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美图】雨中

雨 中

吕翼/文 柴俊峰/图

    芙蓉深浅,蒹葭遮断,几只蝴蝶在岸畔与湖上的花叶间翩翩起舞。一叶画舸,在明澈如镜的湖里游移。舟中的女子,红粉黛颦。孑然孤身,低低首,纤纤玉指在清静的水面上搅起的一团团水花。碎玉似的飞溅开来,轻盈地散落在女子的鬓云与红颜上。女子格格地笑出了声,扬首间,其玉面樱唇便夺目地影现在那个爱人的空间。那一刹间。她给了人以天真无忧的美,她因为美而存在。

    其实她在等人。无所事事同样是一种等待,清霜好梦,常常有人从烟水茫茫的那头,穿过柳花巷陌,踏着无际的潋滟,匆匆而来。梦里的他,因为她而舍生忘死,唯情是重。她等的就是那样的人,她不在乎他的外表是否雍容华贵,仪表是否堂堂;她不在乎他地位是否显赫,家产是否千金。她只要爱,一种为自己拥有的爱。

    如此痴然苦待,不料迷雾飘然而来,雨滴大大小小地,相思般地由远至近,由疏而密。由缓而急,由平淡无奇到突峰异起。击在她的身上心上,让人好冷好痛。梦中情人因为雨而背弃旦旦誓言,一时间花落蝶飞,恩怨纵横,聚散难期,翻成云愁雨恨。相思苦涩,令人难以下咽,不忍睇眸。爱已失落,梦如花朵凋零,这是何等苍冷的人生。

    无数的人生之中,常有无数的这样那样的雨。

    依然有一声将歇未歇的微雨,在日复一日的浓愁的故事里穿滴。窗前的芭蕉叶在孤独地、低低地苦吟婉约的旧词,窗前斜飞的燕子已不知去向。老树沉郁,远山静默,他们在终岁的相守中,无言地倾心相悦,又内向得怕说上一句。因之时光参照了幽怨的苔痕。花枝里少去了翩然的蝶,无尽的空间没有了一字的雁。夜色里是没有月的,清明的月自知丰满的形式难以弥补疮痛的心灵。

    我一个人常这样守望于窗。天空灰暗迷茫,远山昏幽隐约,近处的庄稼早已收刈归仓,三两个起伏的小山,一片深褐的地土圈圈绕绕地围着几只无动于衷的瓦房。“雨到深秋易作霖,萧萧秋风煞人。”长久坐在桌前,读累了一桌一床的书卷,我便来读生活、读爱情、读窗外的潇潇秋雨。这时候,总以为在迷朦的尽处,将走出一位红粉佳人,玉面樱唇、婀娜多姿、笑笑地朝我飞来,如一只温存可爱的大鸟。

    在雨中这样守望于窗,已很久了。这么多的日子里,我看到好多人在窗下不休止地奔波,我看到山梁上好多的庄稼在绿色里来来去去,为季节而刻意妆扮;我看到很多以各种姿态而出现的雨,它们滋润万物,也浇灭了很多人对爱对生活的怀想。

    可偏就没人看见我,那怕偶尔的一瞥。或许,他们平时也在时时观察我的小窗,那时我又恰没出现。当我出现在雨滴涟涟之时,他们却又因为雨,而奔波来去。

    生活中常常会有这样那样的错位。因为雨,我们错肩千回,却不知爱已深深。我们需要一把雨伞。有它,能遮风躲雨,能断桥相会。

陈晶2016-09-11 2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