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是一场戏

发表时间:2017-01-03 10:58:08  

■刘金富

我在上中学的时候,喜欢上班上一个叫茜的女同学,就给她写了封情书。这封情书是趁下课期间悄悄放到茜的抽屉里的,情书里还包了九颗水果糖,寓意为地久天长。当然,故事情节没有按设计的那样发展,茜只把水果糖笑纳了,情书交给了老师。老师狠狠地批评了我,从此,我只有把茜深藏进心里,到了毕业就各奔东西了。

十年后,我几经周折,考到了外市的一所乡村小学教书,所在的学校当时不通电,一条通往镇上的乡村公路下雨天就难以通行,条件极为艰苦,学校在进入秋季后就被浓浓的大雾紧紧弥漫着,要到来年春天才散去。那些背井离乡没有亲情温暖的日子,我每天都在孤独中煎熬着。那些日子,我很渴望有一份爱情去绚烂那些无聊的时光,去点缀枯燥的生活。可我的爱情总是屡战屡败,几经周折以后,我并没有越挫越勇,而是彻底安静了下来,我要静静地等待。

那个冬天,我一直处于高度的兴奋中,因为熬过了寒假,就有新招考的女教师来我的学校上课了。而生活这个“导演”确实神通广大,这次考来的女教师,恰好就是当年我给她写过情书的茜。这一次,我的机会很大了。虽然在这个乡参加过几次追女孩的大比拼表演,但我都不是主演,最多只能算跑龙套的。这一次,我有足够的信心和勇气,同学、老乡、同事、初恋,这种四位一体的关系,优势有多大,成功率有多高,不用算就知道,足以让我在即将展开的表演中领衔。所以整个冬天,我一直被一种力量温暖着、兴奋着、激动着。

等到开学的那天,“导演”好像要跟我过不去,突然修改了剧本,剧情发生了逆转。茜并没有去我的学校报到,而是直接从半路就被调到了另一个条件较好的学校,这种半路打劫的行为差点跌破了我的眼镜。还去追不追呢?这个问题得好好的思考一下。截至目前,多年来极少有女教师充实到教师队伍,这个镇的教师男女比例已经严重失调,供需矛盾极为突出,加之其他部门的光棍还会插进来抢夺资源,导致竞争十分激励。综合以往的情况来看,茜的到来至少会有五人以上参演大比拼。茜调离了我的学校,我的优势也基本没有,虽说还有老乡、同学、初恋关系,但这些其实都比不上“同事”管用,虽说距离能产生美,但关键时刻距离只会误事。当晚,校长主持,在资深爱情专家秦老师的宿舍召开“追女孩形势研讨会”。大家围着柴火堆,吃着烧洋芋,喝着包谷酒,对全乡有可能参加这次追女生大比拼表演的人员逐一排查。对我当前所面临的形势认真分析、科学研判,按照分析,目前我所面临的形势并不乐观。所有可能参与比拼的“演员”中,只有我离茜的学校最远,路最难,这是距离惹的祸,而最要命的是学校不通电,到镇上充的手机电池煲不起珍贵的电话粥,而追女生,不煲电话粥怎么行?秦专家建议,采取以静制动的战术,追女生跟打松鼠一样,追的人越多,她就越认为自己了不起,就会往树尖上蹿,这个时候一个人都追不到手,等众人散去,她就会下到地面上来,此时去就成功。老师们对秦专家的意见并不赞同,认为我还是有优势的,同学、老乡、初恋这就是优势,而且是独家拥有的优势,千万不能等,夜长必定会梦多。会议最后决定,由校长特批一个星期加两个周末共九天的假给我,必要时可以由校长和茜所在学校的校长协调,为我追女生提供便利。出发那天,校长亲率全校教师欢送我出征,并喊出“风萧萧兮易水寒,去兮你要带着女友还”的口号为我壮行!

事实证明,同学、老乡、初恋这些关系还是很起作用的,茜很乐意的接受了我的关心和帮助。我帮着她把行李,刚购置的炊具及生活用品用摩托车运到她的学校并安顿好。这所学校当时只有茜一个女教师住校,一个女孩孤身一人住在那么大的一幢楼里,既孤单又恐惧。我就留下来陪她,经校领导间沟通,茜所在学校的校长同意我可以睡办公室的沙发,这个大家都懂的。夜声人静,我躺在沙发上,可以看见茜的窗口微弱的灯光,那就是夜空里一颗最耀眼的星星,照亮着我的前程,我很陶醉。很快,校长给我的假期用完,但我所取得的战果也很明显,我毫不客气的发扬了追女孩大私无公的精神,成功领衔,让那些配角和龙套们纷纷谢幕退场,形势一片大好。回到学校上课后,我依然经常来陪茜,每天放学后,我就及时赶到茜的学校,直到深夜才骑着摩托回到自己的学校。夜晚摩托车攀爬在盘旋的乡村公路上,虽时值初春,但寒风依旧凛冽,可我的心里却燃烧着温暖的小火苗。周末,我就骑着摩托把茜接到街上玩。小镇虽小,但毕竟比山旮旯里要繁华得多。那段时间,我还特意给摩托车上安了个低音炮,虽然我曾经很讨厌那些小年轻人骑着摩托车开着低音炮在街上狂飙,但当自己骑着摩托放着低音炮还拉着美女在街上飞奔,两边羡慕的目光一排排扫射过来的时候,才知道当主演那是一种多么惬意的感受。同时,低音炮还有广告的作用,比长按喇叭的效果明显,小镇本来就不大,有点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都可以分分钟迅速传开。我拉着茜,在街上来回跑过几趟,不是我的女朋友也都会有人说是我的女朋友了,会形成强烈的舆论攻势,推动爱情进展,这就是为什么我会在人越多的地方把低音炮声音开得越大的重要原因。在街上玩了一天,我又用摩托车把茜送回去。摩托车压着花香在公路上飞奔,路旁金灿灿的油菜花一片接一片,微风吹来,浓浓的馨香浸着爱情的滋味,甜蜜得就像血液一样在我的全身涌动,我轰着油门。低音炮里,是黄鹤翔在高吼:九妹九妹漂亮的妹妹/漂亮的妹妹/九妹九妹/透红的花蕾……

