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暗访北闸墓碑作坊 灰色产业触目惊心

发表时间:2016-11-22 10:34:29  

昭通日报全媒体记者 党 芬

一块块雕刻龙凤呈祥、奇形怪状的墓碑和石头,一块块打磨光滑、正正方方的条石,这就是土葬时砌筑坟墓的建筑材料,这些材料在昭阳区北闸镇新田村头道沟水库旁边每天热火朝天地生产着。

前不久,记者从昭通城出发沿213国道线往大关县方向行驶进入新田村境内,沿途看到213国道线旁高耸着许多家解石机和正在打碑的作坊,行驶了大约10千米来到新田村头道沟水库旁边,不禁让记者吃惊,在这个占地近百亩的墓碑生产基地里,架空电线就像蜘蛛网,还存在着严重的安全隐患。这里车水马龙、热闹非凡,吊车起吊、雕刻碑文、解石机、切割机、打磨机声音响彻山谷,石粉笼罩山谷让人睁不开眼,把整个小山沟染成了灰色世界、石头的世界,这里俨然成了大型墓碑生产基地,每天有几百人在这里与坟墓打交道,忙得不亦乐乎,聚精会神地精雕细琢一块快墓碑、一块块砌坟用的条石;一开动切割机、打磨机电源,刺耳的声音让你直打颤,冒起的石粉就像烟囱一样飘散到山沟里,人人刻碑的脸上被石粉染成了乳白色,像是贴上了一层面膜,雕刻墓碑的人没有一个戴口罩,直接呼吸着那危险的石粉,不知村民的身体怎么能承受得了,如此生产墓碑,不仅对村民包括墓石生产者的健康带来严重威胁,而且成为推进殡葬改革的障碍和阻力。

今年1月30日,记者也来过头道沟水库旁边暗访调查过,如今10个月时间过去了,打碑的规模又扩大了,沿213国道线又增加了许多家生产墓碑。

据新田村村干部向记者讲述,头道沟生产墓碑有10多年历史了,以前很分散,在213国道线的居民区打碑,由于打碑产生的粉尘污染环境和影响农民生产生活,群众反响十分强烈,为了规范和避免造成环境污染,2013年,新田村统一向农户租地32亩把打碑农户集中在头道沟水库旁边一起打碑,现在面积估计扩大到五六十亩,需要打碑的农户就与新田村委会协商租地,每亩租金2000元,收来的租金原原本本交给农户,村委会一分钱不赚。

今年10月19日星期三下午5点过,记者正在新田村18组打碑现场暗访调查,记者自称是宜宾人,是多年做墓碑生意的老板,需要采购10块墓碑运到宜宾销售,这时恰巧碰上一个中年男子驾驶一辆小车来到打碑现场,据介绍,他家父母已经过世,就用土葬方式,葬在这个墓碑制作基地附近,他这次花功夫请这个墓碑基地的工人打石翻修父母的坟墓,他就是来检查自己父母的坟墓砌得怎样,碑上的字刻得怎样的。听记者是来订碑做墓碑生意的,他连忙把记者带到他基本完工的父母坟墓前查看,他自称是彝良人,在市某单位工作,自己的父亲去世10多年了,母亲去世3年多,嫌以前的坟没砌好,墓碑也不气派,这次花了10多万元请这里的一位工人负责重新把父母的坟墓“包”(指重新砌筑、立碑、修缮、装饰)起来。他说完后又后悔不该讲实情,因为政府正在大力推行殡葬改革。

“日月光华照福地,山川灵秀照佳城。”“鸟语花香是乐园,一清水秀堪福地。”这是这男子的父母墓碑上雕刻的碑文。生前在一起、死后长相伴。记者走到这男子的父母坟墓一看,煞是十分气派,两座坟墓相挨着,坟墓前还修了一张石桌,摆上石凳,四周用石头栏杆围成了一个墓园,旁边栽上青松树。据当地农民测量,该座墓园长13米、宽11米,占地面积就达到了100多平方米,与坟墓背后相映衬的是几户农民破败的房屋。最近半个月左右“包坟”完毕,墓园周围还有燃放鞭炮后留下的许多红纸屑。当地村民说,这些人真有钱,“包坟”都花了10多万元,我们连房子都修不起住。放置墓碑的人说,我们就是赚这些有钱人的钱,“包”这两座坟,我就净赚了5万多元,我在彝良县还开了一家墓碑厂。

