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昭通·少年丨响鞭!

AI读新闻 2019-07-12 16:56 来源:昭通新闻网

我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曾两次遭到乌鸦的袭击。

那时候四川大凉山的乌鸦没有见过有人穿白衣服,我穿一件白色的衣服去上学,几只乌鸦见了我,就怪声怪气地在我的头顶盘旋翻飞,有的还俯冲下来啄我,有的拉屎袭击我。我被追缠了一公里,最后躲到一棵树下,乌鸦才懒散地散去。

还有一次是因为我去上学的时候跑得太急,惊吓了几只正在偷吃花生的乌鸦,乌鸦似乎很不高兴,同样聚拢一群,以盘旋纠缠的方式攻击我。这次,我不再躲避乌鸦,而是捡起几块石头向乌鸦群投去,果然击中一只乌鸦,受伤的乌鸦掉落下来,一群乌鸦也追随而去。

星期天,我和蔡保爷(干爹)一起放牛,蔡保爷问我上学好玩吗?我说在路上被乌鸦袭击太可怕了。蔡保爷听后说,没什么可怕的!他叫我立即扯羊毛草(龙须草)来,我不明其意,但又不敢怠慢,不一会儿就拔来一捆羊毛草。

蔡保爷把羊毛草捏紧一端,狠劲往树上摔打,再倒回来摔打。如此往复,羊毛草变得绵软如麻。蔡保爷把羊毛草的一端扎紧,余下部分编成了近 2 米长的绳子,最后渐渐收拢成麻线粗,留下绳缨即完工。他站立起来,右手握住绳把手逆时针方向在头顶用力转几圈后反向一甩:草绳“啪”的一声,似鞭炮爆炸,吓我一跳。这一爆响吓飞了四周的鸟群,包括乌鸦也嘶声而飞,低头吃草的牛也被吓得立尾而逃……蔡保爷说,这叫响鞭。

我接过响鞭连甩了几下。回家后,我在院子里急不可耐地甩了几下,吓掉了母亲手中的碗,把鸡吓得到处乱飞,猪也被吓得乱窜……母亲狠狠地呵斥我,我很无趣地收起响鞭。

第二天中午,牛儿、羊儿埋头吃草,一片宁静。我和蔡保爷坐在树荫下。出于好奇,我就问蔡保爷,你怎么会做响鞭?他一听,脸色立即沉郁,似乎触到了伤痛。

他说:“你看我这腿……” 

“你的腿不是摔伤的吗?” 

“那是扯谎骗你们小孩的。

我这腿是跟着地主搞武装反抗被炸伤的,被炸伤以后,是解放军救了我。”

原来,在 1956 年的春天,凉山地区正在开展“民主改革”,就是解放军平息凉山武装势力的叛乱。蔡保爷是禄营长家的奴隶,禄营长家被解放军包围,无法向外围补给枪支弹药。外围人员没有弹药,无法救援禄营长。领头的就命令大家做响鞭,在鸡鸣的时候就在红脚梁子的山头上一齐甩响鞭吓唬解放军,不 料 这 一 行 动 直 接 引 发 了 交火。蔡保爷在战斗中腿受了严重的伤,自己爬到深沟里隐蔽。解放军见他衣不蔽体、骨瘦如柴,一看就是贫苦彝族,立即给他包扎伤口。翻译对他说,解放军 不 杀 你 ,是 在 救 你 ,请 你 配合。蔡保爷非常感激,也开始配合救护,解放军立即脱下外衣给他披上。解放军背上他就走,回到营地,不但让他吃饱了饭,还用担架把他抬到宁南县解放军的医院医治。

伤好后,解放军给了蔡保爷路费和 3 个月的生活费,派人送蔡保爷回家。

后来蔡保爷一直感激解放军救了自己,说跟着地主搞武装反抗不应该。

响鞭不但解除了乌鸦对我的袭击,还凝聚着一段特殊的革命历史故事。

 来源:(朱汉 作者系巧家县巧家营中心学校教师)

主编:彭念敏   责任编辑:聂学虎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主编:彭念敏 责任编辑:聂学虎
标签 >> 文学 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