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昭通·文苑|乔林的烛光

AI读新闻 2019-07-12 16:11 来源:昭通新闻网

 ◆杨云彪 

青云村扶贫工作组决定在村委会开办一个夜校培训班,把村里愿意参加培训的人员都请来。培训内容不拘一格,既有党的扶贫政策等时政方针的宣讲,也有农业科技知识普及,还有法律法规宣传和防诈骗知识讲解。授课老师主要由驻村扶贫工作组成员担任,他们分别来自报社、农业局和公安局,授课内容和他们的工作密切相关。

举办者的初衷,是为了在完成扶贫工作的统一任务之外,增加点创新内容,同时也加强扶贫工作组与村民之间的联络,增进感情,更利于开展扶贫。效果如何,参加人数多寡,大家心里都没有底,权当一种尝试。

开班第一期的首堂课,决定由报社记者小吴来讲。大家都说,在报社工作的人,接触面大,见多识广,遇到形形色色的采访对象,记者都有办法让他们开口,察言观色、无话找话、活跃气氛、打开心门,都是记者的特长,这攻坚第一炮,非他莫属。小吴推辞不过,只得硬着头皮应承下来,他预先准备了几个笑话,准备作为开场白,再把习总书记关于扶贫工作的讲话材料准备好,实在不行,纯粹念给大家听听,一堂课好歹也应该能够对付了。

走进村委会的临时教室,小吴有些发蒙,人数倒也不算少,老老少少有20来人的样子,可一点听课的气氛都没有:纳鞋垫的妇女,飞针走线的同时,还不时凑在一起说笑着什么,笑声听起来颇为放肆;几个老奶奶带着小孙子,孩子跑来窜去,闹腾不止;几个男人正吞云吐雾地抽烟,好像有些醉酒的样子;还有几个神情高深莫测的年轻人,似乎专门等着看他的笑话。

这场景令小吴内心发毛,预先准备好的笑话,早跑到爪哇国去了。看着这乱哄哄的场面,他有点发愣,不知如何开口。陪同的村主任连忙敲着桌子,大声说,大家请安静、安静,听吴老师给我们讲课。人群中,小吴突然看到头发雪白的乔林大爷,正规规矩矩地坐着,只有这个年过七旬的老人,才像听课的样子。小吴灵机一动,开口讲了起来:

大家好,我是吴云,今天有幸与大家在这里一起学习,讲课之前,我先给大家讲个故事,俗话说,活到老,学到老,我们一生只要活着,都处在不断学习过程之中,有的人可能会担心,我的年龄已经大了,现在开始学习,会不会太晚?

中国古代春秋时期,晋国有个国君晋平公,他和宫廷乐师师旷聊天的时候,感叹说自己已经70岁了,想要学习,但是恐怕已经太晚了。师旷回答他说,已经晚了,怎么不点上蜡烛呢?晋平公听了不高兴了,他说的是想要学习,但为时已晚,师旷却故意说成天晚了,让他点上蜡烛。他便责怪师旷说,哪有做臣子的,拿自己的君主开玩笑的呢?师旷回答他说,我一个双目失明的人,哪里敢戏弄君主。我曾经听说过,少年的时候喜欢学习,就像初升的朝阳一样充满希望;中午的时候喜欢学习,就像正午的太阳一样劲头十足;晚年的时候喜欢学习,就像点燃蜡烛一样光明亮眼。点亮蜡烛指引和暗中摸索走路哪个更好一点呢?晋平公听了深受启发,觉得师旷说得非常有道理。秉烛之明,从此成了老而好学的一个成语典故……

吴云由此打开了话匣子,课堂气氛渐渐变好了。整堂课下来,小吴觉得意犹未尽,兴致勃勃。

人们渐渐散去,这堂课上年龄最大的乔林大爷,拄着拐杖,缓慢地走在最后,满头雪白的银丝,在橘黄色的灯光中,温馨怡人。小吴心头一热,几步跨上前,扶着乔大爷:“大爷,我送你回家吧。”

大爷礼让了一下,并未过多推辞。小吴扶着老人,静静地走在路上。

乌蒙山深处的青云村,虽然偏僻,空气却清新宜人。正值初夏,不冷不热,蓝天上明月高悬,把灰白色的小路照得一清二楚,蛙声应和着各种不知名的小虫,欢唱低吟,草木淡淡的清香,伴着泥土潮润的气息,阵阵袭来,令人惬意舒畅。乔林大爷的家,离村委会不过半里之遥,很快就到了。小吴要告辞,大爷却拉着不放,说什么也要让他进屋喝上几杯。小吴明白,乌蒙山乡村的规矩,无论走到哪家,茶水可以不饮,酒是一定要喝上一杯的,不喝,你便是瞧不起人,会无端引来村民对你的疏远。

