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通之城·一群住在音乐里的人(图)

发表时间:2017-02-16 17:13:05  

昭通之城,位于乌蒙群山深处之滇东北。

这是一片沉重的土地,花花绿绿的男男女女,抽着本地生产的卷烟,啃着烧得焦黄的洋芋,操着浓重的西南口音,迈着缓慢而澎湃的步子,似乎,每一步迈出的都是诗文,每一声发出的都是吟唱。

他们一边说着荤素搭配的笑话,一转身却又吟诗作画、高谈阔论。带着纯净梦想的文青,后浪推前浪,在躁动,在迸发。

唐章雄、洪涛、唐诚……

曾几何时,昭通的几个音乐人,一次又一次的刷遍我们的朋友圈,让我们看到了平凡生活的诗意和激情。

我甚至感觉得到,他们对音乐之投入,仿佛他们全部的生命都住在音乐里,哪怕是在为了生活而外出工作时,心跳都是在打拍子。每到周末,别人都休息的时候,他们却一头扎进音乐里,弹自己心爱的吉他,唱自己喜欢的歌。

秋城龙泉花园,一个40多平米的小小工作室,就像一个音乐盒,他们在里面一遍又一遍的排练、磨合。

人生如歌,在这里,生活中的每一天都是他们的音符,他们每天演奏着属于自己的精彩旋律,串联起来的,不再是那空空如也的生活状态。一首《我可以为你死》的歌曲小样,让他们开始了冲动,开始把大量的业余时间都投入其中,并一做就是两年,这期间,无论是艰辛,还是收获,他们痛并快乐着……

音乐人唐章雄

唐章雄,《我可以为你死》的词曲作者。工作时间,他是昭通烟厂的流水线工人,这个工作看起来与音乐毫不搭边。然而,他的音乐却让知名记者刘海川如此感叹:“这是个很奇怪的呈现,他通常会在车间里干到黎明破晓,也会在录音棚里死死盯着变化莫测的合成器。一种共生的系统:机械出品的香烟,和飘荡无迹的音符。是的,他因前者而活,可能为后者而死。”

唐章雄说,枯燥的工作让他爱上思考,而思考让他想用音乐表达自我。我们无法想象,流水线上的卷烟产品,是如何在他的头脑中转换为一个个音符或词句的?

然后,在一个个晚睡的凌晨,定格于录音棚。

唐章雄说,他的父母曾在昭通玻璃厂工作,他的童年,是在玻璃厂度过的。那时候虽然跟着父母住在厂区简陋的房子里,但是生活简单而快乐。直到父母下岗,他才开始真正尝到生活的苦滋味。

为了谋生,父母曾在城边开过小旅馆,也开过茶水录像室,客人们大多背着背篓,甩着拖泥带水的裤管,在一片片污言秽语中乐不可支。那时候的唐章雄不过十三四岁,他接触了来自生活底层的三教九流,熟视了各种心酸无奈的人生百态。

唐章雄早年退学,后入伍当兵,又走上工作岗位,他觉得自己已经看惯了世间冷暖。幸而,他说自己还是个内心澎湃的人,在音乐里找到了一片纯净的天地,反倒是越来越积极向上了。

“我要把世间妖魔踩在脚下。”每一首音乐作品,从写歌词到作曲,唐章雄总是不厌其烦地修改,直到自己满意为止。在听录音的间隙里,他点了一支烟,斩钉截铁地说。

他的音乐已经在生活里来了一次起义!

 

音乐人洪涛

除了词曲以外,后期都是洪涛的任务。

就像要从一棵树的主干里生发出无数的枝节,编曲和混音都是需要想象力的事情。

每一天,洪涛都要反复地听那些他即将编曲的作品,一遍又一遍,主旋律像一根线牵引着他,让他反复地思考,一次又一次想象着曲调与歌词的意境。然后,主旋律开始在他的头脑中发芽,旋律被激活,有了层次,有了色彩,有了感染力。

听一首歌时,大多数人都更关注主唱和词曲作者,而很少在意编曲和混音。然而事实上,编曲也是一首歌曲的重头戏。一首歌的成形,有了词曲才是第一步,往后还要编曲、录音、加入混音、制作母带,这才算是做了一个完整的作品。

在为《我可以为你死》这首歌做编曲时,洪涛几乎听了这首歌不下一万次。听多了当然会有枯燥的时候,然而只要骑着摩托在烈烈风声里兜一转,心中的烦闷和阴霾就能以每小时180公里的速度离他远去,回到家中时,已是精神焕发,意趣盎然了。

“这时候来做编曲,整个人情感饱满,灵感恣肆,自然就能编出好的作品。”洪涛睡前喜欢看一部电影,已是他多年的习惯。他会在电影中寻找灵感,每一部电影,都在无形之中对他的编曲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如今他独立编曲和参与编曲的作品已有20首之多。

“如果哪一天,音乐让我不快乐,我也就不做音乐了。”这是一项庞杂的工作,然而,洪涛却说他玩得很开心,这是一个乐天派的小伙,相比唐章雄,他显得很轻松和潇洒,他以“玩乐”的心态和专注的精神投入音乐,经他编曲的歌仿佛也带上了他的气息,干净、乐天、积极,而他自己更是乐在其中。

音乐人唐诚

唐章雄的工作室,也是一个音乐乌托邦,关起门来,大家就在这里畅谈人生和梦想。

正可谓是谈笑有音乐,往来尽知音,爱好音乐的朋友们都爱到这里相聚,朋友间有新作品的时候也会相互分享。

昭通本土知名歌手唐诚就是这里的座上客,在一次聚会中,偶然听到了《我可以为你死》这首歌,他尝试着唱了几嗓,没想到,几个朋友彼此间一拍即合,于是将这首歌完成发布就被提上了日程。团队成员各司其职,一心一意地向着心中的目标迈进。

作为昭阳区文工团的歌手,唐诚的大部分日常工作就是唱歌,生活的每一天都沉浸在歌声中,要遇到自己特别喜欢的歌反倒不容易了。虽然近十年来,最打动他的歌仍是很多年前听过的《山丘》,但是他们自己的音乐却给了他无穷的动力与快乐。

《我可以为你死》歌曲录制的时候,唐诚将为人父,心中满是自己都难以辨别的复杂感受,渐渐地,他被这首歌所吸引,他全身心地投入演唱,可以说每一个副歌部分的爆发点,都是一次父爱的表白。

“当生活已经坠入了柴米油盐的平淡,还有什么可以让你倾其所有的付出呢?”唐诚说:“为你喜欢的事、为你坚持的事去付出去努力,用一种赴死的态度去面对你现在所面临的困难。”

末了,其实这个团队,除了上述三位,还有吉他手尹才庆、贝斯手朱迪以及为此付出了很多,却始终没有露面的崔媛媛。

当夜幕降临,华灯初上,生活如尘埃,或夙夜漂浮,或尘埃落定,住在音乐里的他们,心还在逐梦的路上,奔向他们的诗和远方……

文|马婵 图|李锐 文字编辑|陈元云

责任编辑:陈元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