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中又拐了一道弯

发表时间:2017-02-15 09:44:11  

 ◆ 杨云彪

 早起,看到久违了的晨曦初露、霞光渐显,呼吸到清晨那甘冽清爽的空气,听到鸟儿欢快悠扬的鸣叫,自己仿佛也新生了一般,胸臆间似乎荡然着强劲饱满浩然之气。清晨这么美好的时光,我差不多二十多年没有好好品味领略到了。清晨第一缕灿烂的阳光,穿透黑夜,从公寓阳台处的落地窗洒满屋子的时候,我常常感动得无言以对。伴随着学院附近军营里士兵出操的口号声,学院里整装结队、前往教室的学生欻欻的脚步声,自己也昂然出门,开始了崭新一天的日程。

 多年不曾教书,现在重操旧业,有点欣喜,又有点陌生,每天能面对朝气蓬勃的年轻人,浸染着他们的青春气息,顿时忘了,自己即将荒芜成一处废墟。

 原本打算利用在警官学院的时光,多读一点自己喜欢的书,写一点自己想写的文字,可是,面对学生,想法就完全改变了。这是一些说成熟还不算太成熟,但已经在为步入社会作最后准备的年轻人,这是他们即将起程的人生中的一段极其重要的时光,面对他们,不由你不殚精竭虑,哪怕自己的努力,仅能给他们提供一点最微小的帮助,但也绝对不愿意,因为自己的疏忽或者无知,让自己所教的科目,成为他们将来从业道路上的人生短板,要用到所学的这一科目的知识的时候,茫茫然一无所知。误人害人,贻羞败德!基于此,全部心思,都转到自己所教的专业课程上来,看的书,查阅的资料,包括疲惫时暂作调整看的视频资料和影视作品,全与所授科目有关。从课堂出来,回到公寓,心情的好坏,常与课堂上讲授效果的好坏息息相关。

 学校里最动人的风景,绝对就是那些学生。给校园里的苍松翠柏、修竹藤萝增添了无穷魅力,赋予其勃勃生机的,也正是这些青春昂扬、意气风发的学子。

 云南警官学院的学生,上课要求统一着装,所以常看到的,都是身着清一色统一式样、颜色的制服。制服是神气的,有时能让人增色提神,尽显干练;制服也是模棱两可的,模糊青春飞扬的特质乃至性别,掩盖住了流光溢彩的万种风情。当这些孩子以团队的形象出现时,无论在教室里,还是操场上,一眼望过去,大家都仿佛是同一个样子,没有太多的区别,没了个性,少了特点,要记住谁,还真得长点儿记性才行。过一段时间,才能在这清一色的制服中,分清楚一个个个性独具、魅力特异的年轻人来。

 开学之初,新生军训。每天晚上,饭后散步时,都能看到操场上,夜间仍在勤奋操练的学生,有的在练队形,有的围坐一起唱歌,那热闹欢腾劲,令人油然欢喜,心生快慰,在他们这种最易反叛的年龄,能够在这种半军事化管理的学校读书,那当父母的,该是何等欣慰。

 军训结束后的操场,夜间要安静许多,偶尔会有人打篮球,会有人顺着操场周围的跑道散步或奔跑锻炼。有时候,还会看到三五个男孩子,冲着跑道边有两三个人高的跑道挡墙发劲奔跑,径直从平地跑到稍微外倾的挡墙上去,猛跑几步,身子快要从墙上掉下来时,才借助奔跑的惯性余力,猛然跃起,伸手抓住挡墙最高处的边缘,整个人吊在挡墙上,稍微缓一缓,再凭借双手发力,腾起身子,反转过来坐到挡墙上面,人就到了与挡墙平行连接的另外一条路边上了。每次成功的奔跑腾跃,都能赢得伙伴们赞许的小声欢呼,当成功者撑着挡墙边缘,纵身跳回挡墙下面原来的跑道上后,另外一个男孩子又发力狂奔,重复着这一需要非凡技巧和体力的游戏。

 每次见到这种场景,我都要驻足观看,心底充塞溢满着艳羡莫名的惊喜。这要足够青春才能拥有的柔韧和强劲,这令人目眩神醉的迷人的肢体语言,在我最年轻的时候,都从来不曾有过。

 校园里还能看到的,是另外一道格外绮丽的风景。高树下、跑道边、竹林旁,偶尔见一对年轻的恋人,亲密地偎依在一起,喁喁私语。一天晚饭后,我习惯性地准备走出公寓散步,到阳台察看天气,决定夜间是否需要添加外衣御寒时,无意间发现楼脚正对着单元楼梯的院坝栏杆处,一对恋人正热烈地拥在一起,说着永远无法倾吐完的情话。栏杆下面路边竹林旁的路灯,散发着温情脉脉的橘黄色的温暖灯光,清晰地映照出这对恋人的剪影。

 我决定放弃例行的散步,拉上窗帘,拧亮台灯,静静看书。不愿走下楼去,惊扰这幸福的一对年轻人,如此青春妙曼的时光,只能让他们独自享有。

 猛然间想到,一个加过我微信的学生,曾在朋友圈发过一条信息:“日常夜跑。中途观摩一对情侣分手,跑步瞬间动力十足……”在信息末尾,还加上一个不无俏皮的微笑的表情符号。

 当时看到这条信息,不禁莞尔。这家伙那十足的动力,从何而来呢?这些孩子,有时真的有些令人费解。

 在我所教的一个班上,也有一对恋人。有次下课后,学生们因为要更换教室,都匆忙往外面赶,落下一男一女两个学生,女生微笑着径直往前走了,那个男孩子,一手拎着自己的书包,走到女生刚才的座位边,另一只手拎起女生的书包,紧跟着走出教室,从讲台前走过时,微微抬头,冲我腼腆一笑。一双手各拎着一个颇不轻巧的书包,快步跑出教室。

 这种公开的表白,真情漫溢而出的幸福,丝毫不会让人怀疑,那沉甸甸的书包,再加一份重量,也是这个男孩子心甘情愿承受的甜蜜的负担。

 校园里长满各种树木,道路上常有飘零的落叶。每天清晨,都能看到有几个值日的学生,认真地进行清扫。扫拢来的枯叶,装进一个席地而放的大竹篓里,扫完一段,继续向前,哪个男孩子拖着竹篓在地上走,不小心把竹篓打翻了,归拢的落叶散落出来,便会招来同伴一阵阵欢快的笑声,拖翻竹篓的男孩子,也兀自嬉笑着,重新把落叶弄回竹篓里。这种情形经常会碰到,那轻快的笑声,常会整天都萦绕心头,让我也变得无比轻快愉悦。

 落叶翩然、轻盈旋舞的道路是诗意的;浓荫匝地,被打扫得洁净清爽的道路,又是另外一种充满人气的诗意。大学生们手中拿着的竹条帚,用的时间应该很长了,几乎只剩些细小的竹条,清扫地面的时候便颇为费劲,有时地上明明只有一片细长轻灵的竹叶,也要扫上五六下,才能跟随扫帚移动,持帚扫地的年轻人,表情认真执着,一下一下,反反复复,丝毫不见厌倦懈怠,突然让人觉得,这种扫地,犹如参禅,已经升华到另外一种超出实际行为的境界。

 谁说不是呢?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人生起程伊始,哪能容得下半点马虎。

责任编辑:周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