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治理隐藏的无边情怀

发表时间:2016-11-23 10:30:20  

完成对麻涌的采访,感觉游离于事先选题之外的一条线索忽隐忽现,这让我一度难以下笔,我尽力回忆采访的每一个细节,重现采访中的每一个场景,包括那些一口浓重粤语的受访者脸上的细微表情,甚至,花了近3个小时时间梳理手里的材料,找不到答案,我按照原有的思路写下去,落笔一刻,突然间明白,麻涌所做的一切皆为民生。

所以,有了本文的标题《麻涌,生态治理的民生样本》现在,我可以清晰还原麻涌生态治理的思路了。

首先,是从最直观的人居环境着手,把垃圾堆变成湿地公园,用了一年半时间;把一个乡愁渐行渐远的乡村打造成“古梅乡韵”,用了10个月的时间,把规划从图纸变成现实,创造了麻涌发展旅游的“麻涌速度”,麻涌居民因此住进了“公园”,在家门口实现了就业或创业。

其实,麻涌生态治理蝴蝶效应不仅这些——农业转型升级,土地的价值不断上升;生活、生态、文化与休闲相融合,成为珠三角文化旅游目的地。相对生态、相对旅游、相对招商,民生更为重要。事实上,乡村旅游被麻涌当做带动当地居民增收的民生工程来实施,在《麻涌镇创业就业工作方案》中,就有一系列的扶持本地居民的就业创业政策,以旅游带动商业,以创业带动就业。统计表明,古镇建成的印象水乡、中大创客坊、古梅美食街和渔人码头四大商业体,实现了创业200余户,提供就业岗位1116个。

我们不能预言麻涌未来发展要走一条什么样的路,也不能建言其他地方现在该怎么办。就是需要集束发展的昭通,也有着自己与从不同的追求与梦想,有着不同于其他困境与前途,照搬硬套,只会砸伤自己的脚。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麻涌速度”已经告诉了我们。

责任编辑:张永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