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春节

发表时间:2017-02-17 09:50:31  

 ◆ 唐正鸿

 春节是中国最古老、最隆重的传统节日。为了回家过年,许多在外工作的人总要不辞辛苦地往回赶,有的骑摩托车上千公里,有的顶风冒雪步行几十里,还有的昼夜兼行,只为与家人吃上一顿团圆饭。当然,还有无数难以回家的人,面对隆隆的春节,倍感内疚和悲伤。

腊月二十九,晴,回彝良老家

 太阳刚从东边升起,爱人就爬起来,忙着收拾东西,准备回彝良老家过年。儿子一听回老家过年,非常高兴地说,早该回去过年了。是呀!早该回去过年了。这些年,忙于工作,忙于值班,一直都是在昭通城过的年,为此,儿子和兄妹都有意见,说我不顾家,缺少亲情,当然我也深感内疚。

 回家的车子由儿子驾驶,沿着团结路方向驶去,窗外人行道上许多人正忙着办过年货,脸上洋溢着幸福快乐的笑容。车快速驶入大龙洞遂道,让人倍感意外的是,进入遂道前是阳光明媚,艳阳高照,而驶出遂道之后,大雾迷漫。同去彝良的车辆都格外小心,一辆跟着一辆,谁也不愿超车,走在前面。

 车刚过蚂蝗沟,就接到大哥和小妹打来的电话,问到哪里了?他们等着我们吃中午饭。车才驶入洛泽河大道不久,就见大哥远远地等在路边,我们一家人都觉得过意不去,儿子赶忙伸出头去,先喊了一声大伯伯。

 在大哥家,我们一边吃中午饭,一边商议过年的事。大哥说,他是老大,今年又刚搬新家,要大家都去他那里过一个热热闹闹的年。小妹接着说二哥做的羊尾外酥里嫩,特别好吃,他们已经多年没有吃着,非要我做给他们吃,我说没有问题,今年我准备亲自给你们做二道菜,一道是笑口常开,年年有鱼;另一道是喜气羊羊,甜甜美美。所需的食材,鲜鱼和猪板油由大哥去准备。

大年三十,阴,家人团圆

 大年三十是一年中的最后一天,老百姓叫收官日,又称封印日,图一个顺顺利利,平平安安。因此,不轻易骂人打人。记得小时候,有一年过年我淘气惹祸,母亲非常生气,找了一根条子准备打我,但碍于是大年三十天就放弃了。

 第二天,我和爱人按计划上街吃水粉。这些年,只要回彝良我们都要去吃,而且百吃不厌。三十这天,虽然没有出太阳,但也没有吹风,天气不算冷。行走在洛泽河大道上,过去小时候撒网捕鱼的场景一下涌上心头。记得有一次我在桥边撒网,一网下去捕到十几条鱼,大的半斤,小的也有二两,许多路过的人都跑来观看,投以羡慕的眼光,有的还问我鱼和网卖不卖,我说不卖。

 从下午四点开始,我便拴上围腰操刀做菜。羊尾的做法,将板油切成条,放在开水中烫一下,捞出后控干水分,再用蛋清加小粉裹着放入油锅中炸,出锅后待用,白糖化成糊状,将羊尾倒入,撒上芝麻和花生粉便成。开口笑的做法,将鲤鱼切松花刀,裹小粉,放入油锅中炸成金黄。需要特别注意的是,在炸鱼时一定要让鱼口张开,成摆尾跳跃型,再用猪油、葱、姜、醋、糖调成汁,淋上即成。

 今年春节兄弟姐妹到得比较齐,除我们家外,在昆明工作的弟弟一家也回来了,二桌二十余人,老母亲特别高兴,说好几年没有这样热闹了。动筷子前,我带头给小辈发压岁钱,饭没吃多久,几个小的就嚷着要去放鞭炮,尤其是小妹家的小儿子,非要拉着我陪他去不可。来到院内一看,早有一帮小孩在那里奔来跑去,笑声、叫声、鞭炮声,响彻云霄,让我一下又回到了童年时代。

 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彝良只有落地响、土火炮和电光火炮,根本没有礼花、冲天雷之类的,不过我们从小就爱发明,自己动手制作冲天炮和仙女散花。冲天炮,就是将一个电光火炮的底部封土捏松倒出,然后将电光火炮的引线插入,加上一根竹纤,用纸绑定即成。仙女散花则是将几个电光火炮插在一个土火炮后,再用纸绑定,通过点燃土火炮将其送入天上炸开,形成多枚电光火炮二次爆炸。再一种就是绑上落地响,待火炮在天上炸开后,落地响掉在地上爆炸。

 现在,三十晚上都是看联欢晚会。过去没有电视看,只好一家人坐在一起吃瓜子聊天。另外,还有一些讲究,如家中的垃圾不能扫了倒除去,必须用桶装好,待三天后才能倒。再一点,就是洗脚不能超过膝盖,超过后,一年之内走到哪家都赶不上吃饭。鸡叫之后,哥哥姐姐还要去挑金银水,而且越早越好,最好是头一个。

责任编辑:周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