随大爷进屋,才把酒斟上没多久,大爷的老伴就端上一碗花生米和一碗洋芋片,有了下酒菜,大爷喝酒更爽快,话也更多了。大爷的家境在青云村算好的,儿子儿媳在县城工作,不时会给两个老人捎带吃食和零花钱。可不管儿子儿媳如何恳请,两个老人都不愿进城,只想待在乡下。

小吴很好奇,乔林大爷70出头了,怎么还要跑到夜校去听课?一提起这个话题,大爷就激动起来,他把身子往前凑了凑,盯着小吴,颇有些神秘地说,我告诉你一件藏在心头几十年的事,你可不能告诉任何人。小吴连连点头,保证不会泄漏大爷半点的秘密。

20多年前,乔大爷的儿子大学毕业后,和家住县城里的同学好上了,临结婚前,大爷陪同儿子去县城看望亲家。那时候,小县城最体面又适宜的娱乐,好像就是看电影。儿子和准儿媳一定要陪乔大爷去电影院看场电影,大爷实在推辞不过,只得去。但悄悄叮嘱儿子,买票时要把自己的座位单独分开,不能和正谈恋爱的儿子儿媳坐在一起。儿子明白父亲的心思,在青云村,老公公和儿媳妇坐一排,哪怕中间隔了人,也是会招人笑话的。临看电影前,乔大爷在儿子的陪同下,上了一次厕所,因为不识字,乔大爷特意留心标记,男女厕所中间摆放的垃圾桶,臭哄哄的离男厕所要更近一些。至于厕所边上挂着的两块木牌子,上面写着的字,大爷难得分清楚,也懒得记它。

说好出场后会面的地点,儿子帮乔大爷找好座位后才走开。电影内容是什么,大爷看了以后就忘了。那天陪亲家喝酒,多喝了一点,看完电影后,大爷内急得不行,随人流赶着出场,急忙去了厕所。厕所的灯坏了,但那个大大的垃圾桶,大爷记得特别清楚,进了厕所,正要方便,却恍然看到有人穿了裙子在厕所里面晃动,大爷大吃一惊,慌忙逃了出来。和他一同逃出来的,还有另外一个老头,那老头走向另外一边的厕所,掏出火机,照了照木牌子,放心地走了进去。乔大爷暗自责怪自己,在这种关键时候丢脸出错。跟随那个老头,他放心大胆地走了进去。正要方便时,警觉的大爷又看到了有女人裙子飘飘的身影,他吓坏了,再不敢多待一秒钟,又跑了出来,这时,他已经急得全身冒汗。没办法,大爷顺着墙角,找到一个僻静处,忙乱地解决了问题。随后,大爷忐忑不安地走到预先说好的会面地点,儿子挽着长裙翩翩的儿媳已经等在那里了。虽然灯光昏暗,看不清脸面,但大爷特别害怕自己走错厕所的事给暴露出来,而且,老天呐,如果儿媳恰巧也在厕所里,那他这张老脸还往哪儿搁哟,不如一头撞死算了!大爷全身直冒冷汗,脸却烫得简直可以烙熟一张烧饼,只管低着头,拖着迟滞沉重的双腿,一声不吭地走路。途中,听到儿子小声地和儿媳说笑:幸好刚才你没上厕所,不知哪个捣蛋鬼,把厕所的木牌子标志对换了,厕所里一片混乱……

儿媳刚才不在里面!大爷心里长舒了一口气,汗也不冒了,脸也不烫了,头慢慢地昂了起来,装出一副没上过厕所的样子,步履越来越刚劲。

虽然逃过了一劫,这事,却成了大爷抗拒城市的一块心病。现在的城市,越来越大,大爷一去便手足无措,那乱哄哄的城市,实在不是他待的地方。更闹心的是,他的睁眼瞎、不识字,越发把他推向那种摸头不着脑的难堪境地。

大爷不断夸奖小吴,今天你的龙门阵摆得太好了!多学一点,就是在晚上给自己点亮了一截蜡烛,这样才不会走错路,才不会稀里糊涂地摔跤。我虽然老了,能学习,还是多学一点好。

回村的路上,小吴脚步有些飘,老人的酒量真好,让小吴都有些喝多了。想着老人的故事,小吴忍不住笑出了声。心里,美美的全是快意。夜校上课,只是扶贫工作的一枝半叶,可谁又能否认,那不是夜行者暗途中的一缕烛光呢……

(作者系昭通市公安局昭阳分局文联主席)

审核:聂学虎   责任编辑:李丽娟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昭通新闻报料:0870-2158276   昭通新闻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审核:聂学虎 责任编辑:李丽娟
标签 >> 文学 阅读昭通