神上却追求“简单生活”而不得的困境。

小说从宗因夫妇办离婚手续现场开始叙述,再倒叙回到八年前办结婚手续现场,在家常话语境中,补叙出宗因夫妇离婚的直接原因,宗因为了让妻子可雅由部门副经理晋升为部门经理,给妻子想了个“施美人计”的方案,出钱出主意让妻子“为了自己的前途,去主动勾引男人,又不能突破底钱”,虽然妻子施行美人计的结果是,被施展计策的对象杜总看出来后,劝告可雅:……你这番心思也动得太大了……有时聪明反被聪明误啊,聪明的最高境界是难得糊涂,你还正好修炼。但从此宗因对可雅心生怀疑,夫妻两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冷战局面后离婚,这部小说的特别之处在于小说的后半部,宗因离婚后,又经历了一场溺水事故,用他自己的话说“我都死过一回了,算是悟透了人生”,从此,想过一种简单的生活,他还为自己过简单生活找了许多社会学的根据,这也是小说标题《简单生活》的来源。

为了过简单生活,宗因找了个有智障的农村姑娘田菊花当保姆,进而同居,并生了孩子,然而他期望的“田园牧歌式的简单生活”,在都市外在环境的围困下,不但越来越复杂荒唐,智障农村姑娘要在都市生存给宗因带来的麻烦可不小,他们共同的生活在一次有预谋的被操纵的诈骗中结束了,宗因重新回到了可雅身边,和可雅复婚,开始回归式的新的婚姻生活。

作者对可能有原型的宗因式都市知识分子的生活有深入的观察了解和感悟。这是一篇对欲望进行解构叙事的小说,宗因和可雅的问题在于他们的欲望世界不简单,他们的欲望在精神层面和现实生活中都发生了严重的冲突。人的欲望是多层次的,作为社会精英的知识分子应该是追求高层次欲望的典范,但在小说中,我们没有看到宗因在职业上有自我实现的欲望,如小说中说的他不是一个 “心中装着全人类和全社会的知识分子”,反而淹没在时代滚滚而来的欲望洪流中,妻子升职的欲望十分强烈,为此,宗因夫妇在这一欲望的内驱下,不惜施展美人计。但是这一计策的实施,显然和他们内心深处的对真爱对忠诚对自尊的渴望冲突,宗因是研究社会学的,从社会科学的观点来看,升职的欲望比自尊的欲望层次更低,宗因离婚后,口头上说要过简单生活,但是他甚至把控不了自己的性欲,他的生活被更低层次的欲望控制。宗因这个人物作为欲望主体,他自身的学识、修养、性格特点和他的社会身份发生了错位,这个人物和他人发生的冲突还不是主要的,重要的是他在内心矛盾中心理上打了死结,而他为打开这个死结,给自己开出的过“简单生活”的方子,把他的生活带入了更为复杂的境况。

小说的明线叙事线索是宗因的结婚、离婚、找保姆、和智障女人同居、复婚,而暗线的叙事线索就是欲望,小说在最后留下了一个悬念:可雅说,谁稀罕和你复婚,明天就离婚去,我成全你,你去找你那个傻大姐。……宗因也不管不顾了,他对可雅说,你以为你是好人?你和你那杜总的事,我还没计较呢。也可能他们还会去离婚。这样绕了一个圈的过程,也是宗因简单生活想法的起因、实施和结束的过程,同时,这样的情节安排也有一定的寓言性,是一种充满了轻荒诞感的悖论性人生。

人物生活经历的荒诞源于人物欲望的倒置和冲突,这是当今部分知识分子的心理和现实的困境之一,我们的生活当然可以简单,前提是要理顺欲望的关系,我们不知道宗因夫妇是不是还会折腾于错位的欲望?但欲望是人类的天性之一,就当今都市社会来说,欲望对人的左右更为深入多样,都市欲望叙事是一种很有必要的书写,对当代人欲望的叙事和反思,是当代小说现代性先锋性元素之一。《简单生活》有欲望叙事非中心化、非诗意化、非连续性等特点,欲望叙事因为欲望主体欲望的多样化变化而变得丰富多彩,傅泽刚对宗因的欲望叙事,尽量地减少了人为评判因素,他以客观冷静的笔触,挖掘宗因“简单生活”欲望的形成、实施和破灭的内在外在原因,切入了自己对知识分子社会存在方式的思考。

在《简单生活》中,傅泽刚采取的叙事策略是和人物疏离的态度,在对人物的生活状态进行原生态的繁琐的写实的同时,却用简练的笔调刻画了人物的心理状态,在快节奏的荒诞性情节铺展中完成有社会性意义的批判。《简单生活》叙事简洁,对场景的交代常有诗性语言,对话诙谐,议论深入浅出,语言生活化,全篇小说弥漫一种轻喜剧的情调,在叙事节奏和小说情节安排上,力图抓住读者的注意力,引发读者对现实生活的思考。小说除了完成宗因和可雅两个主角的富有特点的塑造外,出场的其他人物,如大妈、杜总、田菊花、黑山雀等人,也有和两位主角进行对比阅读的耐人寻味之处,他们的一些语言,也能引发读者对现实人生状态发出存在性追问。

主编:陈元云     责任编辑:李丽娟

上一篇旧书摊书事

特别声明:昭通日报社所属媒体昭通日报、昭通新闻网、昭通日报微信公众号(ID:hdwk2158200)、掌上昭通APP等平台的所有内容,以及本网中特有的图形、标志、页面风格、编排方式,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复制、转载、发布,违者将依法追究责任。联系电话:0870-2128964 13649675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