在采访中,记者听到这样的说法:头道沟墓碑产业为什么红火、有市场?原因就是城乡人的思想问题都没解决好,他们要买墓碑葬坟,助长了这股风气,所以一定程度上加大了当地推行殡葬改革的工作压力。

据当地打碑的工人讲,这些精雕细琢的墓碑一块至少也要1万元起价,高档的墓碑有10多万元一块,刻碑字的工人一天工资有的1000元,许多家庭一年靠打碑收入至少在10多万元或者20多万元,这些墓碑主要销往彝良、大关、盐津、永善墨翰乡和昭通城周边一带、贵州威宁等地。当地村民王某某一家老少齐上阵,还在读初中的小儿子也不上学了,开始学刻碑,老两口和小儿子就在打碑,大儿子和儿媳妇就到镇雄县牛场镇开了一家碑石厂,全家收入一年有好几十万元。王某某告诉记者,他们打碑的石头就是向213国道线旁那些解石商购买,一块碑石的成本价五六千元,把石头打磨平整光滑,刻上龙凤、花草及碑文就要卖一万五六千元,他还没有现货,最近几天打的两块碑都卖给大关县悦乐镇去了。

记者走进离打碑最近的当地一户村民的院坝里,这户村民有苦难言,表示十分无奈和伤心,自己房屋下面10多米远就是打碑的,那个切割机一响,声音不仅刺耳,粉尘就像点燃的导火索冒烟一样直蹿入他家,把他家污染得不像样,难以生活,特别担心自己的两个小孩吸入大量的粉尘后会患上尘肺病。他说,这一辈子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太难过了,多么希望政府尽快取缔打碑。

 

今年11月20日中午2时左右,记者再次来到头道沟“订碑”,在半路上就遇见当地一村民正在请人刻碑,记者走上前去指着旁边的碑问价,他说那块碑2.4万元。来到头道沟水库旁边的集中打碑点,新田村一妇女走上前来与记者搭讪,向记者拿出了几十种墓碑图案的照片,叫记者选择图案尽快订碑,现在要碑的多得很,订晚了难以保证交碑时间,还留下了夫妻两人的电话。

就新田村墓碑产业的问题,记者采访北闸镇和新田村。相关人员介绍,自昭阳区启动殡葬改革以来,北闸镇成立了殡葬改革领导组,并于8月22日召开了北闸镇殡葬改革工作推进会,与各村(社区)签订了北闸镇殡葬管理目标责任书,要求各村(社区)在2016年12月31日前开展对本辖区内的打碑立墓作坊、棺木制销作坊以及非法土葬用品市场进行整治取缔。新田村村委会干部无奈地对记者说,213国道沿线和头道沟水库旁有100多家打碑和解石头的,每天可能有好几百人在干这个墓碑产业,殡葬改革工作难度大,镇政府喊签责任书,但签了责任书,也没有执法权,只有镇上才有权取缔,村里只能协助。当地相关人员还介绍,以前,打碑是当地群众一笔不小的收入,是传统的石材加工工艺,镇政府才专门规划到头道沟水库旁边的。从环境污染和推进殡葬改革的角度来讲,是该取缔,目前只有加大巡查力度,如果要真正取缔,还要靠环保、综合执法等有关部门采取统一集中行动才能取缔。

据统计,北闸镇境内共有坟墓9189座,裸露在外的有4299座。昭阳区中心城市重点区域涉及北闸镇G85渝昆高速沿线有坟墓559座,裸露在外需要整治的有352座。213国道沿线有坟墓1086座,裸露在外需要整治的有1086座,境内有打碑立墓、棺木制销100多家。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当夕阳西下,打碑的声音才渐渐静了下来,污染环境的石粉永久笼罩在人们的心田,放眼望去,头道沟水库旁边周围的山头处处坟墓点缀。记者在想,这样的产业,不仅污染环境,而且与市委、市政府推行殡葬改革的政策相悖,这样的产业不要也罢。

责任编辑:张宗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