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甜橘的老人

发表时间:2017-02-15 09:51:01  

 ♢唐正鸿

 从巧家回来途经小江口,见一老人在路边卖甜橘。甜橘整整齐齐的码在篮子里,又大又红又新鲜,十分喜人。我被诱人的甜橘吸引,顿时产生了购买的欲望。车在路边停稳后,我朝老人的摊位走去。见老人六十开外,瘦高个,橘红脸,背约有一点驼。我突然想起“卖什么像什么”那句古话。的确,卖甜橘的老人,脸色像柑橘,而卖苹果的女人,脸色像苹果,红彤彤的。老人见我朝他走去,问道:“同志买甜橘吗?”

 我说,“老人家,你这甜橘怎么卖?”老人说,五元一斤。我说太贵,城里都只卖三元一斤。老人听我这样说,连忙解释道,“不贵,你看这橘又大又红又新鲜,包你只甜不酸”。就在专注谈价的一刹那,老人突然惊奇地说道,“唉哟,你太像我了。”我被他这一突如其来的话搞懵了,心想,你一个农村卖甜橘的老人,怎么会像我呢?难道今天我的穿着和举止真的有点像他不成?

 我问,“老人家,你说我像你,究竟怎么个像法,你说给我听听”。老人说,“你刚才走路的神态太像我年轻时候。”老人家说,他年轻时在省里上工家兵大学,读的是林果专业。大学毕业后,主动放弃城里的优越条件,回到小江口务农,当一名林果技术员。老人笑着用手一指:“你看江两岸上千亩果园都是我带领大家种的,过去大家吃饭都困难,现在几乎家家盖了小别墅。”

 我忍不住插嘴问道:“老人家,你家有几亩果园,年收入怎么样?”老人告诉我,他家有23亩果园,近5000棵甜橘和碰柑,年收入30余万元。你看,前面拐弯处便是我家。我顺着老人手指的方向望去,见不远处有一幢三层楼的洋房,前面还有一个大院坝,院坝内停着两辆小汽车。

 一阵寒暄后,我又将话题转到甜橘的价格上来。对了,你这甜橘三元一斤卖不卖,如卖我给你多买点。老人一听我多买一点,便爽快答应了。他用一个大塑料袋,满满装了一袋,一称12斤,我接过甜橘,递过40元钱去,说了一声不用找了,老人笑着说“这怎么行。”他弯下腰去,在篮子里抓了几个甜橘塞在我的手里。

 车爬上二级电站,我选择一个视线较好的地方停了下来,顺手抓起两个甜橘,登上路边的小山坡,准备休息一会儿。刚登上山坡,一股凉风吹来,让人心情格外爽快。极目远眺,鸟瞰小江口,只见山峦起伏,烟波荡漾,熙熙攘攘的白色小别墅洒落在绿油油的橘林中。远处闪着金光的金沙江和小江,从群山中奔腾而来,在岔口处汇合,形成更大更宽的江面,江水带着汹涌的浪涛,继续向东,渐渐消失在新的群山中。

 我坐在石头上,一边欣赏着眼前的美景,一边掰开甜橘,往嘴里一送,又浓又甜的果汁顿时爬满口里。说句实话,城里买的甜橘虽然个头品相都不错,但味道要差一些。难怪城里人都把到果园采摘作为一种时尚,一种快乐。在品味甜橘,观赏美景的同时,我又想起了老人刚才的那番话语,细心想来,是呀,同样的大学起点,不一样的道路选择,迎来的的确是不同的人生结局。一个人,其实没有贵贱之分,只有选择的不同,我们切莫以一事一时的成功,嘲笑别人的不是。正如一名哲人讲的,“你嘲笑别人的时候,别人也在嘲笑你。”就拿卖甜橘的老人来讲,我们嘲笑他选择错误,他或许也在嘲笑我们,为了区区几元钱讨价还价。

这件事虽然过去很久,但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时刻催促我,拿出勇气来,面对现实,告诉世人。

责任编辑:周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