就在我陶醉在爱情的春风里时,我接到一个陌生男人的电话,说他是茜的男朋友,叫我别再去打扰她,如果再去的话,就叫人揍我。我被这来势汹汹的电话打晕了,这不是好好的么,难道剧本又改了。我随即拨通了茜的电话,问茜是不是真的有男朋友了,茜的回答是肯定的,她的确是有男朋友了。我的脑袋像突然被敲了一狼牙棒,那是彻底懵了。不过好在这些年混迹情场,积累了不少应急处突的临场经验。我随即清醒过来,告诉自己,若她真的有男朋友了,就没有必要再去找她了,我这个人没有挖别人墙角的习惯,倒不是怕墙倒下来压着自己,而是觉得挖墙脚不道德,而自己从来都是君子风度;如果是她没有男朋友而故意这样做,那是为了不伤我的自尊而委婉的拒绝,毕竟现在的女人都很现实,大凡有金钱有地位的才能在她们考察的范围内,而我是个靠工资生存的山村教师,还是个在大山上一所不通电的学校里,条件那么艰苦,拿什么养活爱情,就凭一颗真心,见鬼去吧!用今天的话来说,我很有可能是被做了备胎。于是我在电话里用公文的格式告诉茜:第一,我不否认我是喜欢你的;第二,既然你不给我机会,现在就让我来给你机会,你慢慢的去了解认识我,然后再选词填空;第三,再见!一下子从主演变成观众,落差实在太大,我的内心一片茫然,很是痛苦,但始终没有打过茜的电话,只把摩托车上的低音炮拆下来砸碎发泄了一下情绪。

半年之后,我考调到乡中心校工作。小镇虽然没有大城市里的繁华气息,但也是那些长期奋战在边远高寒山区教师所梦寐以求的地方,大多数像我一样的山村教师,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到小镇上上班。在小镇上每天可以买到新鲜的蔬菜,可以闲暇时看看电视听听音乐,就算是感冒了到卫生院去打点滴也比在山上放心,上街再也不会弄得满裤脚的黄泥巴。到镇上后,我偶尔会遇见来街上办事的茜,也只是礼貌的招呼一声,然后各自忙各自的事情。

到中心校后,我曾听一个同在茜的学校教书的朋友讲,茜曾在课余聊天时说她当时是在考验我,其实她是喜欢我的,那个电话,是她请一个朋友表演的,不料我当即就转身。一听到“考验”这个词,我就觉得不太爽,爱情就像合伙开公司,是互利互惠共赢的双边关系,有利润就投资,要亏本就散伙,股东之间有必要相互考验?况且,我还得到消息,茜早有个在某市的男朋友,还是个建筑老板的儿子,因为茜执意要考到离城较远的学校当教师,来学校报到那段时间正闹别扭,双边关系紧张。所以,不管事实怎样,我都无心再去考证了,我不想在这种是是非非之间折腾,我唯一要做的,就是一心扑在教学上,这样既能忘却痛苦,又能干好工作,实属一举两得。

因为教学成绩突出,两年后我考调到县城的小学。在城里,安下心来的我收获了爱情,有了可爱的孩子和幸福的家庭。转眼之间,我完成了第一个六年的教学工作,又开始循环到一年级。新生家长会上,我看见一个家长很像茜,坐在角落里,面容憔悴,样子苍老。我想一定是认错人了,世界不会那么小,“导演”不会那么搞怪,又改了剧本,再说我认识的茜也不会是那个样子的。散会后,那个家长把一个小姑娘领到我的身边,对我说:请你把她当你的娃娃教吧!我一时语塞,竟无言以对。所谓人生何处不相逢,所谓造化弄人,大概就是这种场景。原来,茜在婚后没几年,老公有了外遇,丈夫就演变成了前夫。好在她的前夫还不是十足的混蛋,离婚之前,动用了他的一切力量,把茜调到了县城,以图心安。如今,茜带着女儿过日子。茜告诉我,她是打听到我所教的班级后,托人找了校长才把女儿分到这个班的,在这个小城,她没有亲人和更多的朋友,请我多关照!此时,我的胸中,有一只五味瓶被彻底打碎了。

茜的工作很忙,早上很早把女儿送到教室,下午却很晚才来接。有时候全班就只剩下茜的女儿在等家长,我总是陪着孩子,有时候茜来得实在太晚,我就辅导孩子做做家庭作业,在给孩子辅导的时候,我会想起茜说的把这孩子当自己娃娃教的那句话,心里就有波涛在翻滚,吓得我立即深呼吸,努力恢复平静。等到茜来接孩子,我会站在教室门口,目送她们母女离开。渐渐的,我觉得目送茜慢慢离去的背影,也是一种幸福的滋味!这种幸福,是不是刚刚开始,我的脑子有点乱,我时常在心里默默的祈求生活这个资深的“导演”,千万不要再改剧本了,我要安心做一个观众!

责任编辑:张宗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